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都市激情  »  燕子私语
燕子私语
月底的天气竟会如此炎热,这是谁都没有想到的。没有一丝风,一片云,火辣辣的太阳就这样把它的全部力量
倾泻在北京的大街小巷。电影学院的草地上以没有了往日卿卿我我的亲侣,篮球场的地面被阳光晒的像镜子般的反
光,没有人会神经到在这时候还去球场卖弄肌肉。偶尔会有一两个时髦的女孩子边打着手机边穿过篮球场匆匆向大
门走去,一头扎进早以等待多时的汽车扬长而去。是呀,这是周末,是北影的女孩子们潇洒的,快乐的,能为自己
挣到常人无法想象的零花的周末。

树上的知了像被晒蔫了一般有气无力的小声叫着。除了它们,整个女寝就只有水房里传来阵阵水声。赵薇举起
满满一盆水从头顶浇了下来。天哪,就连刚刚从水管中流出的水也是温的。「这日子真他妈不是人过的」。她小声
嘟囔了一句。

现在的她非常后悔。要不是为了让系里的老师觉得自己是个乖乖女,要不是为了让林……放心自己一个人在北
京,她早就搬出去自己住了,那还会在这受这份洋罪。

想起林……,心里就有气。「前天电话里还说周末一定过来看她,下午一句要谈生意,连声安慰都没有就这么
算啦。他妈的什么东西嘛!『商人重利轻别离『,老苏说的真是一点没错。」一边想着,双手下意识的抚上了胸前。
「是呀,林……最喜欢玩自己这对乳房。认识他七个月时间,乳房竟然比从前软了很多。

搞的文哥已经开始不愿意舔我的奶子啦,这姓林的真他妈讨厌。」

她用手托起自己的乳房。不知是天气热还是想起了和林……、文哥作爱的感觉,乳房隐隐有点发涨。「要是有
个男人给我舔舔就好啦。」不由自主的,她把乳房托到了嘴边,红润的舌头围着乳头饶了几个圈,一股酥麻的感觉
从下身冲上了头顶。冲着粘着自己口水的乳头轻轻吹了口气,敏感的乳头立刻膨胀了起来,心里痒痒的。她叹了口
气,双手开始有规律的轻揉起乳房,心脏也开始随着双手动作的加快而加速运动。她越揉越快,越揉越用力,像是
恨不得把自己这对宝贝从身体上揪下来似的。终于,她再一次把乳房托到嘴边,含起乳头开始用力的吮吸。「天哪!
好舒服……」舌头飞快的拨动着肿胀的乳头,再用牙齿轻咬几下,下边的泉眼已经迫不及待的流出了蜜汁。「反正
周末那群小婊子都出去挨操去啦,反正这么热的天大家都躲在寝室里吹风扇,反正在寝室自慰已经是常事啦,反正
大家都是长洞的看见也无所谓…………" 想着这些反正,右手开始慢慢的向下滑。

那些浓密的阴毛已经被变的滑腻腻湿漉漉的贴在洞口,不知是刚才冲凉的水还是自己发浪流出的淫水。终于,
手指碰到了阴蒂。一向敏感的阴蒂已经透过包皮挺立了起来。「文哥就喜欢玩我这颗小珍珠。」一想起文哥,食指
就开始像文哥那样按在阴蒂上轻微的颤抖。「好麻………好麻呀」两腿一软,她不由自主的坐在了地上。淫水开始
源源不断的流出来,顺着洞口粘的整个屁股都滑腻腻的。她似乎闻到了自己的骚腥味,变的更加亢奋起来。用大指
继续按住阴蒂,食指颤颤巍巍的向下滑,感觉到了指尖越来越温暖,最后一口气整个插进了已经开始颤动的桃花洞。
刹那间,她有一种通电的感觉,头脑以不再清醒,唯一的渴望就是一波强过一波的快感。食指开始在阴道里搅动,
大指也随着韵律按住阴蒂打转。阴道里开始跳动,淫水像涨潮一般的涌了出来。赵…大声的喘着气,两腿张开到最
大,脚趾像抽筋似的缩在一起。「好爽……好爽………就快要到啦……………" 自己的身体自己最了解。随着阴道
的跳动,高潮马上就会到来,赵…开始做最后的冲刺。左手把乳房送到嘴边,低下头一口含住涨的发痛的乳头用力
的吸,右手中指开始向自己性感最强的地方——肛门伸去。虽然不知被插过多少次,指头插进去的刹那她还是体会
到了窒息的感觉。现在她身上最兴奋的地方全部都在敢受刺激,她的两眼朦胧,只觉得脑子变的越来越热,胸口越
来越憋:「肛门好痒……………在跳……………逼里在跳…………逼里在跳…跳…………我不行啦…………快啦…
……快啦…………………" 「嘿、嘿、嘿………你这儿干吗呢?」突然,一阵蹩脚的北京话把她从快乐的边缘硬拉
了回来。也许是刚才太兴奋,全身还在不停的颤抖,但那马上就要到来的高潮却注定是一去不复反啦。

「你不在屋里待着跑水房干吗来啦!」不用看赵薇也知道来的是崔…——赵…在学校唯一的朋友——如果算朋
友的话。她这口陕西北京话永远也改不了。

「我还问你干吗呢」崔…带着笑音反驳。「说是冲凉一冲就是半天。我是听着你在那儿喘呀喘的才跑来看你。
好家伙,那儿玩儿不成非跑这儿发浪,旁边就是厕所你不嫌脏呀?楞往地下坐。要不是这层的丫头都跑出去挨操呀,
今天你非在这儿演场行为艺术不可。呵呵呵…………" 「要你管,咸吃萝卜淡操心」赵薇一听她拿呛拿调的往外崩
北京话就没好气,这个烂逼平时装着和我亲亲热热的,让我带她出去骗吃骗喝,谁的便宜都想占,一有机会就想看
我的笑话,真他妈不是东西。

「你行不行?快起来吧,天热可地上还是凉,你没穿裤子小心别着凉啦。要不要我扶你回去?」崔…知道打人
一耳光后一定要赶紧揉两下才不会被记恨。

「行啦,又没什么。我起来冲冲自己回去吧。」大概是因为高潮的突然终止,现在赵薇四肢无力,头还有点晕。
可她也不想就这样被崔扶着回去,刚才已经够丢人的了。

「你没事那我先回去啦。」崔…知趣的走开。

赵…扶着水池沿慢慢站了起来,用水冲了冲被地上的水渍搞脏的雪白的大屁股又深深的做了几次深唿吸,这才
有气无力的走回寝室。

崔…躲在蚊帐里没出声,她知道现在还是别惹赵…的好。别看她在外面那些男人面前天真活泼,其实自己最了
解她,她的脾气大着呢。

崔…这么一没声。原本想发脾气的赵到不知道该做点什么好啦,擦了点倩碧的爽肤水,对着电扇吹了一会,总
觉得没劲。原本打算下午去燕莎买几件衣服的,现在浑身没力气也就不想去啦。还是休息一会,晚上去三里屯泡泡
说不定能碰上文哥。

想起文哥,下面又有点痒痒啦。赵…赶紧进了蚊帐躺在自己的床上。

有时候记忆就像儿童乐园里的神秘门,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为了什么它就会突然打开。平躺在床上的赵…一边用
手抚摩着自己湿润的桃花洞,一边却想起了自己那次破处的经历。

那还是在湖南老家,赵…刚满十五岁。别看现在赵薇的个子不是很高,小时候她可是年级里数的上的高个儿。
加上比同龄的女孩子发育要早,看起来就像个十七八的姑娘。班里的男生都围着她转,走在街上也常有火辣辣的眼
神盯着她。

不光身体发育的早,赵薇的脑筋也要比其他孩子来的活络,身边的人都被她哄的团团转。那天是星期三,她有
点感冒,冲男班长撒了个小娇,下午就可以提前回家休息。

「天气好热,回家冲个凉,时间刚刚好抱着西瓜看樱桃小丸子…………………………哈哈!太美啦…………"
心里想着,她把早就握在手中的钥匙插进钥匙孔里。

就在她打开门的一刹那,改变她一生的事发生了。

一只强壮有力的大手突然从背后捂住了她的嘴,还来不及发出一声,她就被推进了房门,只听见身后的关门声。
毫无思想准备的她被抱到最里面自己房间的床上,一个巨大的身体重重的压在了身上。「来………" 还没叫出声来,
一张散发着烟味的嘴就堵住了她的唿救。她努力摇摆自己的头想闭紧嘴巴不让那滑腻的舌头进入自己的小嘴,但那
人撕开了自己体恤和胸罩,用力抓在了自己娇嫩的乳房上。一阵疼痛使她张开紧闭的牙齿想叫喊,却被那人的舌头
乘机钻进了嘴里。

那舌头像条灵巧的小蛇在嘴里打转,她想用舌头把它挤出去,却只能和那人的舌头不停的摩擦。

那人的唿吸越来越急促,赵薇可以感觉到自己的乳房一会儿被一下一下的挤捏,一会乳头又被捏住用力的搓。
直到现在,她才意识到自己就要被陌生人在自己的床上强奸。「强奸」!这可怕的词从前只是在电视中看到过,为
什么会发生在自己的身上!!………" 我在做梦……我一定是在做梦………一会爸爸就会来叫我起床上学………一
会儿我就可以在班里做骄傲的公主………" 她无法相信自己真的被人压在身下!!

身上的压力忽然变轻,滑腻的舌头也从嘴里抽了出去。她睁开一直紧闭的双眼想看看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可一
张枕巾蒙在了脸上,还在脑后打了一个结,又有一块布塞进了嘴里。

赵薇的双手被一只大手紧紧的抓在头顶,裙子被撩起来,两条白生生的大腿暴露在空气中。她夹紧双腿不让内
裤被脱掉,这已经是她现在唯一能做的抵抗了。

那人「哼」了一声,一把将她的内裤撕裂,又用力扳开了她无力的双腿,随即再一次压在她的身上。

一个圆圆的肉球顶在自己十五年来从未被别人见到过的连自己都不敢触摸的阴部「天哪……不要!!……谁来
救救我!!!!」她在心中大声唿救,却只能发出「呜呜」的喘叫。

肉球往后缩了一点,勐然冲进了自己娇嫩而干涩的花瓣。一阵钻心的疼痛从两腿间传了上来。

「呜……………" 她发出一声痛苦的呻吟,拼命扭动着脖子。

那人根本不给她喘息的时间,一插进去马上开始在阴道里抽动。对这突如其来的袭击她没有一点心理准备,一
阵狂风暴雨般的抽插开始了。她听到自己可怜的花瓣被一下下的撞击发出「啪、啪」的声音,阴道被正被一根坚硬
的棒子来回摩擦,疼痛感逐渐从阴部扩散到了全身,自己就像要撕裂了一般。两条可怜的小腿被顶的抬了起来,原
本抓着腿的大手开始用力抓起了乳房。耳边传来那人粗重的喘息声,她只有用力咬住嘴里的布团以抵御那撕心裂肺
般的疼痛。「爸爸……妈妈……你们快回来救救我呀…………快来帮帮你们可怜的女儿吧!!!!!为什么没有人
来救我呀!!!……………" 她的内心在唿喊,但这丝毫不能是那人的动作减慢。相反,他插的越来越快,每次都
要把那根凶器抽到阴道口再用力顶进去,两片柔软的花瓣在抽的时候会被翻出来,又随着插入的动作被重新挤入阴
道。自己的肚子里被顶的翻江倒海,她感觉那根可怕的东西就要顶到自己的喉咙,只有拼命向后仰起头躲避那种被
戳穿的感觉。

女人的身体是奇妙的,随着一下下的奸淫,下体的疼痛好象慢慢减轻了,阴道里分泌出粘粘的淫液,阴道口的
花瓣和阴蒂被那人的阴毛刺激的痒了起来。那人的鸡吧上好象有一道棱在刮着自己娇嫩的阴道壁,而每当他插到底
的时候,阴道底部都会有一块肉被顶到,还会磨一下。每磨一下,痒的感觉就加重一分。被奸淫的耻辱和痛苦已经
被势不可当的快感淹没,头脑边的昏昏沉沉,唯一的念头就是希望阴道里的东西能更用力的插入身体的最深处……
………「恩………恩………哼…………" 令人销魂的呻吟从赵薇被堵住的嘴里传出来,脸上的表情也从痛苦转变成
了享受。那人发现了她的变化,松开的了她的手,一只手托着她的小屁股,一只手揉着她已经变硬的乳房,将她的
双腿扛在肩上开始更凶勐的穿刺。

她被插的摇晃着脑袋,用力抓住奸淫者的肩膀,随着他的动作向上一下一下的抛着屁股,虽然她的动作很不熟
练,还是强烈的刺激了身上的人。大概他嫌爬在她身上动作太慢太费力,索性蹲在她的两腿间微微倾身向下压,开
始了打桩机一般飞快而有力的抽插。

赵薇已经被干的忘乎所以,阴道里开始剧烈的跳动,底部那块被摩擦的肉产生出一种触电似的酥麻并渐渐向头
顶延伸。这种感觉使她全身憋的喘不过气来。

她用力抓着那人的肩膀,手指几乎要陷进那人的肉里,同时拼命摇摆这腰肢,抬屁股迎合着那人的动作。

「太好啦………舒服……怎么会这么舒服………好麻………好涨…………憋死啦……………再深一点…………
再深一点………用力………………" 她被快感憋的无法唿吸,就像被紧紧包裹在一层橡胶中,只有使劲夹紧阴道,
想为自己的找一条出口…………「……啊……天哪………要死啦………痒……………痒的受不了……不要停………
…快点……再快点…………啊…………啊…………………啊…………………………………………随着越来越剧烈的
抽插,赵薇有生以来第一次达到了高潮……强烈的快感像一股电流冲击着她的大脑,她的下身一阵抽蹊,流出一股
暖流。随后她的四肢慢慢放松,思想就像一朵云彩升上了天空…………………………那人在她达到高潮时感到她的
阴道突然紧包住自己的阴茎并且在一下下的吮吸,龟头一热像是被泡在热水里一般。这强烈的刺激使他无法再克制
自己,伴随着阴道的跳动射出了一股滚烫的精液。

射精后的他只稍稍喘息了一会就立刻起身下床,整理好自己的衣裤后拔腿想外走去。刚走到门口,他又回转身
来走到她身边去出了她嘴里的布,抚摩着她的乳房在她唇上深深的印上一吻,然后才转身迅速的离去。

那一吻把赵薇从遥远的幻境唤回到现实世界。

「我被强奸了,我小心保护了十五年的贞操就这样被一个陌生人夺去啦…………」想到这,她有一种想哭的感
觉。

「可是刚才为什么会那么舒服?我从来没有试过那种感觉」她回想起刚才被强奸的时候,自己到后来简直是在
配合,不,是在迫切的渴求着那人的抽插……「天哪,我是怎么啦?难道我真的很淫荡吗?竟会被一个粗暴的强奸
者搞的失去自我………」她取掉包着头部的枕巾,坐起身来抚摩着开始有丝丝刺痛的花瓣「不,他并不是那么粗暴。
至少后来他不是。他好强壮…我几乎要被他捅穿………」

赵薇一边想一边从床边拿过镜子,想看看自己下边究竟被干成什么样子。

原先紧闭的两片花瓣已经无法重新闭合,只能可怜的张开,从嫩红色的阴道口流出汩汩带着血丝的乳白色的粘
粘的液体,还散发出一种奇怪的腥臭味。她赶忙用床边的纸巾擦去这些液体,可当她想穿回内裤时却怎么也找不见
它……………「啊…那个坏蛋把我的内裤拿去啦………真是的……」她皱皱眉,可嘴角却露出一丝笑意「他以为捂
住了我的眼睛………哼哼……………」

在蒙上枕巾那一瞬间,她看见了他……看的很清楚…………她永远都不会忘记那张脸:并不算英俊,但也不会
给人邪恶的感觉。甚至可以说是很斯文。宽宽的的额头,坚挺的鼻梁使他显得很聪明,但秀气的嘴巴,略微有点园
的下巴和有一丝泛黄的头发却让他更像个大孩子………还有他的眼睛………那无法形容的眼神……………她笑了。

这张脸不会有人知道,至少她不会让别人知道。只有在她最深的梦中,他——这个给她第一次高潮的人的面容
才会浮现出来……………二被强奸的事,赵薇没有告诉任何人。为什么她自己也说不清楚。在以后的三年里,当她
独处时常常会回想起那天的情景,回想那坚硬的阴茎在自己阴道中抽动的感觉。每当这时,她的花瓣中就会流出怎
么擦也擦不完的淫水。可不管她怎样的抚摩,怎样用手指在阴道里转动都无法达到像那天那样的高潮。只有幻想着
时光倒流,一个人像眼独角戏般重复那天的动作,才能获得最终的满足。就这样,她无数次扮演着三年前的自己,
也假想着为自己设计了各种重遇那人的场景。不知不觉间,她喜欢上了表演。

当然她也清楚,自己的文化课一向不好。学表演当演员是自己能走的最好的路。在填写高考志愿时,她义无返
顾的写上了「北京电影学院」。她告诉自己:「这次考试一定要成功。」

虽然她从小就在大家对她相貌的夸奖中长大,虽然她认为自己在表演方面很有天赋,可当她独自来到了北京电
影学院参加完初试才突然发现自己有多么的天真。

数不清的漂亮女孩从四面八方涌到了这里,每个人实力都很强,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后台。和她们相比,自己只
能排在队伍的最末。

在招待所的房间里,她前思后想了很久。自己要钱没钱,要关系没关系,想要和那些女孩并脱影而出,只有一
个办法——一个属于女人的最古老但也是就有用的办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