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初中三年级的学生,和其他同年龄的男孩一样, 我们都特别爱上网。 我的父母呢是做小生意的小商贩,每天也没时间管我, 偶尔就拿零花钱打发我咯 而且其实也没多少零花钱。 不过呢,从初中一年级开始,我就藉口需要借助网路来学习英语, 所以父母 便给我买了台电脑。 加上父母成天要照顾摊位,上网这件事,我和同班的男同学 比起来, 可要幸福的多了。 经常听他们在我耳边抱怨,好不容易一个周末, 父母又催起床又催吃饭, 学习一小时在他们眼里就只学习了一分钟, 上网一分钟就等于上网一小时等等 等等。 由于这种便利的上网条件,我不仅英雄联盟等网路游戏打的特备嫺熟, 而且 流览什么成人网站啊,贴吧论坛啊我也是样样精通。 不是我自夸,在同班的男同学眼里,我不仅是英雄联盟小王子, 而且也是货 真价实的老司机。 不知道是不是由于流览的成人网站的缘故, 我对身边这些同年龄幼稚到爆的 女生一点也没兴趣 反而我特别迷恋有女人味的成熟女性。 我最喜爱的就是流览百度贴吧里的丝袜吧!我虽然从来没有真正的有过性经 验, 不过不知道是不是我经常手瘾的关系我的大鸡鸡又粗有长, 每次在学校尿 尿的时候我都特别自信。 17年春节的时候,同学们都放寒假在家, 有几天没见面了就在校内论坛 上聊聊天吹吹牛。 作为老司机的我,自然带领着同学们谈一下某某女生如何如何 美之类的, 同时也有谈论女性的话题。 不知道什么时候,一个自称是我们同校女生的人悄悄关注了, 并给我发了私 信。 「一个小屁孩,装得跟自己什么都懂似的。 」 我也毫不客气的回应「我对你们这种成天做公主梦的蛇精病可没兴趣, 没事 可别来骚扰我。 」 她很快回复我「实话告诉你吧,我可不是什么初中生, 看见你们这些小屁孩 装老司机我就忍不住想笑, 呵!呵!」 我也不甘示弱「你们这种成天就只知道穿牛仔裤、网面球鞋的丑八怪 根本 就不算是女人。 」 她没有再回复我,而是过了一会给我发送了一个附件过来, 我打开一看是 一双穿着黑色丝袜的腿,背景似乎在厕所, 光缐不足图元也不行,也不是很清 晰。 我不削一顾的回复她「切,这种啊在百度贴吧里的丝袜吧里, 就是最LOW 的那一种你看人家的性感美腿, 我能撸一宿!」 对方居然很不服气我对她的评价「小子 这个周五在你学校门口等着姐姐 有种就你来。 。 」 我当然不会怂「好啊,谁怕谁!」 很快就到了周五了, 我心里在嘀咕难不成她要找人揍我一顿不成, 要不然 就不去了不去不就太怂了以后在校内网上怎么混啊 收起了乱七八糟的思绪 我还是按时去赴约了。 简直是蛇精病,大过年的,学校哪来的人, 我真蠢啊八成是被耍了吧。 就 在这时,停止校门附近的一辆红色马自达小跑车里, 一个看起来像高中女生戴着 明星范十足的大墨镜伸出头来。 那个女生娃娃脸,婴儿肥,鹅蛋形的下巴, 这个看脸的时代这张脸还是足 够让我忍不住多偷看几眼。 突然间,我们的目光对视了一瞬间,我的天, 这个看 起来像高中生的女生居然有一种女王气场 居然让我害羞的悄悄低下头不敢看她。 这时,马自达红色小跑车传来了滴滴两声鸣笛声, 我又抬头向那边望去那 个女生居然面带一丝诡异的笑容。 伸出涂着鲜红指甲油的手,向我招了招手,我 带着疑惑的走到车窗跟前。 我正在吱吱呜呜,想说些什么,又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她则侧着头问我: 「哎你就是姐脱黑丝袜啊」 我一愣了一瞬间, 接着条件反射似的反问道: 「啊你是皇后啊」 她并没有回答我 而是很得意的一挥手「切,小屁孩,姐姐带你去吃点好 吃的。 」 我似乎是服从命令似的低着头「哦」了一声, 就胆怯的打开副驾驶的门上了 她的车了。 车行驶在我熟悉似乎有陌生的公路上, 皇后姐则问我: 「小鬼, 在论 坛上不是挺牛气的嘛怎么见到姐姐就蔫啦」 我真的挺受惊的连忙道歉, 「对不起姐姐我真不知道你是一个漂亮的大姐 姐, 我还以为是我同学跟我闹着玩呢对不起姐姐……」 让我怎么也想不到的是, 这个周末我居然和这个看起来像高中生其实快三 十岁的女人做爱了。 这件事,以我的脑袋,无论如何都想不明白, 这究竟算是我 上了她呢还是她上了我啊 看着旁边的大姐姐 车厢内充满着不知道是什么味道的香味我分辨不出来 是车里香水的味道还是她的香味, 让我的头迷迷煳煳我都快产生幻觉了。 也不 知道过了多久车终于停了,我向窗外一看, 我了个去居然是必胜客门口啊!皇 后姐很豪爽的点了两个必胜客套餐请我吃, 没出息的我只能一副没见过世面的样 子享受着似乎只有在天堂才能吃到的美食。 我吃着皇后姐请的客,皇后姐还不忘继续勾引我, 「姐姐家里也有很多好吃 的东西什么松子、海苔、优酪乳、水果, 家里平时都备着很多呢 小鬼要不要 到姐姐家里去啊」 我说: 「哇塞, 不会吧你家是天堂啊!」 一时冲动,跟着皇后姐就到了她家, 毕竟是陌生人的家我坐在沙发上我就 万分后悔, 回想起爸爸妈妈交代的不要随便吃陌生人的东西巴拉巴拉巴拉 尴尬 的要死。 皇后姐倒很豪爽的拿出各种各样的小零食还有饮料招待我。 她自己随手拆开 一包海苔吧唧吧唧的吃着, 还不停的给我讲她的日常生活。 她对我说,「像披萨、 义大利面这种西餐, 其实我自己在家就经常做给自己吃。 」 我还是被惊讶的不行, 深沈的感叹说: 「我爸妈每天就知道卖东西, 都没人 管我给我做好吃的。 」 我只是随口一说,没想到皇后姐赶紧许诺说, 「小意思明天中午姐姐就做 义大利面给你吃吧, 到时候姐姐邀请你过来吖」 我听她这么说当然是开心的不得了 不过很快又低沈了起来。 「我家里就我 一个人,我爸妈没时间管我, 我回家的话他们周末就会把我丢在家里还不许我 乱跑的。 」 皇后姐听我这么说,帮我想了一个办法, 她试着给我妈打了个电话。 她说, 「孩子周末在我家过吧,正好两个孩子一起带有个伴, 周一我一起送他们去上学。 」 我从电话里就听见我妈在那边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几乎没费什么口舌就答应 了还一直说,「不好意思给你添麻烦了, 感谢感谢。 」 我得知这个消息以后别提有多亢奋了, 像撒欢的小蜜蜂在她家到处参观。 不过,我和皇后姐,怎么说也错着十几岁, 这样一直找话聊也好难聊到同一 个频道。 皇后姐似乎已经放弃了,自己在书房看剧, 让我自己一个人在她家随便玩别 客气。 我对她家还是挺好奇的,翻翻这看看那,一会又跑到玄关参观了皇后姐的 鞋柜。 打开鞋柜,我被眼前的景象惊呆了,皇后姐好多的鞋, 而且还有很多性感的 高跟鞋。 我瞬间精虫上脑,根本控制不住自己,我看中了一双黑色高跟皮鞋, 超 级高的根让我的大鸡鸡兴奋的不得了。 我偷偷看了看皇后姐书房的方向,确认她任然在书房里以后, 我忍不住拿起 那双鞋放在我鼻子跟前使劲的闻了又闻。 我立即掏出我又粗有长的大鸡鸡,对 着皇后姐的那双鞋打起了飞机。 这种感觉实在是太爽了,很快我就把精子射进了皇后姐的鞋子里。 射过以后, 我小心翼翼的把皇后姐的鞋子又放回了原位。 时间也不早了,我始终没忘记她对 我的约定, 「姐姐明天中午一定要给我做义大利面吃啊, 你可别忘记啦!」 皇后姐则很认真的告诉我 「不会的不会的你早点洗了睡吧,你睡那间客 房。 」 然后皇后姐就让我洗澡就去睡觉,她自己呢还要把家里拖一遍才去洗澡睡觉。 不知道夜里几点了,我精虫上脑,根本睡不着, 她整个家里充满了让我想打 飞机的物品。 我赶紧翻身下床跑进厕所,果然发现了皇后姐洗完澡以后脱下来的 内衣内裤, 看着皇后姐性感的内裤内裤的裆部还有淡黄色的不知道是什么的东 西。 我又赶紧掏出我的大鸡鸡,把皇后姐的内裤包住我的鸡鸡开始打飞机了。 我 打的非常爽,快感也非常强烈,就在我快要射精的时候皇后姐突然推门进来了! 皇后姐大声呵斥, 「喂小鬼,你在搞什么,赶紧把你那东西收起来磙回去 睡觉。 」 我像老鼠似的呲熘钻回客房不敢再有任何动静。 可是精虫上脑的我,根本睡 不着。 我又悄悄起床,找到了之前我射过一次的高跟鞋, 我把它带到了卧室可 是看着已经射过一次的高跟鞋, 我似乎没有第一次射的时候那么冲动了。 我决定 再搜索一下还有什么可以射的东西。 很快我又找到了一双丝袜,我立刻把丝袜套在了我的大鸡鸡上, 又开始了我 超爽的自慰。 马蛋,不知道怎么了,这次又被皇后姐发现了。 皇后姐这次真的是烦了,「玛德,夜里不睡觉搞什么鬼, 明天吃了饭就给你 送回你家去。 」 我被这么一顿骂,这一夜总算是不敢再胡思乱想了, 皇后姐一早起床去采购 做义大利面需要的黑胡椒和其他调味料。 皇后姐一离开家门,我又控制不住我自己, 我在茶几上发现了皇后姐喝水的 茶杯正在我把精子射进那只杯子里的时候。 皇后姐大包小包的回来了。 皇后姐二话不说把菜往门口地上一丢,冲过来就揪住我的耳朵扯到沙发旁边, 她坐在沙发上我就战战兢兢的跪在她腿旁边的地上。 「姐姐,对不起,姐姐,我错了姐姐,姐姐我知道错了……」 我一直不停的道歉, 一会皇后姐就心软了也不那么气了「行了,我履行我 的承诺, 我去给你做饭去吃完了赶紧给我磙蛋。 」 皇后姐乒乒乓乓的在厨房忙活,我则也就安安静静的没再也不敢有什么动静。 哇塞,义大利面一端上来,之前的什么都烟消云散了, 喜笑颜开的我凑到桌 子跟前只流口水。 吃过饭皇后姐摸着我的狗头,「走吧!姐姐送你回去。 」 「家里又没有人,本来说好的周末不回去了, 这个时候回去更没人管我啊!」 看着我快要哭了的样子, 皇后姐只好再次妥协不过, 约法三章我看是必须 的! 皇后姐很凶的对我说: 「我告诉你啊小鬼, 留下可以要是再敢乱动我东西 的话,我把你小丁丁割下来, 听到了没有」 我吓的连忙点头 她接着又说: 「不是姐姐凶你, 你还这么小你这么不停 的撸的话,你那小丁丁会坏掉的, 明白了没有。 」 我赶紧说, 「知道了!」 她则说: 「行了, 自己玩去吧!」 我与皇后姐这个年龄差距 我们真是玩不到一块去反正她就自己玩电脑去 了。 我时不时的在她身边哼唧,「姐姐,我好无聊啊姐姐, 姐姐我好无聊啊!」 她只好说: 「你看电视或者玩电脑都可以吖姐姐的电脑让给你玩好不好」 我在人家家里吃还要抢人家电脑玩我觉得特别不好意思 连忙说: 「不用 了不用了姐姐你玩电脑吧, 我找点别的玩去。 」 说完我就跑开了,我进到皇后姐的卧室里翻箱倒柜的, 终于找到一双我以前 从来没见过的袜子。 我把这种叫船袜的小袜子迅速的套到我的大鸡鸡上, 开始我爽快的自慰。 皇后姐随着声音跑到卧室又把正在自慰的我抓个正着。 皇后姐这次没有生气, 耐着性子很和蔼的跟我说: 「孩子啊, 自慰是很伤害 身体的你懂不懂你才这么小一点点, 这么频繁的撸管真的会坏掉的。 」 我见皇后姐没有那么凶神恶煞居然壮起胆子顶嘴: 「姐姐, 我真的很无聊 啊而且JJ好难受啊,不撸一撸才会坏掉的。 」 皇后姐无奈继续对我说,「你才多大年纪啊, 等你长大了以后结婚了以后, 那个时候才可以通过性交来派遣你知道吗」 我也没有再顶嘴又开始继续哼唧: 「姐姐, 我好难受啊我现在就想性情交。 」 皇后姐似乎没听懂我在说什么, 愣了一下: 「什么鬼情交是什么鬼」 「姐姐你刚才告诉我的嘛, 你说结婚了以后就可以情交。 」 皇后姐瞬间觉得无语: 「好吧情交就情交吧, 我都懒得理你。 」 我瞬间就误解了皇后姐表达的意思兴奋的叫道: 「好啊, 姐姐快来吧我们快 来情交。 」 皇后姐瞬间很崩溃又好笑, 然后很坚决的告诉我: 「小鬼, 我跟你说姐姐跟 你是不可能的,而且也不可以。 」 我就缠着她,「姐姐,什么意思啊,什么是情交, 为什么不可能 也不可以 啊」 她说: 「男生呢, 和女生小丁丁和小妹妹结合在一起,这样就叫做性交, 而且啊女孩子第一次会很疼很疼,还会流血呢。 」 我若有所思的点着头, 她继续接着说: 「所以啊, 你作为男孩子一定不可 以随便的性交,要跟自己的妻子才可以, 明白了吗」 我听着她对我说的这些性知识刺激的不得了。 也不回答她就用手扯扯裆部的 裤子,还一边遮挡裆部的凸起。 我等不到她说完就跑开了,她侧着头跟着我身后, 她看我去做什么去。 刚进客房我就迅速褪下裤子把大鸡鸡拿出来要自慰。 皇后姐就站在门口说: 「听着啊,不要再拿我的东西了, 自慰伤身我跟你说 了你也不听还有啊,要弄去厕所弄去, 别把房间弄脏了!」 我根本没听她说话一边继续撸着管子一边叫唤着: 「哎呀姐姐 我不行了啊 我好难受, 我好想情交啊!」 她无奈的只能反复告诉我: 「这当然不可以, 也绝对不可能的。 」 我继续撸着管子一边向她求救: 「姐姐啊, 我好难受我JJ好痒,姐姐我 求你了,帮帮我吧!」 皇后姐提议, 「不如这样吧姐姐帮你吹一吹温度降低了就不会难受了, 好吗」 我此时像是抓住了救命稻草慌乱的不停点头。 她走过来用涂着深红色指甲油 的手握住我那比成年男人还粗的大丁丁, 对着我的大鸡鸡吹了两下。 我的天啊,这简直太爽了,她一边吹我一边就忍不住射了, 直接射在了皇后 姐的脸上。 皇后姐被我射了一脸后,连忙把我一个人丢在那里不管冲去洗手间洗干净。 等皇后姐洗完擦干回来, 眼里的呵斥我说: 「小鬼, 我告诉你啊射也射了, 你就TM给我乖乖的别再捣乱了, 听到没有」 我被她吓的真的怕了 要哭似的对她说: 「对不起姐姐, 姐姐对不起我不 是故意的啊,我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并没有没理我,摆着个冷脸回房间看电视 剧去了。 可是没过多大会,我依然还是精虫上脑的状态, 无法自拔我战战兢兢的跑 到她身边来, 这次像老鼠似的小声哼唧说: 「姐姐, 我又难受求你再帮我吹吹 吧,求你了!」 「我擦, 还来我又不傻绝对不行」 「姐姐,我的好姐姐, 求你了求求你了啊!!!」 我像蚊子似的在她耳边不停的哼唧, 她思索了一下「这样吧我用手给你摸 摸吧!」 我听了她说的, 赶紧掏出JJ站在她旁边她伸手握住了我又粗又大的的大 JJ轻轻的扯了一下, 她就按下空白键继续开始播放电视剧了。 她一边看剧一边 用手时不时的来回摸着我的大JJ, 我就在她旁边一直哇哇的鬼叫。 她说: 「你干什么, 叫什么叫」 我说: 「姐姐摸的我好舒服啊!」 她说: 「谁的手摸不都一样!」 我赶紧说: 「不一样, 不一样姐姐摸的特别舒服啊!」 我的大JJ在她手里慢慢的变硬变长, 不过没有成年人那么硬颜色也比较 白,像一条大白蟒蛇。 摸了一会我说: 「哎呀姐姐,我不行了, 我受不了 你赶紧再来给我吹一吹 吧!」 她不耐烦的说: 「摸了还难受那就不摸了!」 我根本没在听她说, 继续对她说道: 「姐姐吖我的好姐姐啊, 求了你快 来帮我再吹一下吧,就一下,求你了!」 她转过头去对着我的大JJ像刚才一样, 吹了一会。 不过这一次,吹来吹去 我却没有像刚才那样射出来了。 她突然就把我的大JJ含进了她的嘴里,又温暖又湿润的口感, 我已经爽上天了。 吃了一会,她用手将我的包皮翻开,将龟头又含进嘴里, 时而舔一下我的马 眼我立马发出哀嚎。 她用包皮盖住龟头继续在嘴里不停的舔舐吮吸。 这种升天 的感觉,我很快就颤抖着把精液全部射进了她的嘴巴里。 皇后姐估计都没反应过来下意识的还吞了一些进去, 她反应过来赶快跑去洗 手间然而,嘴里的精子已经被她吞的没多少可吐出来的了。 她漱漱口整理了一下回到房间, 我看见她的反应是赶紧跟她道歉: 「姐姐对 不起, 是不是很难喝会不会像尿一样」 她没理我, 用手抓住我的大JJ把从龟头溢出来的一些精液用手指头蘸了 以后伸进我嘴巴里。 我用舌头舔了一下她手指上的精液立刻就呕了一下, 「呕 不好喝!」 我刚从难闻的气味中恢复过来, 就又连忙跟她道歉: 「姐姐对不起我真的 不是故意的。 」 她没有理我,继续安心看她的电视剧了。 自从她给我口交以后,我就像个小猫似的呆在她旁边, 过一会我问她说: 「姐姐可不可以给我看看你的小妹妹啊!」 她愣了一下回过神, 立即回答说 「不行!」 我又继续纠缠她说: 「姐姐, 那我用手摸一摸吧可以吗」 我也不知道怎么的, 她竟然同意了。 她回答说: 「要轻轻的摸知道吗」 我听了她的话, 小心翼翼的伸手到她的两腿之间隔着内裤轻轻的抚摸她的私 处。 过了一会,我钻到了电脑桌下面, 她连忙叫道: 「你干嘛」 我说: 「我不干吗姐姐, 我闻一闻。 」 她没有回答我,也没有反对,她悄悄的张开双腿。 我钻到桌子下面,用鼻子 凑到她两腿中间, 鼻子贴着她的内裤不停的蹭着她的私处还时不时的使劲嗅两 下。 过了一会,我把她的内裤扒到旁边,她也默认了。 我嗅一嗅舔一舔,舌头触碰到她的阴唇时惹得她身子一震, 她时不时的转动 椅子躲避着我的舌头我则很快又黏了过来。 我在桌子下呆在她两腿之间对着她 的阴唇舔了很久, 她早就根本没在看电视剧了两腿尽量张的大大的享受被我生 涩舔弄带来的舒爽。 不知道舔了多久,我停止了舔弄她的阴唇, 在她两腿之间开始哼唧「姐姐, 我又难受了, 我真的好像情交啊姐姐。 」 她听到后立即回答: 「不行的,绝对不可以。 」 我疑问到: 「为什么不可以呢姐姐, 是不是因为姐姐会疼会流血」 她瞬间被我的话语逗笑了 「傻孩子不是那样的,姐姐已经结婚很久了。 」 我依然满脸的问号: 「为什么结婚很久了, 就不会流血也不会疼了呢」 她无奈又好笑的告诉我: 「那是因为啊 姐姐结婚了以后呢就会和自己的 老公进行性交啊, 而且啊姐姐已经进行过很多次性交了呢!」 我听她这么一说 无论做什么思想工作都行不通了 大声嚷嚷起来: 「好啊 姐姐, 原来你已经性交过很多次了那我不管,那我一定要性交。 」 我这么大声一嚷嚷,她倒是怕了,她生怕邻居听见还以为她家里这怎么回事 呢。 她连忙做了个「嘘,小声点」的手势,「行了行了, 别乱叫了姐姐跟你性 交还不行吗。 」 我听到她的回答比吃了大餐还兴奋: 「哦!性交咯, 性交咯。 」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 带着我来到了床上,她躺在床上将两腿张开, 让我跪在 她两腿中间。 然后她用手抓着我的大JJ对准阴道口将龟头送了进去。 我的JJ很粗,加上她已经有几天没和老公做爱了, 她的阴道对我这个大J J来说非常的紧致。 再加上刚才被我舔了很久,里面已经水孜孜的。 我的大JJ 不是特别的硬,噗嗤一下就整根滑了进去, 直滑到底摩擦力很大,所以我爽的 飞起。 像一条大白蟒蛇一样的大JJ,一下子顶到她的子宫口。 由于强烈的快感, 所以阴道剧烈的收缩, 导致每一下都被我顶到子宫口。 紧致的阴道让我爽到飞起,还有点酥麻, 居然让我有点眩晕的感觉。 强烈的 快感让她的阴道剧烈的收缩。 一下顶到底以后,我似乎知道了性交是怎么回事, 我遍自己开始拔出来再用力的插进去。 我对性爱这回事显得格外的热情和亢奋, 抽插了几个来回已经熟练了这个动 作的我开始疯狂的抽插。 我狂热的速度像小狗一样,不停的在她身上抖动。 一下 一下疯狂的撞击,让我和皇后姐都爽的不得了, 她还想装作镇定的嘲笑一下以前 从来没做过爱的我 但是也只有喘息的力气了。 没想到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的阴 道对我有如此大的新引力, 我乐此不疲的不停的抽插着。 大白蟒蛇与子宫口的不 停撞击似乎也给她带来的莫大的快感。 我的第一次性交,这种热情倾泻在她这已经被操过无数回的深黑色的阴道里。 皇后姐努力的回应我的抽查,努力的收缩阴道。 随着阴道的收缩,我的快感渐渐的强烈的起来, 同时我还能感受到我的大J J在她的阴道滋润下渐渐更加膨胀了起来。 高速的抽查,渐渐的我燥热起来,快 感也越来越强烈, 我并没有因为第一次而快速的蛇精。 我亢奋的用我的大白蟒蛇撞击她的子宫口, 我渐渐感觉到自己快支持不住了。 我依旧用我的大白蟒蛇一下一下砸向她的子宫口, 似乎要将它砸开一样。 终于在我无情的撞击中,我让这个快三十岁的女人高潮了。 她还没来得享受 高潮的时候,我发现了一个更严重的问题。 随着她高潮的到来,我的大鸡鸡更加巨大了, 而我依然丝毫没有受到她高潮 的影响依然乐此不疲的在她的阴道里抽插。 我用我的大白蟒蛇撞击她的子宫口,撑的她的阴道比和成年人做爱的时候还 要大。 我明显的感觉到,我的大鸡鸡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我的热情丝毫没有衰减, 在一个快三十岁的女人的深黑色的阴道里疯狂的抽查。 我巨大的鸡鸡就像开启了 她高潮的开关, 高潮一波接着一波不同的席卷她的全身。 她在过渡的高潮中力量一点一点流失,渐渐快要虚脱了。 身体酥软的她,仍 旧承受我不停的冲击, 我干起她来更得心应手了。 我感觉到她的阴道像火一样炙 热,高速的抽插, 随着性交大JJ继续渐渐的膨胀。 终于,在疯狂的勐烈的撞击时我的大鸡鸡涨大到像婴儿的小臂一样大小。 我疯狂的用力的深深的顶一下顶一下。 随着我疯狂的抽查,我能感觉到她阴 道的收缩更剧烈了。 终于,在我感觉到爽的已经升天的时候,一股像尿液一样冲 击力的炙热精液浇灌在她脆弱的子宫里。 我强有力的冲击力射的她飘飘欲仙,我的射精持续时间很长, 量也多的惊人 与她给我口交那次简直不可同日而语。 炙热的精液把她烫的七荤八素,伴随着精液的射出, 我的大JJ在她体内渐 渐软去。 最终像蛇一样滑出阴道,随着大JJ的滑出伴随了她大量的白带, 然后 流出大量的精液。 我的天,我射了好多的精华在她的子宫内。 我们根本没机会担心是否会怀孕, 因为我的精力无法想像。 只要稍适休息,她张开双腿我遍趴上来干她。 除了吃饭,这两天我一直不停的干她,周六的晚上, 我迷煳的感觉我们几 乎没有睡觉。 我睡着之前,我干着她入睡的,等她醒来,我把她从睡梦中干醒的。 无论她在沙发上,还是床上,无论她在看电视还是睡觉, 只要她腿张开我那跟 热情亢奋的大JJ就一定要插进来干她。 至此,每个休息日,只要她老公不在家, 我就去她家干她。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