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武侠古典  »  征服石女
征服石女
「陛下,兰都今年粮食收成减半,无法交够数。」

「陛下,金陵郡洪水泛滥,急需派人治水,陛下,看,派谁去啊……」

「陛下……」

蒋莲坐在龙椅上,听着下面文武百官的早朝进言,听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的说这灾那难,又是这里发大水,又
是那里传瘟疫,她才明白,皇帝绝不是好当的。

第一天上完早朝,蒋莲刚想休息,回到已经属于了自己得御书房,却看到随从的公公命人抱来了一摞奏折,放
在了桌子上,那公公掐着兰花指,用他不阴不阳的声音说道:「陛下,这些奏折,你得批阅了。」

蒋莲皱眉问道:「难道这些都要我来批阅?」

「是啊,陛下,现在你已是一国之君,这些奏折和日常的事宜,都要经过你批准才行。」

那公公点头说道。

看着这个公公年纪比自己还大,而且很忠心,蒋莲不忍训斥他,只能埋头批阅气了奏折,这一埋头批阅,竟然
一下到了深夜,看到奏折还剩很多,蒋莲在没心思批阅了,她也知道为什么完颜伦会病死,看样都是这样劳累成疾,
才暴病得。

一连当了五天的女皇帝,蒋莲每天就是上早朝,听取文武百官报告各处的情况,接着是埋头批阅奏折,每日都
忙得不可开交,连与李虎欢爱的时间都没了,她越发的感到做皇帝没有一点快乐,更没有任何的自由。

「坏人,你每天都来找我,到底想干什么?」

完颜可欣在自己宫内的花园里,脸红的不敢去看李虎。

李虎与她靠的很近,若不是有丫鬟在完颜可欣身边,他恨不得抱着这个美女好好临宠一番,看着她,李虎轻笑
道:「就是想找你聊聊天。」

这三天来,李虎每天都会来完颜可欣的宫中喝上一杯茶,和她聊些好笑的事,就会离开,完颜可欣明白李虎的
心思,但是她心中那个苦,根本不是一般人能受到的。

「你不陪萍儿她们,哼,老往人家姑姑这里跑,也不怕别人说闲话。」

完颜可欣像个小女孩一样的娇真道。

她和李虎相差好多岁,但是自从和李虎认识,她觉得自己好像年轻了许多,喜欢和李虎在一起聊天,喜欢他说
些流氓话刺激自己。

李虎摇头笑道:「她们都很大度的,都在鼓励我,好好追求你呢。」

「去,不许乱说,让人听到了,你让我怎么做人啊。」

完颜可欣脸更红了。

李虎这时却直勾勾的看着她,轻声说:「我喜欢你,没有法则规定,男人不能喜欢一个女人吧。」

完颜可欣的脸上现出了暗伤的神情,她失神的看着面前的花池子,呢喃道:「你不能喜欢我,我也不是你要喜
欢的那种女人。」

「为什么啊,我就喜欢你,想让你做我的女人。」

李虎很大胆的直说道。

他的话一出口,却看到完颜可欣眼中噙满了泪花,他知道完颜可欣是万中无一的石女,她一定以为自己不能享
受女人的权利,但是李虎查阅过了古书籍,当中有石女的介绍,只要找一个有至阳之力的男人破开她的石门,便可
让她做回女人,而李虎自认为自己就是那有着至阳之力的男人。

「你们都下去。」

完颜可欣冷冷的说了句。

那些丫鬟立刻退了下去,看她们走了,完颜可欣转身凝视着李虎,呜咽道:「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要
喜欢我,你知道我是什么女人嘛。」

李虎一脸认真道:「我知道,我都知道,你是石女,天生不能和男人发生那种关系。」

「你都知道,那你还来找我干什么,故意想伤害我吗?」

完颜可欣瞪着李虎,哭嚷道。

向前一把搂住她的腰,完颜可欣扭捏的抗拒了下,却没李虎力气大,被他粗鲁的抱在了怀里,脸上挂满了红晕,
眼中噙着泪花的她,让任何人看了,都想去好好怜爱她。

「听我说,可欣,我有法子让你做真正的女人,为了你,我查找了很多药书,只要你愿意,随时我都可以让你
享受女人应有的快乐。」

李虎诚恳道。

可欣,这个名字叫的多么亲昵,完颜可欣第一次被一个男人这么抱着,也是第一次听到一个男人对自己这样直
白的表露爱意,她曾想过,自己是石女,或许这一生,只能会权利地位去奋斗,但是如今,李虎说有法子让自己变
成真正得女人,她迷茫却又不怀疑他的话。

「真的吗?」

完颜可欣抬头问道。

李虎重重的点着头,柔声说:「我不会骗你,可欣,答应我,做我的女人。」

看着李虎一双深邃坚定的眼眸,完颜可欣迷惘了,心里纠结的想要抗拒,但是那抗拒来的却是那么弱小,脑中
两个声音争斗了起来。

「可欣,接受李虎的爱吧,他是一个值得你爱的男人。」

「不,可欣,不要相信他的话,所有男人都是想骗女人的身子,他得到了你,就不会在真心对你。」

完颜可欣看着李虎,许久才点了点头,一脸嫣红是如此的诱人,李虎忍不住低头吻住了她的唇,伴随着她的嘤
咛一声,李虎霸道的吸咬着她的下嘴唇,双手更是大胆的在她翘股上捏按。

好一会的被强吻,完颜可欣推开李虎,惊愕的看了看四周远处,急道:「你……这里会有人看到的。」

李虎猥琐的笑道:「那老婆的意思是,去你的寝宫里喽。」

「谁是你老婆啊,坏人,就会动手动脚。」

完颜可欣嘴上说着,转身却往寝宫方向走了回去。

李虎忙跟了上去,看着她丰腴的翘股,李虎伸手又是一阵捏按,到了寝宫前,怕被人看见,才不再逗完颜可欣,
进了寝宫,完颜可欣立刻喝退了所有的下人。

偌大的宫殿安静的很,完颜可欣一直走到自己的卧房,还没等李虎进来,就要把门关上,李虎推开门,不解的
看着她说:「怎么,要拒我于门外啊。」

完颜可欣低着头娇声说:「你跟着进来干嘛。」

「哦,进来欣赏欣赏你的卧房。」

李虎昂头说道,背身关上了门。

此情此景,完颜可欣知道自己已经没有任何退路了,但是一想到马上要和李虎修成夫妻之好,她的心就扑扑跳
了起来,看也不敢看李虎,直奔床榻而去。

看着完颜可欣钻进了被窝,把自己盖得严严实实的,李虎环顾完她的卧房,走过去,拍了拍被子,笑道:「你
这是做什么啊?」

「我要睡觉。」

完颜可欣的声音从被子里传了出来。

看她如此好笑,李虎知道她是害怕,也难怪她,完颜可欣还是个黄花大闺女,虽然已三十有余,对男女之事,
却如同一个小女孩一般,根本不知道男欢女爱是怎么回事。

想到自己这一生还能和一个石女有这么一段云雨之欢,李虎迫不及待的退下了自己身上的衣物,赤身掀起被子,
也钻了进去,双手更是肆无忌惮的搂住了背对自己的完颜可欣。

「啊,你……你怎么进来了。」

完颜可欣激动的娇呼着,却不敢回头去看李虎。

感到自己那凶器顶在酥软的翘股缝中,李虎歪着脑袋,伸手捏着完颜可欣的尖尖下巴,迫使着她的脸转了过来,
嗤笑着说:「你就这么胆小。」

完颜可欣脸红红得,嗔怪道:「我才不胆小,是你胆子大了。」

「难道你不想做真正得女人,享受那快乐嘛。」

嘴上说着,李虎的手松开她的下巴,却握住了她的圣女峰,虽然隔着衣物,却依然能感受到那圣女峰的酥软和
硕大。

完颜可欣撅着翘股,被李虎这一握,嘤咛叫了一声,低语道:「别这样好吗?」

「不好。」

李虎果断的说着,忍不住把手从她领口伸了进去。

刚要触摸到真实的圣女峰,完颜可欣按住了李虎的手,娇怯的说:「你真能把我变成正常的女人吗?」

听她的语气,还是略有怀疑,李虎肯定道:「会,如果我不能,也不会随便给你开玩笑,相信我,只有我才能
改变你的一生。」

「我……」

完颜可欣看着李虎,却不知自己要说什么。

这时李虎低下头吻住了她的嘴,如何劝慰她放心已经不重要了,重要的是要怎么破开她石女的石门,医术上只
说是硬来,可是李虎也不清楚,到底欢爱对石女是有益还是有害的。

「唔。」

被李虎霸道的亲吻,完颜可欣这次没有在拒绝,任由李虎把她翻了个身,伏趴在了她身上。

李虎的亲吻技巧很厉害,只是几下,就把完颜可欣紧闭的牙齿敲开了门,顺利的让舌攻入了进去,一阵四处扫
撩,加上双手在她身上游走抚撩,完颜可欣的娇体随之扭动了起来。

「喜欢吗?」

许久,李虎才撤回头,俯视着大口喘气一脸红晕的完颜可欣。

完颜可欣眨着美眸,娇声嗔怪道:「坏人,欺负我。」

「让我欺负你啊,那好啊。」

李虎笑着坐起身子,把被子扔到了地上,粗鲁的就去扯她身上的衣物。

被他的举动吓了一跳,完颜可欣刚想起身阻止,却已为时已晚,自己的衣裙竟然被扯烂了,露出了雪白的娇体,
那亵裤亵衣根本包裹不住她仅能覆盖的春光,一身全赤着被李虎看了个精光。

她捂住袒露的圣女峰沟壑,李虎却拉住她的手说:「可欣,你人美,身材更美,让我看个够吧。」

「你……」

完颜可欣抽回手捂住了脸,她娇羞害怕,虽然自己不再抗拒他要对自己所做之事,但是她却不适应,真的用双
眼去看自己被征服的场景。

看着那傲人的圣女峰,李虎忍不住探手拉住那亵衣的细带,轻轻一拉,细带自然崩断了开来,随之亵衣掉了下
来,完颜可欣的两团圣女峰,才完美毫无保留的呈现在了李虎的眼前。

那是一对洁白无瑕的圣女峰,两颗高高挺着的小可爱周围,有着粉色的晕圈,随着完颜可欣的重呼吸,那小可
爱也随之微微抖动,李虎俯下身,靠近那小可爱,情不自禁的伸出舌,恶作剧的在那小可爱的尖尖上舔了一下。

「哦……」

完颜可欣身体如触电般的颤抖了一下,娇声低吟了一声。

面前侧卧着一具完美无瑕的女人娇体,李虎舔着嘴唇,贪心的眼神直勾勾的盯着女人的翘股缝,大手不住的在
那腿肤上来回扫撩,惹得早就春情大动得完颜可欣扭捏着来回搓动两条腿。

「是不是很舒服啊?」

李虎侧头看着她脸上的媚意,轻声问道。

完颜可欣扭过脸来,娇红的脸蛋如秋天熟了的柿子,那嘴唇微微张启道:「是,我浑身好热啊,别再折磨我了
好吗?」

那眼神似是在乞求,乞求李虎赶紧上了她,但是李虎也有打算,完颜可欣既是石女,所以前提必须全部妥善,
如果不让她有足够的心里准备,那要是上的过程,将会让她无法忍受。

「可欣,不是我折磨你,而是在为你着想,相信我,只要你配合我,我一定让你做回真正的女人。」

李虎一脸认真道。

完颜可欣点了点头,身子被李虎正了过来,她羞怯的闭着腿,却被李虎用手硬掰了开,看着那稀少的黑森林下
一条如土豆丝般细长的缝隙,李虎有些苦闷,这石女的蓬门也与正常女人的不同啊。

看到李虎炙热的眼神盯着自己那里,完颜可欣娇羞喊道:「不许看。」

「她很美。」

李虎双眼连动都未动,这让完颜可欣的脸上更烧了起来,她真想李虎就这么赶紧进来,不然自己真的要被那小
腹里的热火折磨死了。

就在完颜可欣要开口哀求之时,李虎突然俯下身,趴在了她的腿间,而且竟然用舌在她的蓬门前扫撩了起来,
她羞怯无比,也激动异常,这个男人竟然不怕那里脏,给自己用嘴服务。

「虎……」

完颜可欣感动的轻呼了一声。

埋在她腿间的李虎抬起头,猥琐得看着完颜可欣,轻笑道:「可欣,你是我的一切,你的身体每一部分都属于
我的,好好享受吧。」

说完他又埋下了头,用舌疯狂且痴狂的为完颜可欣服务着,虽然是石女,但是完颜可欣也有动情的表现,阴水
潺潺喷发而出,李虎尽情的全吃进到了肚子里,因为那不脏,而且完颜可欣还是个黄花大闺女,所以她的阴水,到
了李虎的嘴里,就是香甜可口好喝的。

许久的舌舔之后,李虎壮实健美的身体压住完颜可欣,那男性所特有的,突起的胸肌,随着均称的吸吸,一起
一伏,显得那么壮而有力。

看着帅气的男人,完颜可欣情不自尽的,抱着他的脖颈,一阵主动狂吻,一股男性气息诱惑,使之心里一阵神
荡心摇,飘射着一股醉人的光彩,又似乎沉醉在美妙的音乐里,一个心儿,狂跳飘荡,飘、飘、飘。

李虎笑看着可欣眼里的期盼,这也不怪她这么放荡,三十余年都没与男人做过爱,今日初经男女之事,又怎么
能不让她激动。

挺着粗大的阳具,李虎用龟头在她的小穴上来回研磨,片刻之后,眼见完颜可欣嘴里哼出了美妙的声音,下身
也在不断向上迎逢,李虎知道时机已经成熟了,立刻直起身子,抱住她修长洁白的大腿,整个人向前一压,让凶器
对准了蓬门。

完颜可欣一惊,睁开迷蒙的美眸,呢喃道:「虎,你要进来了吗?」

「嗯,怕不怕?」

李虎点头柔声问道。

「不怕,我等很久了,虎,对我温柔些好吗?」

完颜可欣摇头轻声道。

李虎笑了笑说:「第一次会很痛,你一定要忍住,知道吗?」

「嗯。」

完颜可欣闭上了美眸,腿向两边分的更开。

看到她已准备好,李虎用手掌握着凶器,对着那蓬门挤了进去,那蓬门很狭窄,那凶器简直是无门而入,在门
外停留了片刻,李虎下了决心,猛然向前一顶。

「啊……」

随着完颜可欣的一声惊呼惨烈,李虎发觉自己的凶器已经没入了那蓬门里。

只是到了一半时,凶器之端碰到了一层坚硬,知道那就是石女的最后一层防线了,李虎不忍完颜可欣受苦,一
狠心又往前冲了一下,同时他也运起了情欢大法要诀,内力不断的向完颜可欣的身体内传送。

原本还疼得死去活来的完颜可欣,那被撕裂带来的惨叫戛然而止,她感到身体一阵火热,片刻后竟然没有了痛
苦,她有些奇怪的看着李虎,而李虎此时已完全破了她的雏身。

「可欣,成功了。」

李虎脸上带着笑意有些激动的说。

完颜可欣眼中却流出了泪水,感激的看着李虎,双手揽住他的脖子,靠在他的肩上大哭了起来,好一会,她才
撤回身,脸红的看着李虎。

「虎,谢谢你。」

李虎摇头轻笑道:「跟我不要客气,你已经是我的女人了,我要让你好好体验一下,做女人的快乐滋味。」

「我……」

完颜可欣还要说话,这时却被李虎狠狠的撞击,把话又咽了回去。

此时李虎不想让她说话,而是要好好的与她云雨一番,虽然破开了她的雏身,但是石女就是石女,那蓬门依旧
很窄很紧,李虎的撞击要不是有些润滑,也会很艰难。

粗大的阳具在粉嫩的小穴深入浅出,李虎低头可见,她的阴唇一翻一进,阳具一进,便把那阴液挤得往外直冒,
在进去时,阴唇又被带了进去。

他的粗鲁霸道和技巧,让完颜可欣这个初经人事的大美女感受到了无限的快感,刺激让她连入云霄,如腾云驾
雾般,身体早已瘫软如泥。

「哦……虎……好棒……你插的人家好舒服……哦……这就是男女之事……啊……太刺激……啊……」

完颜可欣狂喊着,她从未想到自己也有这么一天,被一个男人的阳具插着小穴,这是她多年期盼的梦想,但是
今天实现了,她却有些彷徨,仿佛这是一场美梦般。

李虎可没有一点享受的意思,石女怎会这么容易被征服,要是自己今日不完全让可欣变成女人,石门会有闭合
的反弹,所以他必须把那小穴里得残石,全部清理干净。

野蛮的抽插,啪啪之声让偌大的寝宫一点都不安静,完颜可欣口喊着快乐,在李虎撞击的百余下,千余下后,
他才肆意放射自己的爱意,全部喷洒到了完颜可欣的蓬门里,而她也在此来临了第三波的高峰,紧紧的环住李虎的
腰肢,嘴里呢喃着说着浪语。

「可欣,你真是很浪啊。」

李虎搂着怀中美人,回味着刚才她的迎逢,真是很刺激。

恢复了平静,完颜可欣也搂着李虎的虎腰,妩媚的笑道:「虎,你怎么这样厉害,我差点给你捣散了。」

「可欣,你说我什么厉害?」

「讨厌,不准乱讲,羞死人。」

听到他的发问,完颜可欣脸一红娇真道。

「你说不说?」

李虎突然猛的抽插数次,紧顶完颜可欣的阴核,不住揉擦磨旋,直揉得完颜可欣阴核与嫩肉,酥酥的,心里发
颤,连忙大声叫道:「我说……我说……」

「好快说。」

李虎停下抽插,笑道。

完颜可欣犹豫了下,埋首不敢去看李虎,轻声道:「你的阳具真厉害,差点给你插死了。」

「你这么浪,我能不狠狠插你嘛,但是我可不舍得插死你这么美的美人,日后还要享受呢。」

完颜可欣娇真得白了李虎一眼,轻声说:「哼,要不是你,我能这么浪嘛。」

李虎捏着她身前雪白硕大的圣女峰,轻笑道:「是嘛,那要不是我,你又岂能享受到做女人的快乐,告诉我,
刚才什么滋味啊?」

听到他这么露骨的话,完颜可欣娇笑不语,李虎不禁大力捏了一下她的奶头,她吃痛,才说道:「浑身都散架
了,但是不知怎么的,那滋味真好。」

「哈哈,这就叫欢爱的真谛,可欣,跟我回大宋吧,我要娶你为妻。」

李虎大笑着说。

「啊?娶我为妻?跟你回大宋?」

完颜可欣惊讶道,李虎认真的看着她说:「对,我这两天就要回大宋,这里的事情都解决了,留下来也没意义
了。」

完颜可欣用手指在他身上勾着画着,娇声问道:「那我跟你去大宋,是几房啊?」

「不知道,反正不会是小妾,我的女人,我都会一视同仁。」

李虎一本正经道。

「那我问你,你有多少女人?」

完颜可欣期待得看着李虎问。

李虎想了想,随口道:「好几十个吧,我也没算过。」

「好几十?我的天,你又不是皇帝,还想三宫六院不成,你能吃得消嘛,再说了,你这么多女人,我跟着你去
了大宋,要是惹你生气,或者被你遗忘,我岂不是跟冷宫里的妃子一样了。」

完颜可欣脸上有些失望的说。

李虎起身,让她趴在了自己的小腹上,俯身看着她有些生气得说:「我的本事你是不知道,不要小看我,对于
女人,我有万千之法让她们快乐,没有人会不满足,而你,到了大宋,也不会被打入冷宫,前提是,给我好好的做
老婆。」

见他生气,完颜可欣连忙也做起了身,双手勾着他的脖子,娇声媚笑道:「别生气嘛,我才不会小看夫君你,
你刚才差点都弄死人家了,这么厉害的夫君,我可没有不满足。」

「肯叫我夫君了,呵呵,好了,乖老婆,跟着我,你只会很幸福,在这里虽然有权利地位,但是你觉得幸福吗?」

李虎是深知在宫里做官的苦,除了那些贪财的贪官。

完颜可欣苦笑着摇了摇头道:「不幸福,我早就不想在宫里待了,只是我这么一个娇生惯养的女人,到了外面
又能做什么呢。」

「以后回到大宋,我会让老婆你很幸福,那里有很多你的好姐妹,她们一定会很喜欢你的。」

李虎笑着说。

看到他如此真诚,完颜可欣猛然亲了一口李虎的嘴,然后又狠狠的吻了上去,被李虎调教了一番,她已知道该
如何和男人进行欢愉,她的舌主动的伸进李虎的嘴里,找到他的舌纠缠在一起。

她的手也主动的握住李虎的凶器,上下不断的抚撩着,感受着那凶器逐渐变大发硬,她才与李虎分开唇,唇与
唇之间连起一丝银线,直到完颜可欣的头撤了很远,那银线才怦然被拉断。

「怎么?还想要?」

李虎有些惊叹完颜可欣的欲望。

完颜可欣挑眉笑道:「是啊,我要好好伺候老公,也让老公好好享受一番。」

说着她慢慢挪动骑在李虎腿上的翘股,那滑润的皮肤磨着李虎的腿,却是是一种很奇妙的刺激感,而完颜可欣
这时已经俯下了身,用手捏着那凶器,抬头媚眼如丝的看着李虎,张启红唇,一口将硕大得龟头吃进了嘴里。

那腮被涨得鼓鼓的,完颜可欣一点都不怕塞到喉咙深处,而是继续吃,李虎没想到,完颜可欣会用深腔这一招,
她竟然无师自通,使出了这招不是一般女人可以使出来的绝招,取悦男人时,这招真的很管用。

「唔,老婆,你真是厉害,老公真舒服。」

李虎感叹的夸赞道。

完颜可欣更卖力了,鼓动腮,吸着上下浮动着脑袋,尽情的为李虎服务着,小嘴巴套动着巨大的阳具,用舌尖
扫撩着龟头上的马眼,一炷香过后,她都没有放弃,而李虎却已缴械投降了,原因是他怕完颜可欣因此累到嘴巴。

让她趴在床榻上,李虎又从背后来了一个汉子推车的招式,只见完颜可欣前身双肘支在床榻上,那身前两团垂
着的硕大圣女峰随着李虎的撞击而前摆后晃。

「夫君,我不行了。」

完颜可欣没想到李虎竟然这么多花招,如此放浪的撅着翘股被他占有,那刺激让她的高峰来临很快。

李虎笑了笑,也不再忍耐,今日和完颜可欣已经够了,如果在继续下去,她明日一定会留下后遗症,想到此,
李虎看她来了高峰,快速顶撞了几十下,也一泻如虹的交代了出去。

事后,李虎把她抱在了怀里,一边爱抚着她那硕大的圣女峰,一边问道:「可欣,喜欢这样被我占有吗?还是
喜欢我多些花招呢?」

完颜可欣的手勾着李虎的脖子,笑着说道:「只要夫君好好对我,花招多少无所谓,我就喜欢夫君你,粗鲁的
对我。」

「哈哈……」

李虎仰头大笑了起来,女人都是这个样子,如果一个男人轻进轻出,那根本不会给一个造成任何的快感,而男
人如果强占,野蛮霸道的顶撞,那女人才会尝受到无与伦比的快感。

作为一个曾经是石女的完颜可欣,她没有过多的要求,只希望自己倚靠得肩膀会永远在自己身边,她幸福的笑
看着那帅气的面孔,回味着刚才的那一幕幕欢爱。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