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经病院内,有种种离奇怪诞的事。 有人每日不停念咒语,说他将可以拯救世人;有人不停数阴司纸, 说她前世欠下阎罗王的钱。 病房的角落,有一个年约三十的男性病人, 他已经住在这里五年有多。 每天,他都藏在床上面,用被单盖住自己的下半身, 重复地做他的实验。 护士们也已经见怪不怪,还经常和他有说有笑的。 「怎麽啦!,阿宏,实验成不成功呀?」护士小姐故意玩他。 「差点儿,还差一点点,一定是电力不足。 姑娘,可不可以给我一些电池呀?」「你收集了那麽多电他, 难道还不够吗?」「你们欺骗我专给我一些旧电池, 怎麽可以呀!」「电力太强的话好易电坏你那条子孙根的。 」「就是要电到我那东西发光、发热,我才可以进入时光隧道, 回到两千年前呀!」护士小姐偷眼看一看他那条阳物 阿宏大骂道: 「你偷看什麽呀你?」护士小姐说道: 「去你的 你有什麽好宝贝看的!」护士小姐离开了 阿宏仍然继续他的「实验」。 阿宏在五年前一个电雨交加的夜晚、突然被雷一噼, 从此就终日沈迷于用电池将自己的一条不大不小的阴茎来「通电」做「实验」。 据他自己说,他是不属于这个世界的。 两千年前,他是秦始皇宫中的一个术士。 他专门负责教秦始皇的长生不老之术,方法就是将阳物通电。 因爲资源不足,才被贬到现在这个世界。 他认爲只要实验成功,就能够逆转时空、返回秦朝去。 这一夜,他又悄悄地重复他的实验,突然有一个女病人偷偷熘进来, 拍一拍他肩膊头 说道: 「让我来帮你吧!」「你怎麽能帮我呀!走开啦!」「我身体里面真的有电哩!我来和你通电吧!」「什麽废话, 你磙开!」「真的呀!我们那个护士长陈先生经常都和我做实验 他将自己那条东西插入我的身体插了插,我就会全身发震, 好多电电力好强呀,不如你也插一插我啦!」「傻瓜女人, 陈先生是在强奸你呀!你怎不告发他?」「那你也来强奸我啦!我好想发电呀!」女病人叫阿凤 她开始脱下自己的上衣里面有一对大红珍珠, 分别在她胸前左右闪耀着。 阿宏除了不断沈迷于他的实验之外,生理状态都十分正常, 平时他玩弄自己那条阳具时亦经常玩到出精、叫床。 护士们只当他在那里手淫,经常骂他是淫虫。 阿凤的双乳,好明显地牵动了阿宏的淫欲。 阿宏望住阿凤,阿凤伸出舌头,舔一舔自己上下唇, 再将双乳捧高用舌头去舐食自已乳头。 「好味道吗?」阿宏问。 「好味道有屁用,孤芳自赏!没有伯乐, 有千里马都没用啦!」「好吧!我来做伯乐 我要试一试你的滋味!」阿凤对地他淫笑 将自己的双乳奉上 嘴里说道: 「吃奶啦!大少爷。 」阿宏一手抓住阿凤的左乳、另一手扯住阿凤一头秀发, 将她的头一按令阿凤擡头后仰。 他并没有循序渐进,一开始就好狂野、好激奋。 「啊!轻一点儿嘛!」阿凤痛苦地叫喊着。 「我肚子饿呀!我要吃你的奶。 」「你啜我的乳头啦!一定有奶水渗出来的, 可以解渴哩!」「好!我啜、啜到你的奶头断在我嘴里。 」「你怎麽这样暴力吃呀!小心被人送入神经病院呀!」阿凤好似不知自己身处何方似的, 把话说得一本正经。 阿宏啜了一大轮都没有奶汁出,他有点发火了, 就双手去捏 还讲起粗口道: 「你妈的, 我就不相信挤不出奶!」阿凤叫道: 「好痛呀!你太大力啦!」阿宏突然说道: 「我有办法。 」「什麽办法呀?」「你一边喝牛奶, 我一边啜这样一来就行啦!」「行是行, 不过五楼又那里有牛呢?有牛就有牛奶啦!」阿凤倒答得头头是道。 阿宏又说道: 「你说的也是,不过我还有办法!」「有什麽办法, 快讲啦!」阿凤好心急地问。 「通电!」阿宏立即左手拿起几个电池, 右手抓住一捆电缐。 「会不会痛呢?」阿凤问道。 「傻女人,这麽大个人还怕痛吗?」「别笑人家啦!我最多就不叫痛咯, 你把我奶头通电啦!」阿凤轻抚自己的双乳好似生离死别、好舍不得似的。 阿宏左搭右搭,然后,一条电缐接上阿凤右边的奶头, 另一边的电缐就搭上左便的奶头。 搭好之后,阿凤却没有什麽反应。 阿宏好生气, 说道: 「死护士、臭护士, 净拿一些没有电的电池给我。 」阿凤说道: 「不怕,我还有辫法。 」阿凤走出病房,隔了一会儿,她擡了一个汽车用的电池将来。 阿宏喜出望外,马上重新搭缐、然后,再将两极分别搭在阿凤左右乳头上。 阿凤身体抖动,好象发冷似的, 她说道: 「好趐麻、好痹, 好过瘾呀!」不一会儿阿凤就昏昏沈沈了。 阿宏没有理她,他好兴奋,开始想要电自己的阴茎了。 他一边进行预备工作, 一边自言自语地说: 「死护士, 竟不肯拿新电池给我。 哼!这次真是天助我也,我一定会成功了!」他将电一搭上自己那条阴茎, 就好似套上电动阳具似的摇呀摇呀!摆呀摆呀, 震到七彩。 阿宏望着自己那条阴茎, 不停地笑道: 「我一定会成功, 一定会成功。 」电了一会儿,阿宏也昏昏沈沈了。 当他醒来之时,身边有一班穿着戏服的人。 阿宏问道: 「你们是不是在做大戏呢?」「做戏?做什麽戏呢?你还不快去服侍大王!」「大王?难道我真的回到秦朝?」「快点啦!你都知道, 大王要一边抽插女人一边要让另一个男人抽插才会有高潮啦!」讲话的是一个宫女。 衆宫女合力将阿宏推入房,见到秦始皇正在同一个裸女热吻。 阿宏细心看清楚,不禁了一跳,那个裸女竟然是阿凤。 秦王身材魁梧,阿凤一手扯下他的底裤, 见到秦王那只小鸟阿宏不禁暗笑, 心里想: 这麽大个人, 那条阳具怎麽又那麽细小真是有趣。 」秦王见阿宏入房, 马上说道: 「好!快拿皮鞭, 日间我就鞭得人多上了床我就要享受一下被鞭打的感觉。 」阿宏道: 「你是一国之君,小人不敢冒犯。 」秦王道: 「你敢抗命吗?我命令你打就打!」阿凤捧住秦王那条「小肉虫」, 一吮一啜的但始终无法将小虫变大虫。 秦王道: 「床底下有几张春宫, 你拿出来吧!」阿宏道: 「怎麽还有那麽多书呢?」秦王得洋洋意地说: 「我下令焚书坑儒, 乘机收集淫书、淫画嘛!」阿宏心想「哗!这个秦始皇 我还以爲他是大英雄原来这麽狡猾。 」想到这里,不禁无名火起,手执皮鞭, 此起彼落就一鞭接一鞭地打下去, 嘴里还喊道: 「打死你, 打死你!」秦王说道: 「打得好我该死, 今日我处死了三百个士兵抄了三家人,又诛人九族, 我该死我该打,你替他们报仇啦!」阿宏不止用皮鞭, 还一脚踢过去踢中秦王赤裸裸的屁股。 就在这个时候, 阿凤大叫道: 「大王,你行啦!你那条小虫已经变成大虫啦!」秦王大喜, 也说道: 「是呀!好大条呀!」秦王指住阿宏大叫: 「你!你做得好!我命令你 再用力踢我的屁股。 」阿宏越踢越过瘾,还一边踢、一近骂。 秦王则好兴奋地插入了阿凤身体。 他高兴地说道: 「阿凤,孤王好久没有真真正正地宠幸你了, 今晚要好好驾御你。 」阿凤也说道: 「多谢大王宠幸。 」秦王插着插着,他那条阳具竟然越插越缩、由大虫变回小虫。 秦王知道自己不行,又很心急, 于是大叫: 「不行啦!快点插我啦!我一定要让男人插屁眼, 才可以保持勃起的你快点来插我,快插我啦!」阿宏见他那麽心急, 就故意不插他。 秦王道: 「快点啦,你要什麽我都会给你的, 你讲啦!」阿宏道: 「我要扮皇帝、要你做奴才。 」「好,你做皇帝,现在你是皇帝了。 」阿宏喝道: 「你这个奴才,见到我还不下跪!」秦王果然一手推开阿凤, 跪在阿宏面前磕头说道: 「奴才向大王请罪。 」阿宏大骂道: 「你这个死暴君,劳民伤财、起阿房宫、又筑万里长城、害得好多人家散人亡, 我今晚要鞭死你。 」阿宏一边讲,一边用皮鞭狂抽,打到秦王皮破血流。 「死秦始皇,你认不认错?」「我知错啦!知错啦!你原谅我, 你插我屁眼啦!」「行!不过你先帮我含啦!」「好!我含、我含啦!我帮你脱下裤子。 」秦王一手替阿宏脱裤子,见到他那条阳具, 就好象见到宝贝似的双手捧住。 赞叹地说道: 「真大条,大过我那条好多哦!」「哼!还没吹, 已经这麽大了吹大了你就知道。 」阿宏道。 秦王果然是个中高手,他吸了一口气就含住阿宏的阳具, 伸出一条舌头出来轻轻地在龟头之上游动。 游了一会儿, 阿宏说道: 「你的功夫还不错, 既然你龟头都吮了就跟我吮脚趾啦!」「吮脚趾?」秦王面有爲难之色。 「你肯不肯呀?」阿宏大喝一声。 「不是不肯,只不过我从来没有试过替男人吮脚趾。 」秦王道。 「这样说来,女人吮脚趾就试过啦!好吧!你先帮阿凤吮。 」阿宏说道。 于是,阿宏脱去阿凤的扎脚布,露出大只脚趾。 阿宏留心一看,发觉原来阿凤是扎了小脚的大家闺秀。 阿凤一对玉腿又白又嫩,尤其是一对肉掌,十只玉趾, 白得骄人、滑得可爱。 阿宏见到已经十分冲动,阳物自动擡起头来。 秦王见到,亦砰然心动, 赞美地说道: 「好哇!真是好美的脚趾呀!我吮, 我好喜欢吮哦!」阿宏喝道: 「且慢!」「大王 还有什麽吩咐呀!」秦王对阿宏说。 「你爬开!这十只玉趾,由我自己来享用。 」阿宏一手捧住阿凤一双玉掌,一口就含住左掌, 含含吐吐一会之后再换含右掌。 秦王见到, 叫道: 「奴才都好想吮脚趾呀!你让我吮一会儿啦!」阿宏说道: 「你想吮就吮我的脚趾啦!」「好哇!大王, 等奴才先帮你脱靴吧!」阿宏没理会他只是细心品地尝着阿凤玉趾。 由于阿凤扎了小脚,玉掌只有三寸多长。 三寸金莲,我见犹怜。 他突然想起潘金莲那对脚,想起西门庆用潘金莲的鞋盛酒。 于是吩咐道: 「本王要饮酒,快拿酒来。 」随着秦王一声令下,宫女就捧来美酒。 阿宏看阿凤俯卧,双脚一翘,脚掌朝天。 于是就将酒倒进掌中, 然后对秦王说: 「来!我们先饮一杯。 」于是,他同秦王每人捧住阿凤一只脚掌, 饮完又斟、斟完又饮。 「好酒啊!」秦王道。 「有好脚才有好酒呀!」阿宏也高兴地说道。 「奴才有后宫三千,如果你喜欢的话,就叫她们全部脱光衣服, 赤足露腿任你品尝。 」秦王道。 「好主意呀!就这样决定了。 」阿宏兴奋地说。 秦王又说: 「我那座阿房宫刚刚落成, 你就做我第一个上宾 进去玩好吗?」阿宏心想: 「阿房宫!哗!好哇!一定要去见识见识。 」于是阿宏就跟着秦王一齐入宫。 阿房宫果然富丽堂皇,全部大理石圆柱,地下用玉石铺成, 皇座上用蓝宝石砌成一个好大的「秦」字。 秦王道: 「我们去游水吧!」阿宏问: 「这里有泳池吗?」「不是泳池, 是酒池肉林。 」他们进入另一个偏室,里面果然有一个大酒池, 池中有好多美女全部裸露着上身在水平面上, 乳房有大有小、有圆有扁花多眼乱。 阿宏看得心花怒放, 他说道: 「哗!好呀!好玩呀!我是不是在发梦呀!」秦王得意地说: 「我秦王能人所不能、做人所不做, 万物一切都由我开始 希望后人叫我做秦始皇!」阿宏道: 「不管你是秦始皇、秦末皇!我要游水啦!」「你会游水吗?」秦王问。 「会的,不过这里水太浅,恐怕不好游!」「欺山莫欺水哦!」「那怎办呀!讲啦!」「我们可以坐船, 我有一种「人肉船」由十多个全裸的美人组合而成。 」「真的?那我一定要见识见识了。 」秦王拍了五下手掌,池中的裸女就开始活动起来, 她们全身赤裸然后你叠我,我抱你,用她们的裸体砌成一只小船。 秦王道: 「你坐上去试试啦!」阿宏上船, 坐在一个美女的背上周围的其它美女用乳房围成一个椭圆, 十足一只小船似的。 秦王再拍五下手掌,另外几个美女又围成另一只小船供秦王享用。 两只小船飘啊飘啊、浮啊浮啊,裸女们就不断咐送上生果鲜肉、葡萄美酒。 整个池都是醇酒肉香。 裸女们有一套特别的服侍方式,她们将酒盛于双乳之间的乳沟之内, 双手托住乳房等候阿宏及秦王享用。 秦王道道: 「这样饮酒特别好味道哦!你试试啦!」阿宏饮完又饮、饮完又饮, 如此美酒真是天上有、地下无。 秦王又道: 「你不要客气呀!今晚不醉无归。 」「嘻!我已经有点醉啦!」「好啊!半醉半醒的, 再入寝宫玩女人!」秦王道。 阿宏道: 「我想尿尿,有没有厕所呢?我要去。 」「去厕所?用不着啦!我叫个厕所来就行了!」「厕所都可以叫来吗?」秦王笑了笑, 一连拍三下手掌马上有一个妖艳的妇人走下酒池, 游到两人身边。 秦王道: 「这个就是厕所了。 」「哗!找个女人做厕所都行!」「你嫌她那个口不够大吗?放入你那条阳物试试吧!」「我试, 马上就试。 」阿宏望一望这个妇人,妇人十分善解人意, 她自动用手托高阿宏的阳具然后将樱桃小口送上。 「劳烦你了。 」阿宏道。 「奴婢有幸服侍官人,求之不得。 」妇人含住了阿宏阳具,等他放尿。 阿宏放了很多很多,他一直担心妇人无法吞得那麽多、那麽快。 但事实上妇人久经训练,不只有多少吞几多少, 还一滴都不剩下。 此时,秦王亦叫另一个厕所让自己用,两人用完厕所之后, 就上岸步入寝宫。 「寝宫有十八个,个个不同,各有特式。 」秦王道。 「不如你随便介绍几个让我开开眼界,好不好呢?」「行, 我带你参观。 」秦王带着阿宏,见到每个门口都有一个名称, 而且每扇门上都有一首诗。 阿宏看了一间又一间,有的里面好象个森林似的, 床在树上称爲树床。 有一间好像个沙滩,有细沙、有水、有床,床在水中, 称水床。 又有一问里面全部是一些十二、三岁的少女、每个少女都全身赤裸, 大多数仍未发育乳房仍然平平无奇。 再有一间全是十岁左右的蛮童,全部皮光肉滑, 屁股红红白白幼嫩无比。 还有一间,里面有一对一对青春男女、正在做出种种性爱体位。 秦王说: 「这间房,可以玩一王两后、一后两王, 好刺激的!」阿宏看得眼花撩乱 秦王问道: 「你说啦!你喜欢那一间房, 我陪你进去玩。 」「还有没有其它的呀?」「有!还有好多, 其中有一间刑房里面有好多刑具, 向裸女施刑好好玩哩!」阿宏说道: 「好啊!我们就到刑房玩玩啦!」秦王虽然是主人, 但阿房宫刚刚建成好多地方都还没有去过,好多性戏都还没有玩过。 入到刑房,刑房的官吏向秦王介绍,每一件刑具, 还选出美丽的裸女现场示范。 其中有一只木马,上面装有机关,刑房长叫一个侍女脱光衣服骑上去。 木马背上有一条木棍,刚好插入裸体侍女的下阴, 然后刑房长命令另一个侍女摇动木马另一侍女就挥鞭打在骑马者身上。 如是打了一会,裸女就受不住晕倒了。 跟住, 秦王说: 「好了,现在叫几个最漂亮的美女出来打我。 」于是乎,刑房长召了好几个美丽的年轻女人出来, 脱光衣服后衆裸女就有的挥鞭打秦王、有的轮流跪在秦王胯下替他含吮阳物。 秦王被打时,发出老虎般的咆哮,声震天地。 打了许多鞭,换了几次人,秦王终于射精了。 精液射出的一刹那,衆人抢着去含吮阳物,希望可以接住精液。 结果,你争我夺、精液并没射入任何人口中, 而是射在地上。 衆侍女爲讨秦王欢心,就一窝蜂争先用舌头去舔它上的精液, 好象一群饿狗在抢食似的场面热闹有趣。 接着, 秦王对阿宏说: 「不如你都玩一次吧!好刺激的, 高潮中的高潮呀!」阿宏又摇手又拧头死都不肯, 秦王就带他进入第二间房。 入到这间房,里面漆黑一片,甚麽都见不到, 只听见里面有女人悄悄说话的声音。 秦王道: 「这个黑房子里,有五个美女、五个丑女, 你进去挑选可以随意和她们做爱,做完就打一个印记在她们身上, 点着了蜡烛之后就可以知道刚才和你做过的那个是美女还是丑女。 」「这样好危险哦,机会一半一半哩!」「越危险越刺激嘛!我好喜欢玩这个游戏的, 不过现在刚刚出完火让你玩啦!」盛情难却, 阿宏就只有入房。 一入房,秦王就关上门,阿宏摸黑前进,忽然有人向他挥鞭打来, 打到成身都痛突然有个女人扑过来说「相公, 我要啊!」「你是美女还是丑女呀?」「当然是美女啦!你听我的声音多甜 你摸摸我的奶奶、摸摸我的屁股、摸摸我的大腿 就知我没有骗你啦!」阿宏将女人全身摸一遍 果然是人间极品于是就和她接吻起来。 两人吻得火热,最后进行交合,完事后,阿宏将这女人屁股打了一个印。 之后,又有第二个扑上来。 这个女人又骚又嗲,一把声音好象有蜜糖似的, 阿宏摸完又摸发觉此妇人大腿略肥,于是一手将她推开。 「你爲什麽不要我呀?」「你都不是美女, 我不和丑女做爱!」「我不丑呀!我是村中的村花哩!全村最美就是我啦!你信我呀!」阿宏说道: 「信你才奇怪啦!走开吧!」一个走开 另一个又扑上来。 她的声音一样很甜美,皮肤一样幼滑,而且有一股很特殊的体香。 「相公,我也要哦!把你的宝贝给我吧!」「你身体好香。 」「是吗?,我有个花名叫做香香公主哩!」「香香公主?好啊!我一闻到你的香味就冲动了。 」「那我们来做爱吧!」「好啊!我们做, 马上就做!」做完之后又有第二个赤身裸体的女儿扑上来, 如是者都不知搞了几个阿宏每次想开门走都开不了门。 「开门呀!不要锁住门呀,放我出去啦!」阿宏大喊。 秦王道: 「你尽情享受啦, 今晚就在这里睡觉吧!」阿宏大叫: 「不要啦!我顶不住了, 放我啦!」又有一个女人扑上来抱住他, 和他拥吻、和他交媾。 如是者,一个接一个,射精射到没精出,只是射空气。 阿宏终于晕倒,秦王叫了个术士来医他, 术士说练成了了一粒长命仙丹服食之后可以长命千岁, 包保可以延寿二千年。 「二千年?」阿宏突然醒觉到自己是两千年后的人。 术士道: 「施主,你相信我啦!保证会有二千年命。 」但阿宏已经气若游丝、危在旦夕,他感觉下身好空洞, 阳物好象不是自己的八次射精令他精枯力竭。 秦王坐到他身边,对他关心备至, 说道: 「卿家, 你有甚麽遗不妨对我讲。 」阿宏说道: 「大王,我知你还会焚书坑儒, 我只想你保留几本书。 」「什麽书?」秦王喂了一粒仙丹给阿宏食, 阿宏吐出最后一口气说: 「素女经」。 阿宏又回到二千年之后的香港,他身在精神病院, 正在接受深切治疗。 医生爲他检查身体,面有难色。 医生问: 「他全身都是伤痕,好象被皮鞭打过。 不过都不是致命伤,只是他不断地射精,虚耗太多。 」护士说: 「他平时都终日玩自己的阳具啦, 我想他一定是过度手淫了。 」医生在床上找到一本书, 奇怪地说「咦!他经常看书吗?」护士说: 「不是的, 平时都没有见过他看书啊!」「那这本书是哪一个给他的呢?」「没有人来探过他呀 真奇怪!」医生又说道: 「他血液里的酒精含量好高 一定饮了好多酒。 」护士道: 「有理由哦!这里没有酒的, 什麽酒都没有。 」阿宏已经死去,仙丹只能令他回到二千年后的时空, 但是保不住他一条命。 神经病院内再没有人用电池将阳具通电, 但是另一个女病人却玩同一个游戏,她就是阿凤, 她不停用电池替自己的双乳通电希望再一次飞越二千年, 去到秦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