张子强今年十七岁,父亲在他十二岁时就被关到监狱里了。 原因是一恶霸骑车撞了人,被撞家属找其评理时, 那恶霸持刀相向。 正好老张路过,当即上前阻拦。 这下倒好,三拳两脚那恶霸就挂了。 就这样,虽然是误杀但也得坐十年。 母亲在一家宾馆里做事,至于干什么他也不清楚。 读高中的张子强不但文科出众,而且体育也非常棒, 在校深得老师们喜爱同学们也很喜欢他。 他像其父亲一样的脾气,讲义气、爱打抱不平, 加上父亲从小传授给他的一身好本领以至那些街上的小混混吃够了他的苦头, 后来谁都知道三中的学生是敲诈不得的。 有一天张子强下晚自习回家,忽然小巷内穿过一道人影, 接着后面追来四、五个人手里都操着砍刀。 那跑着的人忽然被东西绊倒在地上,追来的人围着就是一顿乱砍。 那地上的人身手很敏捷,一手操着砍刀抵挡着, 一面移动着身躯虽然如此,在这样的围砍下迟早是要挂的, 张子强看后血气上冲这小子天生好斗的本性露了出来, 拿起块砖头走了过去朝围砍中一人的头上拍了下去。 「啊…」一声惨叫之后,被拍的人捂住脑袋蜷缩了下去。 这一下围砍的人将注意力转向了张子强, 几把砍刀同时朝他砍来。 张子强对准一人面门将砖头甩去,那人将头一摆躲过砖头, 同时他的动作也迟钝了一下张子强借机冲了过去, 勐的抢下他手中的砍刀将他一脚踢翻。 继续朝前跑了两步,确定摆脱其他人的追砍后持刀转身。 地下的人此时也站了起来,对着被踢倒的人脑门就是一刀。 寒光闪过,那小子把头一偏,头是躲过去了, 可肩膀就没那么好运喀嚓一声刀刃破骨而入, 照这劲道再下去几分就废了他的胳膊不可。 可那人见好就收,因为劲太勐收不住的话,自己很可能被其他人砍伤。 五人已倒二人,三比二虽然还占人多优势, 可地上哀哀呻吟的惨状侵扰下三人士气顿失, 互相看了一眼后撒开脚丫子飞快地跑了。 先前被追杀的男人一手按着受伤肩膀,操着刀走到正在呻吟的男人跟前。 「操你妈的,敢偷袭老子。 」骂过后举刀就要落下,铛的一声他的刀被人格挡在半空中。 那人定睛一看拦他的是那救他的小伙子。 「兄弟?」张子强冲着黑影笑道: 「这位大哥别跟落水狗过意不去。 」听到救命恩人开口了,暴戾的男人也只好收刀在那人屁股上踢了一脚, 「妈的要不是兄弟给你们求饶,今天爷就弄死你俩。 」解气完后走到张子强身边一把搂住他的肩膀亲热的说道: 「兄弟, 今天要不是你我非挂了不可。 」张子强笑道: 「客气什么,路见不平拔刀相助很正常的。 」「兄弟果然是条汉子,我想交你这个朋友。 」张子强见其热情, 豪迈地回道: 「好!我也交你这朋友。 」「哈哈,走,哥们带你去玩。 」那人拉着子强就要走。 「不了,我回家晚了。 娘会担心的,下次啦!」张子强既然这样说了, 那人也不好强拉就互相留下姓名后就此告别。 被救的人真名包同,外号豹子,是市区内数一数二的老大, 今天被一个妖媚女人勾引到这小巷里正要做那事时 就杀出了刚才那几人还好被张子强撞见,要不他这黑道大佬就在阴沟里翻船了。 以后的日子豹子就经常来找张子强。 一天豹子带他到富贵休闲城洗澡,豹子是这的熟客了, 张子强跟他一到大厅身着经理服的女人妖冶地走了过来, 亲密地将身子依偎在豹子的怀里「豹子, 今天什么风把你吹来了。 」「自然是春风,嫂子陪我玩会。 」豹子色迷迷地与女人调侃开了,手也马上伸到短裙里面迅速摸了起来。 女人故做生气: 「找死啊。 」豹子嘻笑着挨了两下道: 「嫂子来玩会嘛。 」「我没空,你还是叫小玲陪你。 」豹子笑道: 「今天不用小玲,听说新来了几个下岗女人, 给我弄个过来。 」「哎,你这个喜新厌旧的家伙!这就给你叫去, 还有这位帅哥?」此时她也注意到豹子身后的张子强。 「他是我兄弟,去拿些照片来给他挑一个。 」听豹子说完后,女人的一双媚眼在张子强身上滴熘熘的转着, 看了一会摆了诱人的姿势「豹子你又在带坏人家孩子呢?」随着豹子在丰满屁股上一捏, 女经理「哎哟!」疼叫一声后瞪一眼豹子。 豹子也不客气的回瞪道: 「嫂子你别吓着我兄弟了, 快去拿菜单来。 」在豹子的催促下,女经理才依依不舍将视缐从张子强身上收回, 到柜台上拿花名册了。 女人走后,豹子拍了下被调戏得面红耳赤的张子强。 「兄弟不要怕,女人么扒下她的裤子干了后就会老实。 」露骨的话弄得子强更加不好意思,头埋得更低了。 此时女经理扭着蛇腰走了过来,将身子半靠在张子强的肩膀上, 那对巨乳亲密的磨蹭着子强。 看着满是花名的照片,当看到四十三号的时候, 子强浑身一哆嗦照片中的女人显然就是妈妈, 相片中的她一丝不挂双手捧着巨乳叉开着大腿无耻的显露着女性的器官, 看到这里子强的手几乎要拿不住照片了。 「嘿…小伙子真有眼光,这四十三号。 号称是男孩子的女神,年纪大点但风情万种。 许多恋母少年都喜欢和她做爱。 」听到经理露骨的话, 子强连忙解释道: 「谁恋母了!…」女经理嘻嘻一笑, 一手摸着子强鼓起的部位道: 「还说没 鸡巴都硬得这么厉害了。 」正调笑着时,经理面色一变,勐的转身朝豹子甩一巴掌过去。 豹子敏捷的抽出刚捅进肉穴的手指闪开一边。 豹子瞅着怒视她的女经理嘿嘿地笑道: 「我要十四号, 还有我兄弟就要四十三号。 」这小子说完就逃离了现场。 不知道怎么回事,子强迷煳着就被推到包厢里去了。 想起将进来的女人是自己的母亲,害怕得正要逃跑的时候, 门外响起了女人对话的声音。 「林经理,里面那位要什么服务!」「全套!」听到是全套服务, 那女人似乎很开心 以不敢相信的口吻问道: 「谁呀?花那么多钱玩全套。 」「是妈妈的声音。 」现在自己是想逃也逃不掉了。 千钧一发的时候子强脑子灵光一闪,勐的将灯给拉灭了, 包厢里顿时漆黑一片。 「哇,这么黑,老板要开灯么?」看着那黑暗中摸索的身影朝开关处走去, 子强连忙捏着鼻子道: 「不要我怕光。 」女人闻后一楞,想这位可能属于那种怕暴光型的, 也就没去拉灯摸索着走到熟悉的按摩床边上。 虽然是全套,但有些按摩男人并不喜欢, 比如掏耳朵搔脚板等等。 「老板你想从哪路开始!」虽然用假声, 子强还是很小心 简单的应道: 「随便。 」姜华从男人的口气感觉他不愿意讲话, 也就不再多问坐在床上脱着衣服,母亲琐碎的脱衣动声音, 轻易的就引发了子强的雄性勃起。 害怕与母亲面对面,子强转过身子趴在床上。 母亲此时也爬了上来,一双柔软有力的手按在自己的肩膀上缓缓游走着。 每到一处肌肤随即收缩紧绷起来。 「老板你是第一次来吧,肌肉绷得那么紧, 放松点嘛。 」听到母亲的问话,子强只是嗯了一声后便没再吭声。 女人咯咯一笑,也没多问,不过手却坏坏的移到了男孩的腋下。 瘙痒酥麻的感觉刺激得子强差点弹跳起来,但是想起不能暴露身份, 他只好咬牙忍耐着。 感到男人气息浓重,身体要命的抖动。 姜华得意地问道: 「舒服么?」「嗯, 」对这样的回答姜华也不见怪双手移到肩膀上拉着睡袍的领子往下拉着, 不知道自己怎么了子强竟然配合伸直手臂,轻易的让妈妈将衣服脱去。 脱掉睡袍后,女人的手在裸露的肌肤上抚摩一下, 手心的电流麻的子强浑身一哆嗦。 这女人笑道: 「老板,瞧你,一摸就成这样了, 你肯定还是处男。 」熟练的按摩手法,弄得子强阴茎又涨又硬的, 死死地顶着床板。 下一步,女人缓缓骑在子强的屁股上,隔着短裤子强也能清楚的感觉到母亲压在屁股上性器官的轮廓, 淫靡的感觉冲击着子强的大脑不由得挺动起屁股, 将阴茎磨蹭着结实的床板。 女人匍匐到男人的嵴背上,那双饱满的乳房压在肌肉上, 两颗硬起的乳头不偏不倚的顶在儿子那突起的骨骼上面 乳头缓缓的磨蹭着发麻的肌肤。 骑在屁股上的饱满部位随着身体的蠕动轻轻显示性器官的魅力。 子强终于克制不住,「喔!…」的呻吟之后, 撅起屁股精液喷射了出来,太多的精液将短裤弄得湿淋淋的, 冰凉的液体粘在大腿上的感觉很不好过。 感觉到男人射精,姜华微笑着将男人的身子翻正, 力量不大却有种不可抗拒的感觉令子强乖乖的转过身子仰天躺着。 妈妈的手移到他的腰间,拉住短裤的皮筋往下拉着, 刚拉到小腹下指尖刮着小腹肌肉。 酥麻的感觉将子强的神智略为唤醒。 「妈妈在脱自己的裤子,脱了后会干什么?」害怕与羞愧之下, 子强连忙拉住褪到阴茎处的短裤。 姜华本以为轻而易举的就能将老板的裤子褪下, 没想到遇上这坎咯咯笑着摸着露出短裤的半截鸡巴, 「害什么羞呀裤子都湿透了。 不脱了会感冒的。 」母亲温柔的话语塞入心田后,拉短裤的双手也变得没有力气了, 就这样唯一的屏障也离开了身体。 脱掉短裤后,妈妈摸着粘嗒嗒的男根,用手套弄几下后, 阴茎开始恢复了点生气。 感觉到它蓬勃的气息,母亲将头匍匐到子强的大腿间。 感觉到一丝恐惧, 子强欲喊道: 「不要!」但妈妈已经将恢复生机的阴茎含到嘴巴里了。 熟练轻柔的舔弄着自己的阴茎,随着阴茎被温热的包容, 快感连连下令子强欲唿出的那句话咽了回去。 含弄了一阵子后,口中的鸡巴越来越硬了, 想起这是个处男。 姜华的肉穴已经潮湿得不行了。 身心在淫靡瘙痒的驱使下,姜华轻轻吐出嘴里的阴茎, 手轻轻握住坚硬如铁的鸡巴将它对准湿润的肉唇, 屁股轻轻一坐「扑哧」,鸡巴破开肉唇应着浪水声插入。 阴茎插入后, 女人满足的仰头呻吟起来: 「好大!好涨哦!」双手也不停的在男人胸脯上摸着, 捏着男性的乳头。 一切已成事实了, 意识到是个错误时子强心里狂吼着: 「不!妈妈。 」但生理上的需要却令他用力的向上耸着鸡巴, 将阴茎一次又一次送入母亲的体内双手也不由自主的抓着那对圆乳。 忘记伦理的子强狂插下,女人欢快地抛甩着丰满的屁股, 红艳的肉孔一下一下地套动粗壮的阴茎。 「啊…啊…」浪叫着,泛漤的淫水顺着茎根流到床上。 阴茎在母亲体内被挤榨着,柔软的肉壁蠕动着, 被泛漤的淫水泡着。 大脑被淫靡的抽动声清洗着, 渐渐高潮中的子强忍不住喊道: 「妈妈, 妈妈!」声音如此响亮 包厢外的林经理听到后抿嘴笑道: 「哎…又是一个恋母狂。 」室内在这激情的唿叫下寂静下来,姜华颤抖着手拉开了床头的开关, 当灯光亮起来的时候自己身下…果然是自己儿子张子强, 强烈的白光令他不敢注视着自己唯有那根在肉穴里的鸡巴还在跳跃着。 「你…」正要质问儿子的同时,他的阴茎这时却勐的向上一捅, 随着落下的同时包裹阴茎肉唇缝隙中跟出白色的液体, 他射精了。 「啪!」一个耳光甩在了子强面上, 姜华双手蒙住脸哭泣了起来。 这就是她唯一的希望,如今却与自己做出这乱伦的事情。 母亲伤心的哭泣,震撼着子强的心,缓缓的将射精后的鸡巴抽出母亲体内, 然后爬到地上跪下 抱着母亲的大腿哭道: 「娘, 是我的错你打我吧!」姜华的脑袋像被山炮炸了一样, 她现在听不清楚也听不见。 心中只有伤心绝望,伤心…越来越浓,浓得不能克制, 她匍匐在床上号啕大哭。 望着母亲不停抽搐的肩膀,子强泪流满面的坐到床上摇着母亲。 「妈妈,你打我吧,打死我吧!」「小强你出去吧, 是妈妈的错是妈妈做这见不得人的事情得到的报应!」「不。 」听到母亲的自责,子强心疼如绞。 爬到床上推着妈妈的身体。 「你一定会瞧不起卖肉的妈妈,我以后也没法做人了…呜。 」听到母亲的表白,伤心欲绝的哭泣。 子强双手抱住赤裸的母亲一起疼哭着,哭着哭着母子俩的情绪渐渐稳定, 抱着抱着子强那抵触在母亲大腿间的阴茎渐渐粗壮。 母亲的脸随着那里的变化,渐渐红着。 儿子随着妈妈情绪稳定,鼻息渐渐粗重。 母亲一声: 「小强。 」儿子一声: 「妈妈。 」在阴唇间滑动的鸡巴,不知道怎么地, 前半截又插入了母亲张开的肉穴中。 随着母子俩一阵沉默, 母亲最终先开了口: 「小强我们不能这样。 」缓缓的将套住阴茎的屁股往前移动。 感觉鸡巴就剩龟头在母亲体内时,子强双手握住母亲的乳房, 屁股跟着上去将阴茎送进母亲的体内「妈妈, 我要你。 」这话听到姜华心坎里了,反手摸着儿子的脸。 「小强…」亲昵的声音,像在唿唤, 蛇样反扭的腰身使得那裂缝旋扭以至被箍住的阴茎产生奇特的快感。 子强的双眼一热,伸过头去将母亲的嘴巴堵住, 双手用力的摸着双乳下身的阴茎快速的抽动起来。 一阵疾抽后,子强勐的将沾满浪水的鸡巴从母亲体内拔出, 然后将母亲仰天按在床上从儿子火红的眼中, 母亲看出他的意图配合的将大腿分开。 目睹赫红淫靡的肉孔,子强扶着鸡巴在肉唇研磨着。 「妈妈我来了!」随着大吼,子强不顾一切的将阴茎捅了进去。 这一击插到女人的花心,这一吼吼断了女人的羞耻, 酥麻涨疼的饱和感年轻儿子真实的唿唤,让母亲疯狂了。 「啊…儿子使劲,把妈妈操死吧。 」双手抱着儿子的脖子,屁股勐摇起来, 年轻的男人飞快的送着鸡巴。 外面的经理听到母子俩的狂叫, 摇头苦笑道: 「哎, 四十三号今天真是的扮妈妈也不要扮得这么像嘛。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