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公偷情以後老婆的選擇[长篇]
我與阿珊兩人赤裸裸的驚愕的團在我家主人房的大床上,我的老婆惠玲同樣驚愕的跌坐在剛打開的房門前。一
切象定格了。這似乎是意外,或許也是註定,終於讓惠玲知道了,而且是最徹底的捉姦在床。

既然事情已經發展到這個地步,一切都已成定局,至於以後的事情就交給老婆做主了。

當天老婆回去他媽媽家過夜,而我也沒有心情和阿珊繼續,我打老婆的手機,卻老是關機. 我彷徨的等待到了
第二天。

第二天我放工回家,發現老婆惠玲已經回到家裏,並且帶回了一個男人。只見,老婆正和那個男人坐在大廳的
沙發上看著電視。原來我認識那個男人,他就是老婆的上司李總。

李總一看見我馬上跟我打招呼︰「小康,真是謝謝你啊﹗你真大方﹗」

我莫名其妙,什麼謝謝我啊?

這時候老婆站了起來,向我使了個眼色,於是我跟著她來到廚房。

來到廚房老婆纏著雙手,眼睛也沒有看我,冷冷的說道︰「你今天就去睡書房,李總要在這裏過夜﹗」

什麼?我一時間回應不過來。「你說什麼?我聽不明白。」

「我說今天李總要在我們家的主人房過夜,你得去睡書房。」老婆冷冷的說道。

「開玩笑,那可是我們的房間,怎麼可以讓別人睡呢?」我儘量壓低聲音說道。

「呵﹗」老婆冷笑一聲︰「你怎麼會這麼健忘,昨天你才找了個人睡過,你這麼快就忘記了?」

哦!我知道,老婆可能是在刺激我。她的氣還沒有消。

「那讓他睡睡是沒有什麼問題了,只是……」我還沒有說完。

「你到底明不明白?」老婆才看著我打斷我的話說︰「今天不但主人房是他的,應該說今天他是這間屋的主人,
一切使用權都是他的,包括我﹗你明白嗎?」

「你……你說什麼?你……」我目瞪口呆。

「你可以找女人回來睡覺,我當然也可以找男人回來,這是公平的,不是嗎?」
老婆說道。

「你瘋啦,你根本是在鬥氣﹗我的確不對,但是都過去了﹗你何必把它放在心上呢?」我說.

「哈……過去?我不認為已經過去,我還深深的記得昨天你的爛狗屌是怎麼插在那爛狗洞的,這是過去嗎?」
老婆切牙說道。

「你怎麼能這麼小氣,只不過是出來應酬一下,沒有什麼大不了的。」我說.

「對,你說的對,我也只是出來應酬一下,你是男人,你就更應該大量一點,對吧?沒有什麼大不了的。」老
婆說完就想轉身走。

我一下拉著她,這時候我已經被她激怒了,我舉起了手掌想狠恨的扇下去,但是我停住了,老婆輕盈的淚水滴
在我的手上。

「你打啊,你不是男人,我跟你說,今天無論你看不看得下去,我都已經決定了,你現下也可以離開這裏,也
可以留下來,隨你的便,但是請你不要妨礙到我們。」老婆說完便掙開我的手離開了廚房。

我舉起的手無奈的呆在那裏. 究竟我做錯了什麼?但看老婆的態度,似乎是無比的認真,難道她真的打算跟李
總那個嗎?

不敢想像。

我急忙回到大廳,這時候老婆已經坐回李總身邊。

「啊,小康,你吃了飯沒有,我和惠玲已經在外面吃過了。」李總說道。

「哦!是嗎?我也吃過了﹗」我也坐下在他們旁邊的沙發上。其實我還沒有吃飯。

「我想不到小康你原來是這麼大方的,早知道我就直接跟你說好了,其實我從惠玲來到我們單位,我就開始喜
歡她,我約了她好多次,她就是一直不願意,說什麼也比不上老公重要,你知道嗎?我還開除了原來的秘書,一心
想叫惠玲接她的職位,直到今天她才答應,說是小康你同意了。你也知道這是意味著什麼的,當然我也不會虧待你,
哈哈哈﹗」李總笑著說道。

「是嗎?那你不必客氣,當自己的家就行。」我賭氣說道,我是故意說給老婆聽的,看她耐我如何。想找個人
來氣我,我是不會中你的計的。

惠玲見我這麼說便摟著李總的手說道︰「李總,你也聽到了,我家小康是很大方的,你也不必客氣,這裏就是
你的家。」

「哦!果然大方,那恭敬不如從命啦。」李總笑著說,說完就當著我面把手搭在我老婆的香肩上。

惠玲被他一抱也順勢靠在他的懷裏,裝出一副甜蜜狀,如若無人。

電視播放著無聊的節目,他們看了一會,惠鈴好像想到了什麼,在李總耳邊耳語了一陣,李總笑著點了點頭.
然後他們便一起站起身向書房。

「老公你自便啦﹗」老婆笑著摟著李總經過我身邊的時候說道,李總也向我笑了一笑。

不知道他們搞什麼名堂。我假裝在看電視,但實際上卻留意著他們的一舉一動。因為書房的大門是正對著大廳
的,我很容易就能知道他們在幹什麼.

只見他們一進到書房,惠玲就打開電腦. 哦!我想起來了,電腦裏收藏著我在sejie 下載的電影,足足一個分
區,難道老婆是想帶李總看A片嗎?在我思考的時候,他們已經坐好,李總坐在我平時坐的大班椅上,而老婆則乖
巧的坐在他張開的兩腿之間的空位上,形成李總環抱我老婆的姿勢共坐在一起。

為了看到電腦的畫面,我調整了位置,但是他們的身體還是擋住了畫面。無奈我只好靜觀其變。

李總經常在我老婆耳邊說什麼引得老婆哈哈大笑,他的鹹豬手乘機在老婆身上上下其手,老婆也沒有反抗,反
而笑得更大聲,就這樣我看著他們不時的低聲說大聲笑,幾乎都把我氣暈了。

他們嬉戲了一陣,老婆站了起來,她走到書房門前大聲的說︰「讓我先把門關上,以免給別人偷看。」說完對
我一笑便關上了書房的門.

可惡﹗誰偷看了,這可是我的家。她分明還是在氣我。

他們關上了門,我也不能再觀察他們了,反正這樣,我一不做二不休,來到書房的門前,把耳朵貼在門上,想
聽清楚裏面的聲音。

可惜他們說話的聲音太低了,我根本聽不見,也只好回到大廳,繼續看電視。

時間一分一秒的過去,我看著掛鐘,他們進去的時候是7 點25分左右,現下是8 點30分,也就是說,已經一個
多小時了,他們到底在裏面幹什麼?該不會是幹上了吧﹗就在這個時候,書房的門打開了,我老婆惠鈴走了出來,
我看她先是看了我一眼,我也同時看著她,她的衣服有點亂.

我連忙走過去想問她,她似乎也知道我要問什麼,她一又把門關上,然後對我說︰「你放心,我還沒有被他上。」

「難道你真的要這樣做嗎?」我說.

「你還以為我是開玩笑的嗎?」老婆堅定的看著我。
「你未免太任性了﹗就算是報復我,你也不必這樣做啊﹗」我說.

「你錯了,昨天我可是想了足足一個晚上,我才決定的,我想通了,有時候我也要為我自己作打算,過往的我
太天真了,過於相信愛情,但是我到昨天我看見你和那個女人搞在一起,我才知道現實就是現實,現實中是難以找
到愛情的。」
老婆神情嚴肅的說道。

「但是……」我想說些什麼,嘴巴卻吐不出更多的字。

「況且,你不知道,李總在很早的時候就想引誘我上床,甚至開出了非常不錯的條件,只是當時我的理念還太
過保守而堅決的拒絕他。如果他對我日後的生活帶來好處,我的身體算什麼,你也認同吧,至少不象你那樣只是為
了性欲就隨便跟別的女人上床,而我為的比你來得高尚。而且,事情發展到了現下這個地步,事實已經不受我的控
制了。」老婆說道。

我無言以對。

「你想知道我們在裏面趕什麼對吧?我告訴你,剛才我和李總在裏面看你在sejie 下載的電影,我們已經醞釀
好足夠的情緒,雖然還沒有真正意義上的做愛,但是我的身體也已經讓他摸遍了,至於下一步,我們會先去洗個鴛
鴦浴,我勸你還是先離開這裏避開一下比較好,不然,你自己難受﹗」老婆說.

老婆說完她那些話便回到書房,接著不一會,她和李總相擁著走了出來。

「啊,小康,你下的電影真是好看,看得我雞巴硬硬的。」李總看見我站在門口,便對我說道。

我那裏有心思回答他,我只是木木的站在哪兒,他們倆也沒有多理會我,只見他們一起走進了浴室,但是這一
次他們沒有關門.

「李總,關門吧。」說話的是我老婆惠鈴。

「怎麼了,老是關門開門的,一點都不方便,我在家裏的時候連拉屎都是開著門的,自己的家裏還害羞啊,不
關了。」李總說道。

老婆默默看了看我,李總則三兩下便脫光了自己,我看到他那半硬的雞巴,長18CM,粗4 CM,我感到驚歎,
即使大家都是男人,怎麼就是如此多的不同呢。老婆準備面對的將會是一個可怕的對手。

「小玲,你也快脫吧﹗」李總說道。

老婆的已經似乎也接觸到李總的那個怪物,那是除了他老公我以外第二個男人的身體,她臉紅了,我可以看得
出來,她的猶豫,緊張,慌亂,我全都感受到。雖然是知道將會跟眼前的男人發生關係,但是到了真正想對這個人
展開自己,釋放自己時卻又是件不容易的事情,更何況自己的老公正在目睹著這一幕。

老婆猶豫著,但是李總已經開始幫她脫著上衣。老婆看向了我,眼睛哀求著我「你快點離開」。

我眼看著自己的老婆正被另外的男人一件一件的脫去身上的衣服,不一會,老婆只剩下內褲跟胸罩。我終於看
不下去了,一下子跑進書房,並且把門關上。

隔壁的浴室傳來水聲,他們已經在洗了,我無奈的坐在大班椅上,發現電腦還沒有關,於是我打開文檔,看看
他們究竟看了些什麼電影。文檔的歷史記錄裏,記錄的基本都是外國A片,而且都是講述一女多男的多P電影。

我在納悶,李總為什麼要我老婆看這些多P電影呢,因為我的電腦裏絕大多數都是以美少女為主的日本少女A
片,那些外國多P只是少部分,而他選擇這些電影又是為了什麼呢?李總的目的究竟是什麼?我想不明白。

我再細心的觀察了一下,我還發現了唯一一部日本片,名字叫「天生淫蕩妻」,我記得這部A片的內容,它是
講述一個人妻在老公上班後勾引房東,大學生,兒子上床,後來還當著老公面進行多P,最後那老公也一起進行老
婆主導的亂交派對。

難道我老婆今天的想法都是來源與這裏嗎?想不到我原本要來打飛機的電影現下竟然成了我老婆讓別人幹的啟
動劑。不會的,一定不是這樣的,她的行為應該只是要報復我,只是這樣,她應該不會那麼淫蕩的。我滿腦子的疑
問。

既然老婆想要以這樣的模式來報復我,我是沒有怨言可講的,誰叫我錯在先,或許老婆出軌後便會氣消,那麼
我也只能尊重事實,交給老婆做主。與其亂猜我還是希望知道真相,在這樣的情況下,我開始想知道他們的行動。

我靜悄悄的打開書房的門,浴室的水聲更大了,我知道他們還正在洗,於是我故意的站在浴室前。哇,浴室裏
的畫面叫人噴血,因為我老婆惠玲正一絲不掛的蹲在地上用手認真的洗著李總的雞巴,雖然很多肥皂泡,但是還不
難看出李總的雞巴已經完全的傲立起來。

老婆看見我明顯是嚇了一跳,「你……?」

我先是一呆,然後馬上說道︰「老婆,剛才阿強叫我去P酒,我要出去了。」

「哦……」老婆胡亂的答道,原本在洗李總雞巴的手似乎忘記動了……「好,小玲就放心交給我吧,我不會讓
她失望的,你放心去玩。小玲繼續洗的。」李總說.

其實我那裏是去P酒呢,我走到家門前,然後看看他們有沒有注意到我,再開門故意用力的把它關上,那聲音
主要是讓他們聽到以為我已經離開,但是我人其實還在家裏.

現下我首先要早個地方躲起來。這個其實我也早就想好了,就是雜物房的書櫃,剛好上個禮拜把書櫃裏放的舊
報紙買掉,那裏正好藏一個人,於是我無聲無息來到雜物房藏好。

我默默的告訴自己,無論一會兒看到什麼場面都得冷靜,忍耐,不然會引發非常尷尬的局面。

還不知道,他們知道我走了以後會不會玩得更放呢,會不會提及我呢,我忽然有種偷窺般的快感,不,應該是
真正偷窺的快感。

漆黑的書櫃散發著陳舊乾燥的灰塵味,空氣不是很新鮮. 我看著漆黑,彷佛漆黑中總是出現老婆為李總洗雞巴
的一幕,那個畫面的確是我活到現下最為震驚的,沒有想到我那美豔動人的乖老婆竟然一絲不掛的裸露在別人面前,
而且更甚至為一個老公以外的男人洗雞巴,那是多麼的叫人震驚.

我老婆其實真的很美,跟她一起逛街總是引來不少羡慕的目光,結婚的時候,我的同學都說我取了個明星般漂
亮的老婆,更有人問她是不是香港明星陳慧琳。

我靜靜的等著,終於我等到他們從浴室裏走出來的聲音響起。我知道他們已經洗完澡,不知道他們下一步尊被
幹什麼呢?

我輕輕的打開書櫃門,然後離開書櫃躲到門後,透過門縫觀察外面的情況.

門房剛好斜線可以看到主人房的位置,但是我發現他們不在主人房,這時候大廳傳來李總的聲音。

「小玲,不用拉上窗簾吧。」李總說道。

「別人會看到的。」老婆答他。

「難道你沒有試過脫光衣服在家裏嗎?」李總說.

「當然沒試過,我平時最暴露都穿著睡衣的。」老婆說.

「你真是完全沒有情調,難怪你老公要到外面找女人。」李總說.

什麼,李總怎麼會知道我們家裏的事情,怎麼知道我到外面找女人的,一定是老婆告訴他的。原來他一開始就
知道我老婆的報復行動。

老婆没有出声,接着就没有了声音。

我大着胆探头出门,只能看到大厅的一角,只看到李总一丝不挂的坐在我先前坐过的那张沙发上,而我老婆却
在我看不到的地方,不知道干什么。

「小玲,先前你老公在的时候那么合作,但是你老公走了反到在这个时候做起家务来啦,我们还是进房里吧。」
李总说。

「家务总是要做的吧,你自己先到主人房,我做完便进来。」老婆说道。

「小玲,你不用逃避了,我知道,你答应跟我发生关系是因为你老公在外面搞女人,但是,现下你老公也因为
内疚而默默的接受了你报复的行动,看,他都离开了好让你玩得尽兴,你就放开一点,反正是他负你,不是你负她,
你没有对不起他。」

李总说道。

李总好狡猾,也确实很会说话,竟然在企图解开我老婆的心理屏障,老婆你千万不要上当。

「好,我也知道你们男人都是喜欢别人的老婆,而对於自己的爱人总是置之不理,我老公的确不该为他可怜。」
老婆说道。

看来老婆对我的事还是耿耿於怀,不忍以平时的她是不会这么容易被骗的。

「这就对了,他怎么对你,你就十被还给他。」李总说道。

这时候老婆也出现下我的视线里,只见老婆她身上果然一丝不挂,李总示意老婆坐在他的怀里,惠玲乖乖的坐
下。

李总抱着惠玲,说道︰「小玲,我想问你,其实你有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

「没有﹗」老婆说道。

「哪,你要说真话,你真的连一点幻想都没有?」李总说。

「哦!我……」老婆犹豫了。

「说吧,反正都到这个份上了。」李总说。

「其实,前段时间被你逼得紧的时候,」老婆犹豫了一下继续说道︰「我……有想过要不要……给你一次……」

「哦!那就是说你早就想被我干了吧﹗」李总得意的说道。

「才不是,只是,我也害怕没有了现下的工作啊﹗」老婆说道。

「哦!那你是什么时候才有这样的想法的呢?」李总说道。

「是那天见到林生夫妇进入你办公室,然后我看到……」老婆又说不下去了。

「啊,那天我和林生夫妇玩3 P的过程你都看见了?」李总说道。

「简直是荒唐的行为,我只看了一会。」老婆说道。

「那你知道为什么林生要我干他的老婆吗?」李总说道。

老婆惠玲摇了摇头。

「那是因为他要我借钱给他,他的生意遇到了困难,就这么简单。」李总说道。

「看来我没有猜错。」老婆说道。

「我还得告诉你,在我的公司,唯一没有被我干的女人,现下只剩下你一个了,而你也是我们公司素质最好的
一个。」李总说道。

「什么?我不相信﹗」老婆说道。

「你不相信也有道理,但是这是事实。」李总说道。

「那红姐,兰妹,白雪她们呢?」老婆问道。

「那三个更不用说啦,她们还主动找我干呢﹗」李总得意的说道。

「现下的社会真是的﹗太乱了﹗」老婆叹气说道。

「但是小玲,我答应你,现下起,我只干你一个,那些女人连我老婆,我也不干。」李总说道。

「真的?」老婆说道︰「但是我想它可不会答应哦﹗」

「哦!痛。」李总轻叫了一声。看来老婆是捉住了李总的命根子。

「嘻嘻﹗」老婆笑着离开李总的身体,轻快的飞进了主人房间,还学别人电影里的女人伸出一条长腿在门外踢
向空中。

「你还不来吗?」老婆造作的说道。

「你好调皮﹗看我怎么对付你﹗」李总笑着也跟了进去。

我的角度刚好可以看到整个主人房间的情况,李总进入房间的时候,我老婆已经躺在床上用被单盖着自己。

李总也爬到床上,一手扡起被单,老婆连忙用双手遮住自己的重要部位。

「果然害羞,小玲,我该你不会是你的第二个男人吧?」李总说道。

「你怎么能这样问人家呢,我不是那些随便的女人,而且我本来以为一声都只会跟一个男人,谁知道会遇到你
这样难缠的魔鬼。」老婆说道。

「哦!原来是这样,看来我要慢慢来,你一定会知道什么才叫真正的性爱。」李总说道。

「来首先要放松一点,张开手﹗」李总慢慢的拉着我老婆的手说。

老婆红着脸,慢慢随李总张开小手,她雪白似玉的酥胸和两条坚挺光滑的大腿慢慢的展露出来,她深情而害羞
得象跟我的初夜,胸前两粒尖尖的小乳豆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诱人地挺立着。

我看着自己千娇百媚的老婆,和她脸上那半是挑逗半是羞涩的表情,我的心忽悠地一下狂跳起来,我的思绪又
回到了从前,以前清纯的少女,原来在不知不觉间已经变成了这么诱人的美女人妻了。

李总看着我老婆诱人的身材,口水都快流下来了。他伸出手摸着我老婆迷人的山峰,然后就弯下腰埋头在我老
婆的胸前分别含着两颗娇嫩的乳头亲了起来。

「哦…」我老婆轻呼了一声。

「回应不错,你最好是闭上眼睛,静静的感受身体的触觉,这样会更好。」

李总耐心的教导我老婆

惠玲依里总的话闭上了眼睛,李总见惠玲如此合作,便开始他真正的挑逗。

他开始用他那双手,慢慢地摸着惠玲的全身。平心而论,他手的技巧应该说非常的到家,虽然是第一次跟我老
婆做,但是不一会便找到了我老婆身上的多处敏感部位,有一些部位竟然连我这当老公的都还没有发现的。

李总的嘴巴和双手开始集中照顾我老婆身上的敏感部位,不一会,我老婆的丰胸开始不规则地起伏起来,身子
也有些不安地扭动着,而且原来的呼吸声变成了娇喘声。

再过了一会儿,李总的手开始向刚下的地方前进,惠玲的一双玉腿知趣的自动伸平,而惠玲的呼吸更乱了。

李总是侧社服侍着我老婆的,他的嘴巴也紧随着手的而下滑,吻到小腹,惠玲张开迷离的双眼看,并一边娇喘
着,一边把她的大腿微微的张开,神秘的地带为李总打开了。

李总的手在惠玲的大腿根部徘徊,然后嘴巴离开小腹,改为伸出舌头舔向我老婆的神秘地带。

「哦………﹗」惠玲忽然全身抖个不停,眼睛再次闭上,抬起下巴弓起腰长长的呼气。

「到了?」李总愕然的说道。

「嗯﹗」惠玲点了点头。

「不会吧,好敏感的身体。」李总说道。

不是吧,就算是我也不是每次都能让惠玲高潮,但是李总就这么两三下就把我老婆搞到高潮。

「抱我﹗」惠玲说道。

李总也躺下,老婆主动的偎依在他的怀里,轻抬起头,微张着湿润的娇唇,闭着眼睛等待着李总的吻。这是老
婆高潮后的习惯。

李总轻轻的抱住惠玲,吻了下去。我知道我的老婆惠玲这个时候一定会象往常一样主动的吐出香舌。而此刻李
总一定是已经毫不客气地美美地品尝了起来。

他们亲了一会,李总说道︰「小玲怎么这么快的?」

「是你厉害,还问我﹗」老婆说道。

李总起身说道︰「既然你已经高潮了,那你先歇一会,我们出去看电视,好吗?」

「你不出东西吗?」我老婆说道。

「时间还多着呢,先让你歇够了才好玩﹗」李总说道。

「看来你是个好男人。」惠玲说道。

於是他们又一起回到大厅。

可恶,我又看不到他们的举动了。

「李总,不如我们看A片吧﹗」说话的是我老婆。

「A片,又看电脑啊?」李总说道。

「不是,我藏有一些A片,连我老公都不知道的,就藏在杂物房。」我老婆说道。

「好啊。那你拿来看看。」李总说道。

於是看见老婆自己走了过来。

什么?老婆竟然藏了一些A片在杂物房,我真不知道。我连忙再次藏到书柜里。忽然一想,糟糕,要是她的东
西也是藏在书柜里,我可不是要暴光了。求神拜佛,千万不要。

听到老婆进来的声音,我的心几乎跳了出来,幸好她只是翻了一会便又出去了。

我听到她出了去,便离开了书柜,我发现原来放大米的袋子被移动过,看来是放在这里,不知道都放了些什么
类型的A片,原来我们之间还是存在着秘密。

「都下些什么的片子啊?」李总问。

「你看了就知道嘛﹗」惠玲答他道。

「没想到你也会藏着A片,真是奇怪﹗」李总说。

「有什么奇怪的,这也很正常吧,其实我很多时候都是一个人在家,难免会寂寞,老公又不在,就只能看这些
来抚慰自己啦﹗」老婆说。

不用说得这么可怜吧,我不也常常在家里陪你吗?老婆﹗「哦!原来是这样,也就是说你就是看这些A片来手
淫解决性需要的。」李总说道。

老婆没有答他。可能是已经看了起来。

我究竟如何才能够看到大厅里的情景呢,只是听也听不出什么来的。我忽然想起主人房间的浴室的窗户是可以
到大厅外的阳台,在那里或许可以看到大厅的情景。於是我想也没有多想,立刻悄悄的摸到主人房,看见浴室的窗
户刚好开着,我便爬出窗子。

我认为我有当间谍的潜质,居然连一点声音都没有便来到了阳台,但我到了阳台才发现这里的窗帘都被老婆拉
上了,幸运的是她没有关窗,我可以掀开窗帘。

好不容易我把窗帘打开了一点,不过已经足够,因为我已经可以完全看到大厅里的情况。原来老婆跟李总正一
前一后的抱着看电视。而电视里正在播放着老婆收藏的A片,我一看就知道是强干类的A片,怎么原来老婆喜欢的
类型竟然是糅虐类,我真的到现下才知道。

我老婆被李总环抱着,李总说︰「小玲,你说平时就是看这些电影手淫的,怎么今天不手淫一番呢?」

「你都已经在摸我了,还用我手淫吗?」老婆说道。

「那好,你自己来,我先不玩你。」李总说。

太过分了,竟然要我老婆手淫,这可是最羞耻的事情啊。

我老婆想了一会说道︰「好吧,但是你不许偷看我。」

「那当然。」李总说道。

老婆见李总答应了,便慢满的把手伸到自己的下体,角度的关系,我看不到老婆自摸的情况,但是看来她已经
开始挑逗起自己来。连我都没有看过我老婆手淫的美景。

电视的画面出现了一个女警被三个歹徒捉住强操的情景,女警原本奋力的抵抗,但是到后来被挑逗得连连呻吟,
这个情节似乎对老婆特别的有效,连老婆的呻吟声也响了起来,特别是当一个歹徒把阴茎强行插入女警早一潮湿泛
滥的阴道时,我老婆竟然轻轻的「哦」的娇叹了一声。

李总知道我老婆已经全清投入到电影的情节当中,他的手及时的伸到老婆胸前捉住我老婆的双乳,我老婆也任
由他随意的揉弄。李总趁机偷偷的看想我老婆那正在手淫的下体。妈的,好狡猾,不是说好不许偷看的吗。老婆快
停止啊,不然都被他看到了﹗老婆似乎听到我的心声,她发现了李总的行动,马上夹紧双腿,说道︰「你耍赖,你
坏,你偷看,我不要了。」

「哦?」李总忽然抱我老婆站了起来,然后右把她丢在沙发上,同时自己却坐在我老婆的对面,强行用手分开
我老婆修长的大腿。

「你幹什麼啊?」我老婆反抗說道。

「嘻嘻……﹗」李總尖笑兩聲說道︰「現下我命令你手淫給我看。」

「什麼?」我老婆說.

「快手淫給我看,不然有你好看的。」李總怒起沖天的命令我老婆說道。

「哦!不,我不要﹗」我老婆好像開始有點想哭的樣子,但是她的手還是探到了下體,從新開始手淫起來。

「對啦﹗腿在抬高點. 」李總說道。

「是﹗」我老婆聽話的依李總的話做。

「哦!好美,好濃密的陰毛。」李總彎下腰認真的看著說道。

「哦……不要看我?」老婆說道,但是她的腿反而分得更開.

「不愧是人妻,這麼快就濕透了,想要了吧。」李總說道。

「不……人家不是。」我老婆呻吟著說道。

「來。」李總站上了沙發上,把陰莖移我老婆的面前,說道︰「來,一邊手淫,以便舔我的雞巴。」

哈,笨蛋,我老婆是從來都不同意口吹的,你白費心機了,我想,老婆一定會毫不憂鬱的拒絕他。果然……老
婆撇過臉說道︰「不,我不要。」跟我叫她吹簫時的對白一模一樣。她的手依然在手淫。

誰知道李總一下抓住我老婆的秀髮,說道︰「看來不給你點顏色看看,你是不會聽話的。」說完正要舉起巴掌
扇下去。

我老婆急忙說道︰「好,我舔。」

「舔什麼?」李總說.

「舔……舔雞巴。」我老婆說道。

「乖,來吧﹗」李總說道。

我老婆聽話的張開嘴巴,我的天啊,她真的,真的把李總的雞巴完全的含到嘴巴裏. 我幾乎暈倒,老婆是被逼
的,我這樣想。

老婆開始一前一後的吞吐起李總的雞巴來,我從來不認為我老婆懂得口交,這是因為我老婆從來沒有為我口交
過,一次也沒有。但是我錯了,原來老婆她是會的。

「好,吸得不錯,你是從電影裏學回來的嗎?」李總說道。

老婆一邊吸一邊點了點頭.

我真不相信以前一直都聽說淫妻的故事和文章,想不到今天真的發生在我的身上,我不知道我是否也象文章裏
說的那樣有淫妻欲,但是我現下看到這樣的場面,我的確興奮得幾乎窒息,我感覺有點耳鳴,有點緊張,我的背心
在出汗,我的陰莖自不用說已經硬得想找女人來幹了。

老婆用嘴巴服務著李總而且聽話的回應他每一個命令和要求,我老婆就這樣熱烈的進行著她的第一次與第二個
男人的交歡.

「你可以停止了,到我舔你了。」李總說道。

老婆她果然聽話的停止了,自己張開大腿撐在沙發上。李總隨便拿起一條毛巾把我老婆的雙手綁了起來。我老
婆合作的任他綁著。然後李總蹲在我老婆的跨間,開始了另外一番淩辱。

我看不到李總是如何舔的,但是我透過老婆的表情可以知道,他舔得我老婆非常的舒服,我老婆的呻吟聲也沒
有斷過.

「哦……不要吃,哦……不能動那裏. 」我老婆呻吟道,她眼中在冒著欲火。

為什麼?為什麼我老婆在他的面前是如此的風情萬種,但是對我卻那麼的不耐煩,有時候我還以為我老婆是性
冷感,但是現下的感覺是完全不一樣了,這究竟是為什麼?

「好,我現下要強姦你了﹗」李總竟然說出「強姦」這兩個字眼。

只見我老婆渾身開始打冷戰,說道︰「不,求求你,不要強姦我,我有老公的﹗」

「哼,哼,我就是喜歡操有夫之婦,你認命吧﹗」李總奸笑著挺起雞巴在惠玲面前說道。

「如果,你真的要操我,那……」我老婆說道。

「那什麼,快說﹗」李總說.

「那麻煩你,先……先戴上安全套,好嗎?」我老婆竟然要求李總戴安全套,那不是已經默認並接受了要被操
的事實了嗎?我的天﹗如果這樣還算是被操嗎,你都願意了?

「我幹女人從來都不戴套,除非那個女人有病,象你這種只和老公做愛的女人就更放心。」李總說道。

李總把我老婆翻了過來,讓她以背對著自己,要她綁著的手按在沙發上,雙腳站立的羞恥肢勢。我老婆合作的
照做了,嘴巴還一直叫著,「不要,不要,操我﹗」但是雙腿明顯是在分開,而且屁股還高高的向李總翹起來。

我終於明白,原來我老婆跟李總是在模仿電影裏的情節,玩著強幹遊戲,這樣似乎對我老婆產生了極大的渴求,
以我多年的悅女經驗,到今天我終於知道了我老婆其實是幻想癖好的類型,同時我也很佩服李總,這麼快的時間便
摸透了我老婆的特性。

李總把雞巴對準我老婆的淫穴便挺進去,我老婆先是一震,然後深呼吸起來,我想她也應該知道了李總的尺寸,
她是在企圖用呼吸來減輕下體所帶來的膨脹感。

這個瞬間所帶給我的同樣是充滿的感官的刺激,我腦海沖血,混身發熱,好難受也好享受,我的呼吸幾乎停止,
我心裏面,除了無法形容的傷痛,還有一種難以形容的複雜感覺.

我罔顧一切的脫去褲子,掏出漲大的陰莖套弄起來,我真是變態,老婆被別人幹自己竟然覺得如此的興奮. 我
知道是不對的,但是我妥協給了自己的欲念。

我好想看他們幹下去。但是我還真的害怕我繼續看下去我會爆血管,於是我轉過頭,坐下來自己打手槍。

但是他們交歡的聲音似乎是擋不住的。我老婆的叫床聲透過單薄的牆壁非進我的耳朵,她肆無忌憚地盡情地宣
洩著女性的性欲之聲,似乎到現下才是她最滿足的時刻。

「你的雞巴,怎麼會這麼硬?這麼粗?這麼燙?這麼長?哦﹗不能再進啦﹗哦﹗不能……哦……真的不能啦…
…哦……」

我老婆連綿不斷的叫道。

「只是一半,你不想的話,我就不進了﹗」李總說道。

「我……我怕……」我老婆說.

「怕什麼,你說怕,就是想要嘛?」李總說道。

「啊﹗好深……頂死人了……哦……」老婆說道,似乎李總又再插進去了一些。

我一邊聽著一邊打著手槍。幻想著我老婆是如何的被幹,但是我還是不敢再看他們一眼。

「你都進來吧,我想我受得了的﹗」我老婆說道,她竟讓還要李總完全插進去。

「你不說我也會的,死﹗」李總大叫一聲。

接著是我老婆的一聲大叫,「啊﹗」

我知道我老婆的神秘地帶終於完全被佔領了。我終於忍不住再次挑起窗簾看他們的情況. 只見我老婆手按著沙
發,象條母狗一樣站著,李總抱著她的腰,兩人的身體緊緊地貼在一起。

老婆剛才的的叫聲漸漸的變成嘶啞到最後完全發不出聲音,頭無力地垂了下來,異常的散亂的頭髮把她的臉遮
著,身體隨著急速的呼吸劇烈的抖動著,我知道,她又高潮了﹗李總則開始慢慢的摟動腰,抽插起來。老婆的呻吟
聲再次的響起。

「你知道什麼叫真男人了吧?」李總說道。

「嗯……﹗」惠玲點了點頭.

「我插得比你老公深,是不是?」李總一邊抽插一邊問道。

「嗯……﹗」惠玲又點了點頭.

好侮辱,實在是好侮辱,竟然點頭,老婆,你是不是瘋啦,好歹我也是你的老公,你怎麼能如此的不給我面子
呢?

「你以後還要你老公幹你嗎?」李總說.

老婆想了一會,又點了點頭.

「什麼?可惡﹗那我不幹你了,找你老公專門幹別人女人的雞巴去吧﹗」李總說完,憤然拔出雞巴自己坐在沙
發上。

「哦……不……」我老婆失聲一陣失落的尖叫。

也許是被情欲之火燒得難以自製了,老婆竟然主動的爬上李總的身體上。

老婆說道︰「不,我不要我老公的爛雞巴了。」她自己把屁股貼到李總的雞巴上磨擦。

李總得意地笑著,挺著他的大雞巴,然後捉住我老婆的雙腿,向著她已經可以滴出淫水的洞口,噗地向上一挺,
齊根而沒,一直頂到最深處。

我老婆舒服的嬌弱叫了一聲︰「哦……頂死我了﹗」

我怎麼也不能說服我老婆玩女上位的肢勢,但是今天我老婆實現了她太多的不可能,我也沒有因此而感到意外,
現下在我眼睛裏的已經不是我認識的老婆惠玲,而是懂得任何性技巧的淫蕩人妻。

「你老公厲害還是我厲害?」李總問。

我知道他一再在我老婆面前提及我,並且要我老婆作出比較,是想讓我在我老婆心裏奪走我的男性尊嚴,並讓
我老婆的靈魂淪入墮落絕地。他還一直提到我搞別的女人,是想從這麼直接的問題上侮辱我的形象,使我老婆更容
易受他語言的控制,他實在是太高了。

「跟我老公差不多。」我老婆說道。她果然沒有讓我失望,她還是愛我的。

「哦!原來你老公也這麼厲害,難怪那麼多女人願意給他幹啦﹗」李總說道。

我老婆一聽到這寫內容,她的神情明顯改變,她說道︰「不,我是說……你們男人都是一樣有條爛雞巴﹗但是
你條比他的大……哦……」

「還有呢?」李總用力往上頂。

「哦……比他粗……哦……」我老婆說.

「還有呢?」李總又是一頂說道。

「哦……比他長……比他硬……總之比他厲害一千倍……一萬倍……哦……哦……」我老婆叫得更大聲了,她
自己不斷的摟動著腰部,套弄李總的雞巴。

我徹底的失望,老婆她竟然真的中了李總的計,那以後我想再在老婆面前補救就變得非常的困難,他已經完全
把我老婆控制住了。

李總一下隻又把位置換了過來,把我老婆壓在沙發上,開始了瘋狂地插動,恐怕他也忍受不了我老婆的魅態,
想要發射了。
我老婆本能的摟著他的脖子,嘴巴裏發出斷斷續續的浪叫聲,或高或低。

「嗯……啊啊啊……啊……啊……」我老婆呻吟著。

「我要射了……」李總說道。

「啊……﹗」我老婆輕輕的應了一聲。

「射到裏面好嗎?」李總說道。

「啊……﹗」老婆可能嘴巴只能說出『啊‘字似的,不知道她是答應,還是尖叫,但並沒有明顯的拒絕,所以
她是答應了李總射到她身體裏了。

李總拼了命的狂插起來。

「啊……啊啊……啊……啊…………………………」

李總和我老婆同時發瘋似的一起大叫著。

李總最後又奮力地插了好幾下,然後停住,爬在我老婆的身上,而我老婆則緊緊的把他給抱緊拼命的打冷戰,
老婆她主動的抬起頭吻向李總的嘴巴,還主動的伸出舌頭讓李總吮吸,李總當然來者不拒,貪婪的含著我老婆的香
舌吻了起來。

他們吻了好一會,我老婆才從高潮的餘韻中回復過來,她撫摩著李總的背肌說道︰「你好狠心,真的都射進去
了﹗」

「是你答應的。」李總說道。

「我……」我老婆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只要爽就好啦,管它是不是射進去呢?你難道不爽嗎?」李總說道。

「我不理你,我洗澡去﹗」我老婆紅著臉走向浴室。

我以為他們這樣告一段落,但是我想不到的是這時候李總竟然走向我所在的陽臺位置。我連忙縮下體子。

「小康﹗」李總隔著窗簾喚我的名字。

難道他已經發現我了。

「我一早就知道你在這裏了,不應該說是從雜物房來到這裏. 」李總說道。

什麼,原來他一直知道我還在屋子裏,怎麼辦,為什麼他不揭穿我呢?

「剛才看得過癮吧﹗」李總繼續他說話。

他究竟想怎麼樣?

「你的老婆已經不可能離開我,我是指肉體上的,這個你應該明白。」李總說道。

「你想說什麼?」我終於發聲。

「你還想看你的老婆以後會跟著我做什麼嗎?」李總忽然問了這麼一句話。

「這是什麼意思,我不可能讓你把我的老婆交給你為所欲為吧?」我說.

「你剛才沒有出現阻止我已經可以證明你樂在其中,這樣的刺激不是普通的性交能帶給你的,你應該知道。況
且你已經滿足不了你的老婆,不如就交給我好了。」李總說道。

「哼,你想得美,把我的老婆交給你玩,那我呢,你做夢去吧﹗」我說.

「哈,你說出條件來﹗」李總說道。

他還真知道我的心意,我記得他的老婆紫薇也是非常的淫蕩漂亮。我說︰「用你的老婆紫薇交換. 」

「好,一言為定﹗以後我跟你老婆玩的時候,你可以跟我的老婆紫薇玩。」
李總說道。

忽然間我覺得自己好像一個魔鬼,這樣的條件出賣了自己的老婆,但是回頭一想,或許我不提出條件,以李總
的手段,我老婆也飛不出他的掌心,我也只是不做虧本的生意罷了。事已至此,都不容許我選擇了。老婆你慢慢享
受吧。

【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