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乱伦小说  »  表姐的慾火
表姐的慾火
我没有想到做为孤家寡人的我,在妻子过世一年之后,我的床上突然再度出现了两个女人,轮流尽
着妻子的义务,使得我的性生活变得更加丰富多彩,而且着两个女人不是别人,一个是我的小姨子小雅,
一个却是我的岳母素萍。

妻子在死于难产之后,岳母素萍和小姨子没有离开我们家,而是留下来肩负责对婴儿的照顾工作,
同时也是为了不让我独处而过于伤悲,她们是在妻子怀孕六个月的时候就搬到了我家,他们自己的家则
从此空着,因为我的岳父很早就过世了,家里只有两个女儿,当初别人给我介绍的对象其实是小姨子小
雅,但是当时没有说明,只是朋友带我去她家做客,但是对后来成为我的妻子的姐姐小静一件倾心,因
为她的性格就像她的名字一样,安静沉稳,体贴温柔,长长的披肩发总是散落在肩上,说话细声细语。
而她的妹妹小雅则是显得有些开放,头发短得几乎像个男孩子,说话做事果断明了,敢爱敢恨,直来直
去。两姐妹虽然有着反差很大的性格,但是对她们母亲的孝顺是完全一样的,因为她们的父亲很早就过
世了,是岳母将她们含辛茹苦地拉扯大,所以对母亲也是百依百顺,言听计从。

一年多就这样平静地过去了,为了减少她们的麻烦,我就说服了岳母将孩子送到全托的幼稚园了,
每个星期五晚上才接回来,星期一早上再送去。后来岳母曾和我商量说她们准备回自己的家去,以后改
为每个星期五来帮我照顾孩子。同时也劝我该考虑重新建立家庭,再找一个人进来共同生活。说实话,
我和妻子的感情很好,所以这一年有了岳母和小姨子的细心照料,使得我能够全身心地投入到工作中,
几乎没有再想过重新另寻新人的事情。

期间曾经发生了一件事情,使得我个小姨子小雅之间的关系有点尴尬,那是在妻子逝后的半年左右,
有一天夜里,小雅在夜间穿着单薄的睡衣来到我的卧房丽,我醒来时看到她坐在我的床边,我就问她是
不是有什么事,小雅当时没有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之后说,没有什么事,只是想来看看你有什么需
要我做的没有。

她这么说我当然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只是那段时间我还没有从小静的影子中解脱出来,看是看着眼
前这个和小静长得几乎一样的小姨子,我的心里也有点飘然起来,当时的理智告诉我不应该做什么,不
然将会破坏这一家的安宁,何况当时我也不想改变那时的状况。所以我当时就对她说,小雅,我没什么,
你也早点回房去睡吧,有什么事情明天白天再说好吗?

小雅没有马上离开,而是向前坐了坐,紧紧地盯着我的眼睛,然后抬起手来轻轻地抚摸了一下我的
脸,说,我只是看你最近好像不是很开心,总是那么忧郁的样子,所以想来安慰安慰你,事情都过去这
么久了,你也应该重新振奋起来重新生活才对,过去的事情毕竟过去了。

我将手掌放在小雅的手背上,真的是充满感激地说,谢谢你,我知道以后应该怎么做,只是需要点
时间而已。

小雅抽出放在我脸上的手,慢慢地沿着我身体向下滑,直滑到我的大腿上,老实说,当她的手指滑
过我的腹部时,我的确感受到了那种久违的刺激,全身心地将感觉集中在她的手指尖上,但是她却避开
了我的中部,而是直接用雪白的手掌扶在我的大腿内侧上,同时还轻轻地抚摸着。我当时不敢肯定她还
是不是处女,也不知道她是否已经有了性经验。但是理智在告诉我面前的不是我的妻子,而是我的小姨
子。我不应该有过多的非分之想。何况当时我还听岳母说小雅正在见一个别人给她介绍的男朋友。所以
我就按住她的手掌,免得我也来越有点鼓起的中部暴露在她的面前而出丑,就说,我都明白,我看你还
是回去睡吧,我会好好照顾我自己的。

面对我的婉言拒绝,小雅久久地盯着我很久,终于不再说什么,转身出去了。

但是我感觉从那以后,小雅对我的态度好像比以往更加冷淡了,在家里也有意无意的回避着我,每
天回家的时间越来越晚,听岳母说她交了几个男朋友之后都没有一个成的,性格也变得越来越怪异,脾
气也更加暴躁,后来甚至发展到整天和一个看上去瘦弱娇小但清秀的女孩子打得火热,常常带她回到家
里黏黏糊糊举止亲昵,后来甚至发展到将她留宿在家里。有的时候我夜里起来喝水,甚至听到她们两人
在房间里的奇怪声音,我是过来人,当时知道那种呻吟之声只有在性爱之欢的时候才会发出,难道这两
个女人在一起――?我不敢继续往下想了,就问岳母说小雅最近是怎么了,越来越怪了,岳母听了只是
无奈地摇了摇头说,随她去吧,她可能是心情不好,过一段时间就应该没事了。你有空也应该多关心关
心她。她是心理不平衡才变得有些胡来的。其中我还听到岳母在画中隐隐地对我有责怪的意思。

反正小雅每天回来的都很晚,好像在这个家中她的影子越来越少见,所以我也就没有太在意,心想
随她怎么样吧,反正她开心就好。

一年的时间就这样很快过去了,这段时间我也发生了很多变化,用以往的一些积蓄投到股市中,没
想到经过几番风浪,帐户里的钱越变越多,做起来越也越来越顺,干脆就从公司里主动辞职出来,在家
里专门通过网路来炒做,时间也越来越充裕,只是越来越少接触外面了,更没有机会在外面多接触人,
也没有再考虑过什么续弦的事情。日子过得倒是更悠闲富裕了,岳母每天负责照顾我的生活和一日三餐,
家里整日几乎只有我们两人。有的时候我坐在电脑前百无聊赖地,看到岳母在房间里忙来忙去,由于岳
母和我一样怕热,但又都不喜欢用冷气,而是喜欢自然的空气,所以我们在家里都是穿得比较简单,常
常是岳母只穿着睡觉是的套装式睡衣,是那种白色或是黑色的丝制睡衣,由于质地很轻薄又是定制的,
所以都很得体,将她的身躯很好地显露出来,岳母大我二十多岁,喜欢将头发挽成发髻盘在脑后,她的
皮肤很好,老岳父原来是中医,所以岳母也懂得很多养生方面的知识,每天除了做饭之外,就是炖那些
补品,所以看上去她完全没有她那个年龄岁应有的老态。身材属于那种南方女性的玲珑小巧,只是手和
脚和身材相比有点显得不相称的肉呼呼感觉。有时候看着看着,我也会不由自主地有点异样的感觉,甚
至要掩饰一下我下面的蠢蠢欲动。

后来相处的时间越久,我的那种欲望懵懂就越来越强,每天坐在那里偷偷地观察她的时间越来越久,
甚至开始在脑海里出现了和她意淫的场景,我的眼神仿佛象能透视一样,透过她的睡衣去想象里面那白
嫩细腻的肌肤。我甚至对自己的心态有点怀疑,怎么我会对一个上了点年纪的妇人身体开始这么痴迷,
甚至在夜里做梦时都会偶尔梦倒我和小静在床上翻云覆雨,只是我梦中怀抱的小静的身体没有她原来那
样的,仔细想想想,好像那个身体和身材是岳母才对。

从那以后,我总是在沉溺和理智之间徘徊着,岳母好像也有点观察到了我的偶尔失态,但是从没有
表现出来什么,只是比以往更加关心我,将我照顾得无微不至。但是终于有一天我们之间的关系发生了
飞速的变化。一切变得无法收拾。

事情的起因是这样的,一天由于岳母在房间突然跌倒,为了不摔倒怀里的孩子,使得脚腕子崴得很
严重,当我从外面买完东西后回到家中的时,岳母的脚已经肿得很大,我赶忙让岳母坐在沙发上,然后
找出来家里备着的红花油为她涂抹,坐在岳母的前面,让岳母将脚平伸着放在我的腿上,由于岳母是穿
着居家的裙子,所以两条白净的小腿就放在我的眼前,尽管在一起生活很久了,但是从没有这样近距离
地相处,以往也更没有接触过她的身体,所以我和岳母都对此感到有点不好意思。

为了让药效渗透到皮肤里面,在涂抹之后需要不断地在表面上轻轻按摩,或许是加上疼痛,就在我
低头专着地按摩的时候,岳母也不时疼得发出阵阵压抑不住的呻吟,面对手上这双白净细腻的双脚,加
上耳边那类似于性高潮时的女性呻吟声,很久没有性反映的我竟然有所触动,弯着的腰中部也竟然开始
有些勃起,一点点地开始膨胀,加上岳母的双脚原本就离我那里很近,在没有勃起的时候还没什幺,但
是勃起来之后顶到了岳母的脚掌,或许岳母也通过脚掌感受到了什幺,或是觉得刚才她的呻吟声有点太
那个了,不由得满脸通红,急忙要抽会放在我腿上的双脚。我连忙按住说,别动啊,越动越疼,等药效
进去了才行。

就这样,岳母不动了,放任着我继续在她的脚腕子上按摩着,同时由于某种刺激的因素,我勃起的
部位也没有消失,而岳母的脚掌也正顶在那里,不知道是由于疼痛还是什幺别的原因,岳母的脸越来越
红,喘息声也越来越重。

岳母今年57岁,由于多年保养的不错,看上去也就刚过50的样子,身材属于那种娇小玲珑的类
型,皮肤细腻洁白,发髻向大多数南方女性那样束起,性格完全和我的妻子一样,不仅心细体贴,而且
知书达理,听妻子说过在她父亲死后,仍有很多人接近她母亲,但是不知道为什幺她始终没有选择再婚。

对于我这个女婿,岳母当初就表示了十分的满意,一再催促我的小静早早地结婚,记得曾经听过妻
子说,岳母对我很满意,说从我的面相上看是个难得的好男人,不仅性格文雅,有上进心,而且老实可
靠,妻子还私下透露说,她母亲告诉她过说我的大鼻子说明我是个身体强壮的好男人。事实证明我们婚
后的生活如鱼得水,尤其是在性生活方面和谐美满,从没有让妻子感到失望过。

过了很久,我和岳母都这样默不做声,尽管我低着头,我也能感受岳母正在默默地审视着我,许久,
岳母终于开口了,说,孩子,我是过来人,有些话不知道当说不当说。我说,您有什幺话尽管说好了,
都是一家人,何必这样客气?

岳母说,小静毕竟已经不在这幺久了,虽然说有我们帮助你带孩子,但你毕竟是个男人,将来的路
还很长,我和你说过多次了应该再成个家,可你总是不当回事,小雅帮你介绍的几个人你也不满意,总
这样拖着要到什幺时候啊。

我说,现在我还没有想到这幺多,再说不管怎幺找,也不会再找到能和小静相比的人,与其随便找
一个凑合过日子,还不如象现在这样的好。

岳母说,可是你毕竟是个男人啊,总是过这样没有女人的日子终究不是回事。哪怕适当有个女人交
往一下也好啊,不然对身体也不好。

我说,您的意思是不是指夫妻方面的事情?

岳母听到我如此直接了当地问,马上把脸转到一边去,红着脸不说话,但是仍旧微微点了点头。

我说,算了,曾经见过几个人,但是没有和小静在一起时的那个感觉。也许小静对我的影响太大了
吧。除非是碰到和小静的性格长相很相近的人才行。

岳母想了想说,你觉得小雅怎幺样?是不是可以考虑和她再重新成立个家庭,她长得和她姐姐一样,
只是性格上相差很多,再说她对你的感觉也很好,总说将来找个象你这样的男人才嫁。我看你们倒是很
合适。

我没有走脑子就低着头搪塞着说,我比较注重性格,她和她姐姐长的差不多,但是性格差的太远,
完全没有您和小静的这样的性格。再说她现在也在四处应付别人给她介绍男朋友,我看还是算了吧,让
她续弦还不如让您续弦呢。我开玩笑地说。

岳母听了我半奉承半推搪的话,说,越来越没样,连丈母娘你都敢说这种话,难怪小静常说你是表
里不一,看着老老实实,其实心里也都是一肚子怀水。一边说着一边用脚在我的腿上踹了一下,正好脚
掌完全贴在我的勃起位置上。

我借机握住她肉呼呼的脚按在那里不让她再缩回去,用手掌在脚背上慢慢地抚弄着,同时身子向前
凑了凑,使得我突起的部分紧紧地贴住她的脚板上,其实我早就对这个风韵由存的岳母产生过不少性的
幻想,在心里我总是对温柔贤惠的女性感兴趣,尤其是那些年纪比较大的。此时心想反正已经这样了,
就借机调戏她一下,就说,现在谁还结婚啊,这栋公寓里面有洗衣服的,有一天到晚随时送三餐的,有
按小时上来打扫房间的,有临时的托儿所,凡是老婆能做的事情,他们基本上都能提供了。

岳母听了想了想,用脚在我突起的地方顶了顶说,他们管你这些吗?男人毕竟要有一个女人在身边
才是啊,小静走了这么久,你不能老是一个人这样熬下去啊。

谁说我身边没有女人啊,不是有您和小雅在吗?我说。

岳母说,我在有什么用,你倒是应该考虑和小雅再结婚。

我说,我早就说过了,和小静结过婚后,我对其他的人不再感兴趣,即使是有其他的女人,也只是
调剂一下性方面关系,感情的事就算了,您这么多年没有男人不也是过来了?

总是每天在外面瞎混,交往了很多男朋友,但是没有一个合适的。你应该考虑一下,那哪怕是按你
说的和她调剂一下也好啊,我就不信你这么结实强壮的男人能一个人守得住。岳母说。

找她,她一个小男人婆的样子,找她调剂还不如找您调剂呢。小静不是也嘱托您多照顾我吗?您不
会看着我总是这么挂着吧。我开始越加放肆地说,同时用我的杀手锏,按着她性感的小脚在脚面上慢慢
抚弄着,并且用手指不断地轻轻在她排列整齐的脚趾上面扫着,我知道,没有那个女人能够在这样的抚
弄下还能把持得住的。

岳母的小脚也随着我的抚弄而有些轻微的抽搐,看的出来她也在我的抚弄下有些迷乱了,听完了我
的话,脸更红了,连忙说,越来越不象话,你在外面再怎么样乱来都没有什么,但总不该连你的老丈母
娘也不放过吧。

唉,只是开个玩笑而已,谁让我周围认识的人里只有您的性格和长相最象小静呢,要是小雅和小静
一样我早就考虑她了。我故作伤感地说。

岳母听了我的话不再做声了,只是静静的靠在那里想着心事,我也不再理她,只是慢慢地一边帮她
按摩一边注视着她的肉脚意淫着,感受着她脚面上的温暖慢慢地传送到我的肉棍上,同时也有些不自主
地将手慢慢向上移,去轻轻抚弄她细腻的小腿部。

岳母似乎也感到了我的心态,或许不想让这样尴尬的情绪持续下去,或是也怕她自己把持不住,连
忙对我说,好了,我已经好多了,不用在揉了,你扶我到床上靠一会,你先忙别的事情去吧。

都是一家人,毕竟以后还要相处,我也不想把气氛搞得太僵了,连忙站起来,要将岳母扶到床边,
不想岳母的脚伤还没有好,刚一站起来就疼得嘴角一裂差点倒下去,我连忙把她扶住说,算了,您别动
了,说着干脆一把将她整个抱起来想放倒她房间的床上去。岳母刚开始还一惊,但是听了我的话,再加
上刚才的疼痛,也就不说什么了,用手臂环住我的脖子,头微微靠在我的肩上,任我将她抱起来送回她
的房间。

天,您怎么比小静轻这么多,我一边走一边不由自主的说。

胡说,难道你一天倒晚老是抱着她?岳母听了也笑着说。

是啊,以前每天她洗完澡我都是这么抱着她送倒房间里的床上,就像现在这样。

唉,如果真的是这样,还真是让人羡慕啊。只是可惜――. 羡慕什么,您要是喜欢,也像这样享受
一番,以后我也这样每天这样抱着您好了,谁让我们是一家人呢。是不是?我笑着说。

别整天没有正经的,别忘了我是你岳母啊。岳母一边说,一边用手在我的脸上轻轻地打了一下。

但是小静不在了,我现在也和你一样了,都是孤身男女,不过是年纪相差一些罢了,您说是不是。
我一边说着,借机用抱着她腰上的手向上移点,将手掌放在她的胸部上,没想倒,手上的感觉倒的竟然
是触起来还很结实丰满的,我下面的肉棍顿时再度硬了起来,于是将手臂向下放,将她弯曲的臀部下移,
正好顶在我坚硬的下部上面。一边走,一边在她的臀部上有意无意地蹭着。岳母当然也感觉倒了我下面
的变化,连忙加上一只手抱住我的脖子,试图将身子向上移,但是这样反而是显得更加亲密的样子,几
乎完全曲偎在我的怀里。

将她放倒床上之后,她连忙对我说,好了,我先休息一会,你先忙别的去吧,一会小雅也该回来了,
让她做饭好了。我都准备的差不多了。

为了避免她的太尴尬,也为了让她有个回旋的余地,我扶着她在床头靠好之后,就离开了她的房间,
让她独自一个人去那里慢慢回味今天的一切。走到门口时我一回头,看到她正在低头沉思,但是从那一
个起,我知道今后我要做什么了,不由得微微点了点头,为我的决定做出了肯定。

第二天下午,经过昨天夜里的不断思考,脑子里也总是岳母那白皙的小脚了手中中感受倒的结实乳
房,甚至在沉睡了之后竟然也梦倒了小静,而且我们在床上翻云覆雨,但是奇怪的事,梦境中对方的脸,
一会是小静,一会却又是岳母,在梦中遗精的那一刻,眼前飘荡的竟然是岳母那温柔的眼神和不断的喘
息。醒来之后,我知道我在心理深处究竟渴求的是什么了。

出了卧室,发现岳母没有象平日那样在客厅里的沙发上看电视,于是我去敲了敲岳母房间的门,然
后轻轻推开房门,看到岳母正靠坐在床边上揉着脚,看到是我就诧异地问,有事吗?

我说,不放心您啊,怕您一个人在家里闷,或是再疼起来,怎么样,好点了没有?

昨天你涂了药之后好点,夜里有些疼,但是早上站起来就没事了,只是走动起来还有些疼。应该倒
了明天就彻底没事了吧。岳母说。

我坐在床边看了看说,已经消肿了,我再帮您擦一次药水,按摩一下,应该明天就彻底好了。

不等岳母拒绝,我就出去从客厅里找来药水,回来坐在床沿上,将她的脚放在我的腿上,用药棉将
药水轻轻地涂抹在她的脚腕子上,然后轻轻地按摩。

还疼吗?看到岳母静静的,我就抬头问她,但是看到她正坐在那里默默地看着我。于是我也静静地
看着她,试图将她的面孔和我昨天夜里梦倒的面孔合为一体。

昨天夜里我梦倒小静了,我低下头说。岳母的脚轻轻一缩,问,梦倒她什么了?

没有,象平时夫妻一样,梦倒我们在一起,我面色严肃地说。

唉,可怜的孩子,老是这样可怎么好。岳母也感慨地说。

梦是梦到她了,但是一会是她的脸,一会却是您的脸。我凝视着岳母缓慢地说。

岳母沉默了,我也沉默了,一会,我轻轻的按摩中我不由得加大了手劲,岳母不由得啊地一声呻吟
了起来,吃惊地看着我。

呵呵,昨天夜里小静也是这么叫着,和您叫的声音一模一样。

没正经!岳母说着,向昨天一样用脚掌在我的腿上蹬了蹬,但是也唤起了我沉睡着的小弟弟。

其实我昨天夜里也梦到小静了。岳母听了听缓缓地说。

真的?梦倒她什么了?我吃惊地问。

岳母良久低头不语。

梦倒什么了,怎么不说了。

我梦倒你们两个在床上胡闹的样子,还有些别的。真是奇怪,我这么大岁数了,怎么还梦倒我不该
见倒的。岳母说着,脸也开始有些红。

有没有梦倒我?我开始有些不由自主的感到惊疑,连忙问。

有,岳母点点头,并且将视线转移倒一边去。

小静是个最将孝顺的人,或许她是在暗示着什么也不一定。我越发肯定了我的想法,也越发明白了
我昨天夜里缩梦倒的一切意味着什么。

暗示什么?岳母转过脸来问。

小静太了解我了,知道我不会轻易在找个和她相差太远的新人进来,又知道您这么多年的寂寞,或
许是暗示让我和您都多彼此关心和关照点吧。

总这样下去不行,今天我一定和小雅说说,让她改变点脾气,让你们能早点有机会在一起。只有这
样我才安心。岳母说。

又来了,我不是说过了吗,现在生活不像以前了,一点不用发愁什么,找个人进来,也只能是在夫
妻的事情上正常点,与其是在这方面找个人,那找小雅还不如找您相互协调一下呢?您说是不是。我开
始进攻道。

胡说,在怎么样我也是你岳母,不是小雅。你别想的太多了,不然一家人都没法正常相处。岳母极
力退守着。

又不是真的结婚,只是彼此照顾嘛,看您想那么多干吗?大不了我还是这样独自混快活日子就是了。
见到她亮出底牌,我不好逼她太紧,只有开始放缓。同时不再说什么,但是将她的小脚抱住,紧紧地贴
在我硬硬的下身上。让她柔软的脚底体会着我的勃起和强劲。然后开始想着怎么继续下去。

由于靠了很近,闻到她身上有些轻微的汗味,就问,昨天您没有洗澡吧,是不是不方便,身上有些
汗味,衣服也没有换啊。

岳母闻了闻身上说,小雅昨天夜里很晚才回来,我没有打扰她,就没有让她帮我放洗澡水。想着今
天晚上再洗。

这样吧,我帮您去放洗澡水,您去洗一洗,把脏衣服换下来让楼下的服务台去洗。

我在她房间里的浴室里放好水出来笑着对她说,好了,我扶您进去洗吧,要不要我帮您洗?

别胡说,你扶我进去就好,岳母捂住衣领有些惊恐地说。

怕什么,我过去也是常帮着小静洗澡啊,看您封建的。我说。

她是你老婆,我是你岳母,别搞错了。岳母严肃地说。

好好好,不用就不用,看您急的,好像我是个色狼似的。我扶着她进到浴室,然后出来并帮她关上
门,说,洗完了了叫我一声,我扶您出来。

我坐在房间里的沙发上闲的无聊地看着电视,一边听着浴室里不断传来的水声。想象着岳母此事赤
身裸体躺在浴缸里的样子,下身也开始坚硬起来。脑子里开始有些昏昏的。

过了很久,水声停了,又过了很久,听见岳母轻轻地叫我,我打开浴室的房门,看见岳母重新穿戴
整齐地站在那里,只是满脸都是浴后的红润。我扶着她一点点地往房间里走,看到她艰难的样子,就说,
算了吧,走到什么时候,就干脆一把把她抱起来,岳母没有思想准备,双臂一下赶忙紧紧地搂在我的脖
子上。我三不两步走到床边,将岳母轻轻放在床上,看到她虽然洗过了澡,身上都是清香的味道,只是
衣服没有换,就问,您刚才怎么没有把衣服换下来,我好让他们去洗。

刚才进去了才想起来没有拿换洗的衣服,岳母小声地说。

我走过去打开衣柜说,您想换那件我帮您拿好了。

就拿最上面的那套白色的睡衣好了,反正在家里也不用出去。岳母说。

我把那套白色丝制的睡衣,然后故意逗她道,这套睡衣?内衣呢,不换内衣啊?

在中间的那个小抽屉里,随便拿一个好了,岳母满脸通红地说,声音小得象蚊子。

我打开小抽屉,里面除了白色和黑色的内衣内裤,就是一些女人用的胸罩。我随便拿了一件放在上
面的白色内裤,和睡衣放在一起过来放在床边上说,要不要我帮您换,您自己方便吗?

岳母听了脸更红了,说,别胡说八道了,我自己能换,你先出去吧。

我知道如果我不出去她是不会换的,所以就说,那您先换,换完了再叫我。

我关上们站在门口,心里计算着她换衣服的速度。想着现在应该脱去上衣、内衣,裤子、内裤。然
后赤身裸体,然后由该是先穿上睡衣,或是先穿上内裤,嗯,到时候了,心里算着,我猛地推开房门问
道,好了没有?

映入我眼帘的场景是,岳母正坐在床沿上,上身还是赤裸着,两手正从腿上准备向上拉着内裤。看
到我突然推开门,吃惊得两眼瞪的圆圆的,两手也不由得定在那里。

我一脸正经地走过去,一边说,看您,不方便就说嘛,自己这么费力干吗?一边说着,一边用手帮
她将内裤提了上去,顺便看了看她那最隐私的部位,嗯,一丛短短而稀稀的阴毛覆盖着整个阴部,看上
去和小静以前的差不多,只是小静的那个部位和上面的阴毛早就让我定期地清理掉。

我帮她将内裤提到大腿根上,但是看到她仍旧没有从惊愕中清醒过来,傻傻地坐在那里,我就弯下
腰面对着她,假做关心地问道:怎么了?没事吧。

岳母仍旧没有清醒过来,傻傻地坐着,我就在她面前站起来,将她的僵硬的身子搂在我的怀里,轻
轻地用手在她的肩膀上抚弄着,等待着。许久岳母都没有做声,只是任我这样搂着只套着内裤的她,我
的个子很高,床有些矮,她坐在那里,赤裸的前胸正好抵在我的中部,她的胸部越越来越能感受到我那
里的勃起,但是她没有躲闪,也没有反映,我们就这样久久的将时光停止着。

我用惯用的手法,将手掌轻轻地在她的耳廓上来回扫动着,另一只手在她赤裸的背上上下抚摸着,
终于岳母开始有的动静,先是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然后将前胸更加贴近我的身体,两手也开始迷乱地环
在我的臀部上,不由自主地开始将我的身体更加拉近她。双臂也越来越用力地箍住我。

我的阴茎开始硬得难受,于是我也向前挺了挺,岳母的身子也向下滑了滑,她的脸整个都贴在我的
鼓起来的地方,轻轻摇动着躲避我在她耳边的触摸,将另一只手放在我勃起的上面开始轻轻地抚摸,看
来她已经开始迷乱了,于是我轻轻摇动着我的臀部,使得阴部能够在她的手中和脸上来回擦动,同时也
使得它的硬度越来越大。

岳母此次没有躲闪,只是听到她在慢慢的抚弄着它的同时叹了口气说,唉,毕竟我老了,不然我真
的是不忍心看你总是这样一个人熬下去。但谁让我是小静的母亲呢?很多事情是不可以代替的。

我看到她已经不再拒绝,而且正处于心理矛盾之中,于是一直手继续在她的耳边摩动,一直手趁机
向下,轻轻地抚弄着她赤裸的乳房,用手掌在乳头上轻轻扫动,顿时她的乳头也开始硬起来,我说,谁
说您老了,皮肤还是这么细腻,这里还是挺丰满的嘛,简直和小静没有什么两样。只有每次看到您才能
使我想起小静。没有哪个女人能让我有这样的感觉。

可是我是你岳母啊?岳母的脸紧贴着我的阴部仍旧喃喃地挣扎着说。

嘘――,不要想那么多,就想您是寡居,我也是寡居,你是女人,我是男人,这就够了,小静当初
走的时候不是也请您多照顾我吗?这一年多,我们除了没有上床外,她能作的您都做到了。多做点怕什
么?我又不想再婚,你我多做点快乐的事又有什么不好?昨天夜里我不是也梦倒您了嘛,和我一起在床
上的,一会是小静的脸,一会又是您的脸。

是啊,说起来也真的怪,昨天夜里我也是梦倒你和小静两个人在床上胡闹,但是不知道怎么回事,
等她翻过身来,我竟然看到的是我自己的脸。难道真的是有什么天意和暗示。上午我一直在想着这事。
这可怎么好?岳母说着。同时将她的手按在我放在她胸部上的手上,不让我再抚弄。

想通了没有?我放开她,弯下腰面对着她的脸问道。

岳母凝视着我的脸说,我守寡这么多年,为了小静和小雅,我什么都可以做,尤其是为了小静,再
说我也不想总是看到你这么一个人孤胆着,只是我太老了,恐怕――帮不了你什么。

谁说您老啊,其实我就是喜欢象您这样风韵尤存的,而且您和小静的长相和脾气都这么相似。毕竟
我们都是一家人,就让我来代替岳父照顾您,您呢,代替小静照顾我,不要去考虑其他那么多的事情,
好不好?我一边问,一边用双手不停地在她两侧的乳头上轻轻擦动。

岳母不说话了,只是默默地用一直手臂紧紧地环住我的腰部,一直手放在我的硬起来的部位上,通
红的脸贴在那里沉默着。我知道她已经默认了,只是处于羞涩而静等着我的动作。

我知道和这样上了点年纪的妇人性交,尤其是让这样守寡多年的妇人开始重新接受性生活,是一定
要小心的,一是她们压抑了太旧,如果性交过程太鲁莽或是激烈,会让她们难以一下适应而适得其反,
应该循序渐进慢慢来,最主要的是要让她们放弃心理上的障碍,然后才能完全地投入到久违的姓爱之中。

看到她越来越紧地搂着我,放在裤子上的手抚摸的动作越来越痴迷,身体也随着我对她两个乳头的
抚弄而微微扭来扭去。看来已经到了性欲勃发的时刻了。如果上来就直捣黄龙一杆见低恐怕太没有意思
了,我不知道以往她和岳父之间的性爱是哪种,是哪种古板的方式还是有比较现代的手法。又不好直接
问。所以我就试探地问她:要不要我扶你到床上躺一会休息一下?

岳母当然知道我是什么意思,只是低着头红着脸点点头。

我就笑着顺势问她,要不要认识一下您的新小老公?

岳母听了不解地抬起头看着我,我就挪开放在她胸部的双手,用手指了指我中部示意是这个,她看
了笑着在上面打了一下。看到她没有反对的意思,我就马上解开腰带,让裤子顺势落下来,然后干脆自
己脱掉内裤,将早就硬的邦邦硬的阴茎在她的面前释放出来。

以往岳母已经多次从她的脚面上感受到了它的坚硬和勃起,但是面对着现在完全暴露在她面前的这
个男性器官,久旷的岳母眼神开始迷茫,一动不动地凝视这它,由于惊异它的雄壮而使得双唇合拢成一
个洞洞,让我看了产生了一股要插进去的冲动。为了不吓坏她,我故意将直起来的已经左右晃动着让她
回到清醒的状态之中。然后拉起她的手放在了阴茎上面,岳母白嫩的小胖手开始轻轻地握在了上面,仿
佛不敢相信现实似的来回触摸着它,又将滚烫的脸贴在上面轻轻地抚摩着,感受着。而我的手,一只在
她的乳头上,一只在她的耳边轻轻地抚弄着,增加对她的刺激感觉。很快岳母就在我的刺激下开始忘乎
所以,加上了一直手,在我的阴茎上来回抽动并且速度越来越快,望着坐在床沿上这个赤裸着的白皙老
妇人,哪种感觉我是从来没有体验过的。我的阴茎也开始随着她的来回抽动而有点撑不住。为了防止一
触即发,我连忙腾出双手来按住她的双手,并且轻轻的将她的双臂环到她的背后,按住她不再让她动。
岳母不知道我要做什么,但是在这种姿势之下,她的前胸更加突出,加上我的个子,使得阴茎正好对这
她双唇的位置。我先是将阴茎慢慢地在她的脸上来回擦动,被我扭成这样的岳母感到有些羞涩,不好意
思地闭上了眼睛,只剩下形成0状的双唇在喘着粗气。我一边蹭着,一边将阴茎抵在她微张的嘴唇上面,
试图找个机会插进去。但是岳母突然被我的举动所惊讶,看来她从没有和岳父之间有过这种亲密举动。
使得她睁开双眼,紧张地看着我,不知道我到底要做什么。

看到这里,我就问她,我们不用着急,慢慢来,您以前有没有用嘴来帮过岳父?

岳母听了红着脸摇摇头,用手轻轻地在我的阴茎上拍打了一下说,谁象你们年轻人现在这么开放和
胡来啊。

要不要试试看?我问,岳母拼命地摇了摇头,我说,试试看嘛,很刺激的,我们还会在一起很久很
久,今天的这一切只是刚刚开始。如果你总是放不开,我们以后怎么办?小静以前也都是每次先用嘴帮
我搞定一次后才来真的。你不是答应我了嘛,愿意为小静做一切事情?

岳母红着脸不说话了,我不想让她退却,就马上再次用手掌在她的耳边上来回抚摸着,增加她的刺
激感觉,使她很快进入到迷茫的状态之中,岳母半仰着脸闭着眼睛感受着来自耳际传来的阵阵刺激感觉,
没有察觉到我已经将阴茎送到了她的嘴边,当她感觉到时,身子和头部不由得往后一探,我赶忙按住她
的头部不让她退缩,然后用邦邦硬的阴茎头在她的双唇之间来回地扫动,试图再度开启她禁闭着的嘴唇。

慢慢地,她滚热的双唇终于感受到了我坚硬而火热的阴茎头部所传来的刺激,但是禁闭的双唇开始
微微开启,半容纳半抵制地挣扎着,或许是从来没有尝试过这种性的刺激吧,很快就把她的性欲催起来
来了,并且随着我的一点点深入而逐渐开启了她的双唇,直到我的阴茎慢慢地完全地潜入了进去。中途
她几次试图退却,但是被我牢牢地顶住了她的头部。眼看着我的阴茎全部插入了进去。此时我的脑海里
只有一个感叹,那就是,天,我那白白嫩嫩浑身赤裸着的老岳母现在正在给我口交!

我在她的口中慢慢来回抽动着插入着,或许是她感觉我的阴茎有些长吧,连忙抬起一只手用手指环
住我的阴茎根部,不使得我全部进入。同时她也被这种从没有尝试过的方式而不由自主地低声呻吟起来。
每当我挺着臀部向里冲刺的时候,她的喉咙里都发出刺激的嗯嗯声,身上也随着我的抽动而出现了阵阵
的鸡皮圪塔,另一只手也抬上来扶住我的阴茎,在我抽动的同时也不停地帮我前后撸动着摩擦着,看来
她以前应该是帮过岳父手淫过,所以对手上的动作一点也不拒绝或感到谋生。

我就这样一直手抱着她的头部固定着,另一直手在她的耳边和嘴唇边来回抚弄着,同时来回地挺着
臀部,将阴茎在她的嘴里来回抽动,并且还将膝盖轻轻地抵在她穿着内裤的阴部上,慢慢来回地撵动,
增加着对她的多重刺激,直到我偷偷地低下头,看到她的内裤外面已经开始显得有些湿润了,知道她下
边肯定开始泛滥成河了,内心也肯定有些迫不及待地等候着我的更上层楼。

累吗?要需要休息一会,就这样我的阴茎在她的嘴中抽动了十几分钟之后,我问她。岳母点了点头,
吐出了肉棍,坐在那里不停地喘气,垂在床下的双腿在不停地扭在一起,似乎在隐藏着阴部传来的阵阵
刺激感觉。于是我轻轻地将扶着岳母的肩膀让她平躺在床上,然后站起身来褪掉我身上的衣服,蹲下来
轻轻地将岳母已经湿漉的内裤轻轻地扒下来,同时拨开由于羞涩而捂在上面的双手。天!岳母阴部外面
已经是粘呼呼的一片,稀疏的黑黑的阴毛上面也是沾满了黏液。连里面隐隐露出的浅棕色阴唇上都都沾
满了黏液。我久久地注视着这个老年女人的阴部,以及大腿根部稍稍松懈但是白嫩依旧的肌肤,此时的
岳母已经全无掩饰地裸露在我的眼前,当我的双手轻轻地放在她的大腿根部时,岳母的身子不由得一震,
并且努力地试图将双腿并拢。那怎么行?我用双腿的膝盖慢慢地强行将她的双腿掰开,同时用双手将她
的腿敞开到最大的程度。低着头注视着欣赏着下面着老年妇女特有的被情欲催起的美妙部位。为了报答
刚才她为我做的口交,也为了让我尝到老年妇人才有的鲍鱼滋味,我开始慢慢地低下头,将嘴凑向她的
外阴上面,岳母似乎知道了我要做什么,或是来自她的阴部感受到了来自我嘴中和鼻中越来越热的感觉。
急忙用一只手推住我的头不让我继续下去,另一只手放在了阴部上面。我笑着逗她道,干吗?不用我伺
候您?您要自摸?

岳母听了在我的头上轻轻拍了一下,我笑着掰开她的手,低下头去拔开她丰厚的阴唇,找到隐藏在
最上面的那个小豆豆,先是用舌尖轻轻地调弄着,耳边挺着岳母发出来的阵阵压抑着的呻吟声,随着我
的手掌在她大腿内侧的不断抚摸,也随之传来了她那里的阵阵战栗和不自主的抖动。白花花的两条大腿
伸在那里,中间叉开的位置在我的面前,一点也看不出这是一个年近六十老妇人的赤裸身体。

慢慢地,岳母开始受不了了,开始紧紧地抱住我的头部不让我继续在她的阴蒂和阴唇上调弄,于是
我抬起身,用手臂抬起她的两条大腿,而且尽量分开,将我早就硬的邦邦的阴茎头对准她的阴道口,先
是轻轻地在口上试探了一下,顿时感到里面早就是泛滥成河了,一点没有感到干涩,而且可能是长久没
有过性生活的缘故吧,即使是生了两个孩子,从龟头上还是能感到她阴道口上的紧握感。

我顶在上面没有马上进入,岳母此时开始安静下来,似乎在等待着和感觉着这一触即发的深入感,
但是我只是将阴茎头轻轻地顶入进去一点点,看到她刚要张开嘴呻吟,就马上把阴茎抽了出来,岳母刚
要点起来的欲火就这样被突然中止,不解地微微抬起头看着我。我又是再进去一点就马上抽出来,岳母
似乎等不及了,自己主动地将臀部向下移了移,试图将阴道口凑到我的阴茎头上,但是还没有等她停下
来,我就坏笑着猛地将阴茎完全捅了进去,岳母被我这突如其来的冲入刺激得大叫了一声,拼命地摇了
摇头,双腿紧紧地闭起来,让阴道收紧夹紧我的阴茎,同时紧紧地抓住了我放在她乳房的上的双手。甚
至指甲都有些掐进了我的肉里。

我知道孤寂了多年的岳母此时最需要的就是直来直去的快感,于是我就开始死死地按住她丰腴白嫩
的身子,用火热坚硬的阴茎开始不断地在她的阴道里抽送,随着我的每一次送入,岳母都传出欢快的呻
吟之声,头部也陶醉地开始来回左右扭动,在阵阵的快感之中,岳母竟然抬起双腿将脚跟用力抵住我的
臀部不让我每次抽出去的太多。她的臀部也不停地上抬和下降,试图来配合我的强烈冲撞。

看到她逐渐地投入到了状况当中,我也开始奋力地伺候着她,将粗壮滚热的阴茎来回地在她的阴道
里抽查着,同时用双手按住她松软的乳房用力地按摩着,在随后的十几分钟中,岳母始终压抑着哼哼唧
唧的呻吟声,但是下身却使劲地抬起落下的,充分享受着着久违了的性爱快感。没有多久,她的声调开
始升高,呻吟和喘气的频率也开始加快,脸上露出了阵阵的潮红,我手掌之下的乳头也越来越硬越挺。
我说,怎么样,要不要来再用点力?岳母闭着眼点了点头,于是我开始加速,飞快地在她的阴道力用力
猛撞,很快,我的阴茎开始她的阴道里感到了阵阵的紧缩和痉挛,岳母终于啊啊地低声闷叫了几声,是
不迟疑,我也搂住她的腰部,将下身全都紧贴在她的阴部外面,两个人的腹部相粘在一起,已经涨到极
点的阴茎终于在强烈的撞击摩擦和她的呻吟声刺激之下开始挑动,一股精液控制不住地开始喷了出来。
岳母似乎已经感觉到了我的高潮,于是也试图控制住她阴道内的痉挛,并且用力夹紧我的阴茎,就这样,
我们两人这个时候天已经快黑了,从沉醉中清醒过来的岳母看了看床头上的表,吓得赶紧推开我压在她
身上的赤裸身体,说,坏了,小雅马上就要回来了,我还没有做饭呢,都是你胡来,差点让我昏死过去
误了大事,要是小雅看出来了就麻烦了。你快回你的房间里吧,我也要冲个澡做饭,不然小雅那么鬼,
非让她看出来点什么不可。

我懒懒地躺在她身边,仍旧用手掌摸着她粘呼呼的阴唇说,怕什么,知道了就知道了,我这样这也
是孝敬您嘛?她凭什么说三道四,她要是敢说什么我就把她给强暴了,她应该感谢我才是。

行了行了,我的小祖宗,你绕了我吧,你要是和她有什么我倒是更高兴呢,省得你连我的主意都打,
连我这个老岳母都不放过。岳母一边说着一边还恋恋不舍地紧紧握了握我疲软下去的阴茎。

我说,刚才过瘾了没有,如果没有您夜里睡轻点,给我留着门别锁,洗得香喷喷的脱了衣服在床上
等我,我等小雅睡着了之后我再去伺候您一下。

岳母听了又怕又恋地狠狠捏了捏我的肉棒说,别了,要是真的让小雅知道了,我的老脸往哪放,毕
竟你是我的女婿啊。你还是饶了我吧,今后也小心点,别让小雅看出来什么的好。说完拼命挣脱我拥着
她的手臂,抓起扔在旁边的睡袍进到浴室之中。【完】