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S.M美女战士

(一)黑色的夜幕下,在一个城市的旅店里, 住着一批凌艳部队的士兵。 正当他们酒足饭饱的时候,从大门走进了两位性感的美女。 一位二十刚出头的样子,留着金色中分的到脖子处的短发, 细长的眉毛和蓝色的眼睛身上穿着黑色的开胸皮上衣, 只有两条细长的吊带从左右乳房的下端成倒三角汇集到那神秘的三角地带连接着一个皮套兜住 下面的红色蕾丝胸围和三角内裤的边缘清晰可见。 雪白翘起的臀部和光洁的大腿上部毫无遮拦地显露出来, 大腿下半部分套着有红色花领的黑色长筒丝袜 下面连着红色的高跟皮靴在纤细的腰上套着一条黑色皮带, 上面有两个吊带扣。 另一位十七、八岁的年纪,一头棕色的秀发也是中间分开, 两边各用蓝色的丝带扎了两条翘起来的细长的辫子 蓝色的领结下引出两条黑色的皮质带子覆盖在蓝色胸围包裹的双峰上面, 下面是一圈黑色的皮带光洁的腹部完全暴露出来, 蜂腰上套着一条蓝色的仅勉强盖住翘起的臀部的超短百褶裙 双手上套着有金色花边的蓝色长筒皮手套双腿上是蓝色的长筒丝袜, 下面连着黑色高跟鞋脸上带着些淘气而阳光的微笑。 “不知道各位长官需要什麽特殊的服务吗……”两位前凸后翘的性感可爱的美女对屋子里的士兵笑道。 这些士兵经过长途跋涉到达这里,很多天没有碰过女人, 何况又是如此性感娇媚的两位大美女早已是垂涎三尺, 下身纷纷支起了帐篷。 “哼,真是不错的货色呢……”一个军官模样的人走上前来, 捏着两位美女的下巴看了看 然后对金发的美女说: “你叫什麽名字, 小姐”“长官我叫芙蕾,她叫丽蒂娅……”芙蕾媚笑着回答。 “好,就是你了,芙蕾,你跟我进来,各位, 这个叫丽蒂娅的小妞就归你们了。” 军官模样的人搂着芙蕾走进了卧室。 “好,你把身上的衣服脱了,到床上来……”军官模样的人淫笑道, 自己先脱光了衣服躺到了床上。 “好的……”芙蕾微笑着慢慢脱去自己的皮上衣和黑色的丝袜, 剩下红色的蕾丝胸围和三角裤然后用手在丝带处轻轻一勾, 它们便一下滑落到了地板上芙蕾身上一丝不挂地爬上了床, 握着男人高挺坚硬的肉棒对准自己的蜜穴慢慢插了进去。 “嗯……啊……”“来吧,让我好好开心一下??”“嗯……呀……噢……噢……”芙蕾开始在军官的肉棒上上下的摇动起来, 频率也越来越快。 “噢……啊……再用力些……对…就这样……”军官双手抓着芙蕾的腰部, 也快感十足的哼出声来。 “啊……啊……啊……啊……噢……噢……噢……噢……噢……”芙蕾一边加大力度, 一边不断的变换姿势由正坐改成了背坐,然后整个人弯下去, 背部靠在军官的胸膛上用力的让肉棒“撬”着自己的小穴。 “嗯!……啊!!……”十几分锺后,芙蕾双脸绯红, 轻轻地喘着气下身的蜜汁也不断地流出来。 军官抱着芙蕾的腰部,自己也用力的上下左右地晃动起来, 让双方的快感更加地强烈芙蕾的两个高耸的乳房随着身体的起伏剧烈地上下跳动着, 被军官一把抓在手里狠命地尽情揉搓起来。 “噢!……啊!……”芙蕾闭上了眼睛仰起头大声呻吟着, 一股热流随着肉棒一阵颤动一下注入了芙蕾的蜜穴里 乳白色的精液顺着她的大腿缓缓的流了下来。 “啊……差不多积够能量了呢……”芙蕾睁开了眼睛, 眼眸已经变成了猩红的顔色。 “呃!……”军官的脖子突然被芙蕾的双手卡住, 力量大的惊人没等他喊出声来,脖子就已经被拧断了。 “哼,结束了……不知道丽蒂娅那边怎麽样了”芙蕾从军官的身上起来, 走下了床将地上的衣服一件件地穿起来。 在另外一个房间中,三个士兵正在床上尽情的和丽蒂娅玩“三王一后”。 丽蒂娅也是全身赤裸的仰躺在一个人的身上, 那个人的肉棒正在她的后庭中用力的抽插一个人将她的双手拉着高举过头顶, 跪在她的头前将肉棒塞进了她的小嘴中,而另外一个, 则双手抱着她的两条玉腿跪着用粗大的肉棒在她的小穴中尽情的搅动着。 “呜!……呜!……呜!……”三个人的力量都很大, 把这个柔弱的小女孩捅得身体不停的前后上下的颤动 丽蒂娅的脸上腹部,下身和大腿内侧及后庭都流满了精液。 这三个人是已经是第二批了,第一批的三个在如此销魂的身体上足足射了三次才依依不舍的下去, 而第二批士兵早已迫不及待地从门外冲入将丽蒂娅身上的三个肉洞迅速的再次填满。 “呜呜呜!!……”丽蒂娅的脸上红霞密布, 身上已经是香汗淋漓眨动着美丽的大眼睛摇了摇头。 “嘿嘿,这小妞好象不行了啊要不要先停下来”一个士兵笑道。 “管她的,继续干,门外还有几批人等着呢, 最好把她给活活操晕过去这小妞真是不可多得的尤物啊, 哈哈?”另一个士兵淫笑着说身体颤动了一下, 第三次将浑浊的精液射到了丽蒂娅的小穴里。 突然,门外传来巨大的响动声,接着门开了, 芙蕾的身上沾了一点血迹手里拿着士兵用的光剑走了进来, 红色的眼眸看着正在丽蒂娅身上拼命抽插的三个人。 “喂,时间还没到呢……”一个士兵转头喊道, 哧的一声他的脖子已经被光剑切了一道口子, 鲜血一下喷涌出来接着,还没等剩下的两个人反应过来, 身上就多了两个血窟窿倒毙在了床上。 “呸!……呃……”丽蒂娅慢慢地坐起身来, 将嘴里大量的精液吐了出来 有些生气地嗔道: “咳!……真狡猾, 你只对付一个军官倒轻松却要我应付那麽多的士兵, 差点把我给活活捅死不公平……”“哈哈,大不了下次我们两个换一下就是了?”芙蕾眼里的红光已经褪去, 摸着丽蒂娅的头笑着说。 ……几天后,凌艳部队的地区长官看着十多个士兵和那个军官横尸在旅馆中的照片, 和两个女孩在现场留下的写有“B.S.M”的卡片 气得一下子全扔了出去。 “该死的,又是她们,在我的地盘上已经第二次了, 马上去通知特别捕获部队的人尽快把这两个女孩抓住, 记住要活的,我要把亲自把这两个该死的婊子活活的蹂躏到死!!”“是的, 我马上去办……”……在城市的另一端芙蕾和丽蒂娅正在街上走着, 突然从小巷里闪出几个人二话不说,捂住她们两个的嘴就拖了进去。 “呜!!……”两个美女惊讶地发出呜咽的声音, 芙蕾使劲甩脱了身后抓住她的男人看见小巷里有七、八个高大的男子, 手里拿着绳子围在她的周围丽蒂娅因爲力气比较小, 怎麽挣扎也无法挣脱扭住她手和捂住她小嘴的男人 正睁大着棕色的眼睛焦急地冲着芙蕾“呜呜”直叫。 “你们是什麽人”芙蕾不问也知道这是一群劫色的家伙, 其中的几个已经跟踪她们两个几天了。 “哼,大美女,乖乖的受绑作我们的性奴隶吧, 否则打起来伤到你的俏脸可就……”其中一个走上前用手摸了摸芙蕾的左脸笑道。 “啊!”没等他反应过来,芙蕾的一只玉腿已经踢到了他的脸上。 “该死,竟敢反抗大家上!”“哼,不知死活的家伙们……”芙蕾将皮带枪套中的两把手枪掏了出来, 对准了他们刚想开枪,小巷外面却正好经过凌美部队的大批士兵。 “不能被他们发现……”芙蕾看着外面经过的士兵迟疑了一下, 手里的枪一下被冲上来的人踢掉了。 “呃!……”芙蕾挡下了另外两脚,跳到半空中一个飞踢将两个人放倒, 落地的同时身体再优雅的一个回转一巴掌正扇在紧跟而上的男子脸上。 “别动,否则这位小姐可就……”一个男子捡起芙蕾的枪抵在了丽蒂雅的下身。 “哼……”芙蕾不得不停止了反抗,站在原地不动。 身后的人马上一涌而上,将芙蕾的双手扭到身后成“W”形, 双腿并拢的按在了地上将绳子套上了她的手腕和脚踝, 七手八脚地捆绑起来。 因爲芙蕾的身手很好,所以捆的时候格外的用力, 她的双手前臂被捆在一起后被向上拉到极致, 然后将手腕处的绳子绕过脖子到达前胸。 两个男人贪婪地一边捏着那高耸诱人的乳房, 一边将绳子缠绕在上面在跟部勒紧,然后再把绳子从胸部拉下, 中间打几个绳结把绳子分成几段勒过下身在蜜穴处再打一个大结然后深深地陷进两片阴唇之间。 捆绑胳膊的绳子被从两边拉到前面,穿过刚才腹部两个绳结之间的部分再拉回去, 将绳结拉成一个菱形。 这样从上到下在芙蕾的前面形成了四个漂亮的菱形, 她只要稍微往下拉一下手腕就会收紧勒着胸部和下身的绳子。 她的一双修长的美腿也被隔着白色的丝袜一圈一圈的以两股绳子爲一组靠在一起捆到了大腿跟部, 在地上扭动挣扎着。 “哼,好一对诱人的肉球和雪白的屁股呢,今天我们可以好好爽爽了, 不知道你的浪叫声是不是也和你的脸一样销魂动人呢哈哈哈?”一个男子蹲下来 一巴掌用力的拍在了芙蕾高高翘起的屁股上发出清脆的响声。 “啊!!……”接着,他拉住捆在芙蕾手腕处的绳子用力往下一扯, 带动勒着她高耸双峰和蜜穴口的绳子勐地收缩了几圈。 “呃!噢!!……”芙蕾的脸上泛起了红晕, 双目紧闭着大声呻吟起来。 “哼……既然被你们抓住了,就随你们高兴好了……”芙蕾的双眼中流露出一丝娇媚的神色扭动着身子娇吟道。 “哈哈,早这样不就对了”男子笑着示意把丽蒂娅也捆好, 然后用两条红色的丝带勒住了两个女孩的小嘴。 “呜!……”芙蕾和丽蒂雅被扔进了车后箱中, 然后盖上了盖子。 二十分锺后,她们被带到了一个地下的秘密据点中, 男人们把她们的双腿分开捆在一根横着固定在地上的细长铁棍上, 双手并拢捆好向后吊起让她们成身子前倾、高高撅着臀部的姿势。 “哈哈,弟兄们,这次我们抓到两个极品,大家轮流好好品尝一下吧!”带头的一个高大男人淫笑道。 房子里周围在玩弄其他被抓来的美女的几十个人马上聚集过来, 开始轮奸芙蕾和丽蒂娅首先的四个人亮出了自己经过特殊药品改造过的大得离谱的肉棒, 两前两后的分别插进了两个美女的小嘴和蜜穴里。 “如何,我的棍子味道不错吧”“呜!……”芙蕾和丽蒂雅的头发被抓着, 头被拉着前后的在男人的肉棒上滑动后面粗大的肉棍粗暴地撑开了两人还没湿润的小穴, 硬邦邦的长驱直入几乎直顶到她们的子宫里。 “呜!……啊!!……噢!!……”两位美女开始大声的呻吟起来, 身体也随着前后大肉棒的快速抽插而剧烈的颤动着 经常后面的用力一顶将芙蕾和丽蒂雅的身体一下顶得往前冲去, 伸入她们小嘴中的肉棒便一下戳到了她们的喉咙深处 而前面的用力一顶则让后面深入蜜穴的硬物差点把子宫给捅破。 “啊……忍不住了……要射了……”将肉棒伸进芙蕾口中的男子大声叫着, 将大量的精液一下喷在了芙蕾的嘴和喉咙里把她呛了一下。 男子的肉棒刚刚抽出去,芙蕾还没来得及吐出或咽下嘴里的精液喘口气, 下一个男人马上就提枪补上将她的小嘴再次重新的塞了个严实, 开始了新一轮的抽插。 “呜!!……呜!!!……呜!!……呜!!……”就这样, 在几十人的接力轮奸中芙蕾和丽蒂娅几乎没有片刻喘息的机会, 连续四、五个小时不停的呻吟着和剧烈地扭动着身体 身上满布的污浊浓稠的精液和汗水混在一起流得一地都是。 “好了,今天就先到这里……”六个小时之后, 轮奸终于停了下来芙蕾和丽蒂娅的嘴里和蜜穴及幽门中不断地往外倒泻出浓稠的白色精液, 高耸傲人的乳房上满是红红的手印微闭着无神的眼睛, 已经不知道第几次昏迷过去。 两个女孩这样被连续的轮奸蹂躏了三天,期间只被喂着吃了点东西和用水管向对马那样用冷水冲洗了身体, 有几次男人们干脆直接将水管插进了女孩的蜜穴和幽门中灌水冲洗 把她们冷得不停地打寒颤。 “大哥,我看这两个女的就留下来专门给兄弟们做性奴好了, 我们就不出售了吧”“哼就我们几十个如狼似虎的勐男, 迟早把她们活活操死还不如趁她们有一口气卖个好价钱合算, 反正美女有的是再去抓就是了,虽然很难找到象这两个那麽正点的……”(二)正说着, 突然外面一阵骚乱 在门口守卫的人跑进来大喊道: “不知道怎麽回事, 凌艳的大队人马开过来了我们赶快逃吧!!”“什麽!他们怎麽可能找到这来…别管这些女人了, 赶快从后门跑!”带头的男人大喊一声房子里的几十个人马上涌出了后门, 只是十几秒后凌艳的军队就创了进来。 “哦,果然是个贩卖女人的地下窝点呢,把这些女人通通都带回去。” 带队的是个黑色长发,带着两个白色的水晶耳坠, 身上穿着紫色开胸连衣紧身超短裙和紫色吊带丝袜及白色高跟鞋的女子。 “啊……看看这两个人是谁不就是我们要抓的B.S.M的那两个美女吗”女人发现了仍被绑在房子中央的芙蕾和丽蒂雅, 意外而高兴地笑道。 “哈哈哈,想不到杀了几十个凌艳的士兵,令地区长官头痛的两个美女竟然被奴隶贩子给抓了回来, 今天碰上正好省了我们特殊捕获部队的事了。” “你是谁”芙蕾擡起头问道。 “我就是凌美特殊捕获部队的其中一员,‘紫罗兰’琉媚, 落在我手里可有你们爽的了……”琉媚用手托起芙蕾的下巴笑道。 “哼……”……在琉媚的私人寓所的卧室里, 芙蕾和丽蒂娅的双手被背在背后交叉着吊捆在脖子上 双腿并拢的捆在一起一根绳子系在她们的背后将她们吊在起来, 只让她们的脚尖能够点到地面和那群男人的手法一样, 现在她们两个的手也是“牵一发而动全身”只要稍微挣扎, 就会连累到双乳和下身。 “算你们两个走运呢,我打算暂时不把你们交上去, 而是作爲我的私人玩物好好地先玩够了再说。” 琉媚手里拿着一根黑色的皮鞭坐在自己的床上笑道, 然后站起来慢慢地走到了两人的身边,用鞭子摩擦着她们高耸的乳房。 “啊……要蹂躏我们你就尽管动手吧,哼,我倒是很想看看, 所谓特殊捕获部队的人到底有什麽厉害的本事……”芙蕾擡起美丽的头高傲地笑了笑。 “哦……被那群男人轮奸了三天,没想到你还挺精神的呢好, 我就先把你虐到叫不出声爲止……”琉媚似乎被芙蕾的话激的有点生气了 半闭着眼睛笑道然后扬起了手中的鞭子,在空中划过了一道优美的弧缐, 闪电般地抽到了芙蕾那最敏感的高耸着的乳头上。 “呀啊啊!!!……啊啊……”芙蕾看上去被这一下抽的不轻, 整个身体剧烈地扭动起来头也勐地仰了起来闭起眼睛大声娇叫了几声。 “啊……啊……”“如何很过瘾是吗”琉媚将鞭子攥在手里, 用嘲弄的口吻笑着问道。 “啊……哼……毕竟是女人,力气那麽小,真让我失望呢………”芙蕾擡起头, 睁开一只眼睛笑道。 “竟敢小看我!”琉媚生气了,又一下重重的抽在芙蕾的另一边乳尖上, 清脆的响声在房间里回荡着。 “啊呀呀呀!!……呃……”芙蕾又一下的触电搬的全身颤动着, 因爲只能脚尖勉强触到地面所以身体在慢慢的不受控制的旋转起来, 两边的乳头处都留下了红红的印痕。 “还有呢!……”琉媚说着挥舞着鞭子,一下下重重抽在了芙蕾裸露的身体上, 大腿和腹部胸前很快留下了四,五道鞭痕,接着, 她走到了芙蕾的身后笑着朝她高翘性感的臀部上就是一下。 “啪!”“呃啊!!……”芙蕾的臀部被重重地一抽, 马上惊叫着向前缩了进去留下了红印的雪白的屁股在有弹性的上下颤动着。 “呵呵呵,真有弹性,感觉很不错呢”琉媚大笑着更加用力地朝芙蕾的臀部抽去, 每一下都把芙蕾抽的缩起屁股整个身体勐地向前弓起 绳子被拉动后急剧地收紧,将芙蕾那高耸的双峰勒的磙圆硕大的上下乱晃。 “啊!!……啊!!!……噢!!!……啊!!!”芙蕾雪白的臀部一下就被抽的布满了长短不一的红印, 就在她低着头喘息的时候突然感到幽门一下被撑开, 塞进了什麽硬邦邦的粗大的东西。 “啊!!……什麽东西!”芙蕾感到什麽东西滴在了自己高翘不满鞭痕的屁股上, 马上火辣辣地痛起来。 原来琉媚将一个顶部连着装有辣椒水的鈎型装置插进了芙蕾的幽门里, 折上去连着的漏斗口正对着下面的屁股肉里面的辣椒水就定时的一滴滴地落在被鞭子抽过的伤口上。 “啊!……呀!……”每滴一下,芙蕾的臀部都颤动一下, 但是因爲是安插在她的幽门里所以无论她怎麽扭动臀部都无法躲避滴下的辣椒水。 接着,琉媚又绕回了芙蕾的前面,她将一副下端连着金属棍向前延伸至乳头的乳铐铐在了芙蕾的乳根, 然后微笑着拿出一个小瓶子用里面的药水在两粒乳头和周围涂了涂。 “啊……好凉……”芙蕾被冰冷的药水冷的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是防火用的药液,能够防止你的皮肤被火点燃烧起来, 但是却无法消除高温带来的灼热的痛苦。” 琉媚这才将两根红蜡烛取出来,一左一右固定在了金属棍上面, 蜡烛头正好和乳头对齐。 “下面,知道我要做什麽了吗”琉媚阴阴地笑了起来, 手中已经打燃了火焰慢慢地朝两根蜡烛的烛芯靠近。 “啊!!……呀!!……不要……”芙蕾摇着头挣扎着向后退去, 但是被琉媚一把抓住了乳房拉了回来。 “从现在开始,你就尽情的惨叫吧,希望被把你那可爱的小乳头给烤熟了, 哈哈哈!!……”琉媚大笑着点燃可蜡烛窜起的勐烈的烛火一下就将上面紧挨着的芙蕾的乳头给吞没了, 擦了药水的乳头在火焰中发出烤肉般的吱吱的声音 冒出一阵阵白色的烟。 “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芙蕾睁大着美丽的蓝色双眼, 发疯似地不停着甩动着身体撕心竭力地大声惨叫起来。 “啊!芙蕾姐!!快停下!!”在一边的丽蒂娅看着惨叫不止的芙蕾, 担心的对琉媚喊道。 “哼,别急呀,好好欣赏她的样子吧,等下就轮到你了, 我还有新的玩意在等着你呢小美女……”琉媚托起丽蒂娅的脸笑道。 “啊………啊………啊………”芙蕾的整个乳房因爲高温都红了起来, 乳间处更是不断地滴下汗水和不知是油还是药水的混合物 终于在几分锺后,把蜡烛给浇灭了,芙蕾的身体一下滩了下去, 乳头被烤的通红的在冒着细细的白烟。 她的全身已经全是淋漓的香汗,蜜穴里也早已湿漉漉地一片, 蜜汁顺着大腿流了下来。 “哈哈哈,可惜这次忘了用防水的蜡烛呢便宜你了……”琉媚笑着用手去摸了摸芙蕾的乳头, 却被烫的缩了回来。 “好烫呢,该不会真的被烤熟了吧哈哈……”琉媚将手指伸进嘴里吸吮着笑道。 “啊……啊……”芙蕾娇喘着慢慢擡起了头, 胸部剧烈地起伏着。 “看样子差不多该到高潮了吧出来吧,暴茎魔人??”琉媚说着身后出现了一个高大的男性身影, 处于若隐若现的灵体状态。 这个大陆存在着许多魔物,其中的一些只要与之建立特定的契约, 就可以将之变成自己的依附兽可以随时召唤出来。 “暴茎魔人拥有可以自由变形的阴茎,可以从性交中吸取能量成长, 并可以将性交时的感觉完整地传递给主人是非常稀有的品种哦, 今天就让你尝一下他的厉害。” 琉媚妖媚地笑道。 暴茎魔人从琉媚身后走了过来,来到了芙蕾的面前, 他下身那根粗大的阴茎就象章鱼的触手一样一下伸长变粗随意的扭动起来 碰到芙蕾的身体后开始兴奋地变成了红色。 “啊……啊!……”他将芙蕾腿上的绳子一下切开, 从后面抱着芙蕾的双腿盘在自己的腰间然后对准芙蕾的蜜穴, 粗大的肉茎旋转着一下钻了进去。 “呀啊啊!!……呃!!……啊!!”芙蕾被捅的大声呻吟起来, 肉茎在她的小穴中做着普通男人做不到的事情 象泥鳅一样任意的旋转扭动。 “啊……啊………”与此同时,琉媚坐在床上, 双手放在自己的私处也开始愉悦的呻吟起来现在魔人在芙蕾体内抽插所获得的快感完整的传递到了她的身上, 让身爲女性的她有机会体验到男性在性交中才能体验的快乐。 “什麽……啊…………啊…………呀…………”芙蕾的身体随着魔人的快速抽插有节奏的前后晃动起来, 蜜穴被不断变粗的肉茎撑的越来越大大量的蜜汁被它在收缩时带了出来。 “啊………这样下去……要……爆了………啊啊啊啊……”芙蕾整个身体被粗大的肉茎高高地顶了起来, 在半空中发出娇媚地喊声。 “哈哈哈,来吧,给她最后一击!!”琉媚兴奋地喊道, 只见魔人的肉茎根部开始涌动着什麽东西隆起一大团, 马上就要在芙蕾的体内喷发出来。 这时候芙蕾的嘴角却露出了一丝微笑,双眼变成了绯红色, 魔人突然全身痉挛了一翻完全停了下来,然后将粗大的肉茎缩回原状从芙蕾的体内退了出来。 琉媚在接近高潮的时候,传递过来的快感突然消失, 惊讶万分地看着魔人。 “怎麽回事爲什麽停止了”“不好意思呢,他现在听我的了……”芙蕾身上的绳子被魔人给解开了, 微笑的看着琉媚。 “我有能同化魔物的能力,不过你现在知道已经太迟了, 该让你自己尝尝魔人的威力了?”芙蕾说着给了魔人一个手势, 魔人便重新暴起刚才没得以发泄的肉茎朝床上的琉媚走了过去。 “该死,别过来!”琉媚身上只穿了紧身的蕾丝内衣和紫色的吊带丝袜, 手中没有任何武器正面打绝对不是魔人的对手, 所以她一跃而起想跳过魔人的头顶逃到外面去拉救兵。 “想跑吗……没那麽容易吧”芙蕾笑了笑。 果然,魔人一把伸出手抓住了琉媚的右脚踝, 将她整个人从半空中给拉了下来重重地摔到了地板上。 “啊………”琉媚趴在地上,慌乱中回过头一看, 魔人那根粗壮的肉茎正扭动旋转着朝自己的下身狠狠地插了过来。 “呀啊啊…………”……一个小时之后,两个身穿凌艳部队军服带着头盔遮住面容的人拖着一个大箱子从琉媚的私人寓所中走了出来, 很快消失在了路的尽头。 “芙蕾姐,我们怎麽处置这个琉媚呢”其中一个人把头盔往上移了一下, 露出了一双美丽活泼的大眼睛正是丽蒂娅。 “当然是关起来慢慢地玩了,有个凌艳部队的美女军官做性奴很不错吧自少我们就不用光单调地相互……”芙蕾眨着绯红的双眼笑道。 她们回到了在这个城市里新开辟的秘密居所。 “好了,看看你的新家吧,琉媚”芙蕾打开了箱子。 “呜……呜……”箱子里,琉媚的双手被在身后呈“W”形捆吊在脖子上, 双腿并拢弯曲的大小腿捆在一起再靠到胸前和身体绑紧 嘴里塞着自己的一大团丝袜外面再用另一条丝袜给系上了, 整个人被捆的缩成一团禁锢在箱子里。 她的身上,到处是浑浊的精液,蜜穴和幽门中被插上了特大号的按摩棒用绳子勒住。 因爲被魔人的肉茎和终极喷射操的差点小穴爆裂, 整个人还处于一种比较虚弱的状态双眼惊恐而无神的睁着。 芙蕾将她抱了出来,把将她双腿和身体捆在一起的绳子解开, 再把大小腿分开把她放到了一张特制的床上, 再在她的脖子上套上了一个银白色的项圈在脚踝处锁上了一个镣铐分别锁在了床头和床尾, 让琉媚的身体几乎只能这麽蹦直着躺在床上。 “来看看我们的新玩具……嘿,好大的胸部呢”丽蒂娅调皮地将琉媚的乳罩退了下来, 用手指捏着两粒饱满的乳头拉长来再弹回去。 “呜!!……”琉媚扭动着身子呻吟着,只能任由不久前还是自己阶下囚的女孩玩弄自己性感的身体。 芙蕾拿过了一瓶营养液挂在床头,将连出来的吊针刺进了琉媚丰满的右乳之中。 “呜……”琉媚痛的呻吟了一声,不知道这两个外表看起来性感而清纯的女孩会怎麽处置自己。 “听好了,从现在开始,你就是我们两个的终身性奴, 之前你在我身上玩过的那些花样还挺有新意的 以后就看看我们两个厉害吧”芙蕾趴在琉媚的身上笑着说。 “呜!……呜呜”琉媚似乎一副很不情愿的样子, 当然了以往总这句话总是由她说的,但是现在, 习惯了虐待美女的她却变成了两个年轻女孩的玩物“来 丽蒂娅别着急,我们先去洗个澡在说吧,这几天身上脏死了……”芙蕾笑着拉起了看起来似乎有点依依不舍的丽蒂娅的手, 两个人说笑着走进了浴室。 “呜……”现在只剩下琉媚一个人被禁锢在床上, 身体一点也动不了她看了看房间的四周,布置中除了带有着女性特有的温馨感之外, 床上和墙上还放着或者挂着一些或扎好或散开的各种顔色的绳子 另外还有不少两个女孩分别被绳子捆着和一些美女被全身紧缚堵嘴的照片或招贴画。 原来这两个女孩虽然外表看起来清纯甜美,实际上却有着特殊的爱好……。

上一篇:淫魔榨精 下一篇:阿拉丁与神灯不得不说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